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跟牛魔王出来看上帝

下午在家陪孩子看美国儿童电影《夏洛特的网》Charlotte‘s Web,讲一个善良的小女孩出于公平的考虑,救下了一只抢不上奶吃的小猪。此后,小猪因为善待园蛛夏洛特而得到回报,夏洛特第一次在蛛网上织出英文词some pig,引起小小的关注,第二次织出radiant,让主人起念带小猪参加比赛,第三次在赛场织出humble让小猪获奖,终于让小猪看到了圣诞的雪,而且不再变成人类餐桌上的食物。很有想象力的一部儿童电影,孩子看完很感动,好吃肉的他,晚餐桌上放弃吃猪肉,说刚看过电影,就吃猪肉很残忍。好吧,就由他去吧,只希望他将来不是远庖厨的君子之辈。

司机随笔喜剧之王的图片
我不太容易被这样的电影感动,也许是我老了,至少是我的灵魂已经苍老了,没觉得人类的一念足以致仁。其实,生存之艰难是超乎那种一念之善恶的。就拿电影中的园蛛说,它们为了延续后代,雄蛛就不得不几乎主动地牺牲自己,交配完成的同时就心脏停跳,等着雌蛛吞食。但是,雄蛛也并不见得多少富有牺牲精神,它留了膨胀的触须在雌蛛体内,防止其他雄蛛再来交配,以保障自己的权利。
不过,这些话也许还不能当作什么道理交给孩子。虽然他是个昆虫爱好者,知道雄的螳螂和雄的黑寡妇蜘蛛往往死于交配,但他的世界大概还是会和我的不一样的。我的世界是这样的,当年看电影《喜剧之王》,对周星驰扮演的尹天仇的个人奋斗没有多少共鸣,也不大喜欢张柏芝演的柳飘飘,不觉得那是多么好的一部电影。但其中有一些台词很让我感慨,比如“有钱人的品味很难说的”,大概打动了穷人对暴发户的嫉妒心和破落户对暴发户的鄙夷心。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吴孟达演的片场场务不让跑龙套失败的尹天仇领盒饭,还恶狠狠地对他说:
我开奔驰,你挖鼻屎!
嚣张的表情,嚣张的话,都让我有一种身体被炸开的感觉。场务也不过是一个底层人物,他怎么就可以利用手中的一点点权力,那么肆无忌惮地欺侮另一个挣扎在底层的人呢?但现实好像就是如此,无论中外,无论肤色,也无论古今,我们总能遇到相似的故事,在一定的社会权力关系中,人好像都不是善茬。但我大概是自居弱者了,如果自居是开奔驰的那一边,是会有另外的观感的。譬如坐在北京的出租车上,听出租车司机抱怨十字路口礼让行人,就会明白,也有人认为路权相争,行人是强势的一方,车是弱势的一方。我不太容易理解这些,明明占据了更多社会资源,为什么还要抱怨呢?正如城里人骂乡下人浅陋,知识分子骂农民愚蠢,我都不太知道,到底劣根性在哪一面?
因为对吴孟达演的场务印象深刻,我曾经穷搜他的所有电影和电视剧,才知道他几乎一直是配角,虽然也演过英俊潇洒的楚留香身边的络腮胡子胡铁花,有粗豪的英雄之气,但总是以傻傻、贱贱、落魄、粗鲁……的形象出镜,少有例外。即使坊间广为流传的重案组之虎曹达华的形象,他对着喜欢他的女上司很霸气地说:“你在教我做事?”也是落魄者的一种幻想,给人莫名的滑稽之感。这就像春晚小品上的糙乘警和美空姐,填满了男人一厢情愿的欲望。
在个人,也许存乎一念,存乎一心,在这个世界,也许还是在别处吧。我只希望这世界没有人说“我开奔驰,你挖鼻屎”,更没有那种奇异的社会快感。但这种事谁知道呢?且学一学《大话西游》里吴孟达演的二当家吧:
娘子呀,跟牛魔王出来看上帝。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