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发生在我家饭店的糗事

九十年代初期,我们在县城开了一家饭店,名字叫《牛犇饭店》。饭店前后开了十几年。其中的几件糗事,让人记忆尤新,让人哭笑不得,让人难以忘怀。

// 一、砖头惊魂 //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一九九二年,阴历九月二十六,我家饭店开始营业。

 

饭店是平房,临街有四个大玻璃窗户。外面看着挺排场,其实里面并不大。有六个包间,外面的客厅里,还有五张桌子。饭店木有装修,只是刷了白色的墙壁,天蓝色的墙围子,装了绿色的新窗帘。

 

我们接手饭店不久的一天。中午,饭店生意不错。我站在吧台里,忙着记账算账。快到两点时,客人走得差不多了。

 

突然 ,一个包间里,传来了惊慌失措的喊叫声。"人哩,赶紧过来!"我一愣,心提到了嗓子眼,这是怎么了?

 

我们寻声到了包间,这是个大包间。里面只有四个人,那是表舅领着三个亲戚来的。他们四个人正在涮火锅。一个半截红色的砖头,赫然已在桌子上,和桌子上的一盘盘青菜,一盘盘粉丝、羊肉,是多么不协调。我们都晕晕的,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砖头是从哪里来的呢?我不由得望了望房顶。我明白了。原来,饭吃到一半,酒至半酣,四个人聊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忽然,在毫无征兆的情下,“咚”的一声,从房顶上,莫名其妙地掉下来了大半个砖头。

 

由于包间大,人少,他们四人只坐了南半边,北半边空闲着。火锅放在桌子中间,菜、肉也放在了离他们近的南半边。砖头,恰好掉在了没有人坐的,北半边的桌子上。火锅里的碳,红红的,还在正常燃烧着。锅子里,还在“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虽然没有受到影响,但客人们也是惊慌不已。

 

“舅,你们看这事闹哩,怎么会出这种事?”

“莫事”,舅舅强压着惊慌,说着,”赶紧叫服务员来,打扫一下。”

我赶紧叫来服务员,把掉在桌子上的东西重新打扫干净。

 

事后,我们查看了罪魁祸首——房顶 。我们租的房子 ,是由电影公司的橱窗房改造而成的。以前的橱窗玻璃后面,展示着电影公司的彩色宣传海报。记得我上高中的时候,我们还经常来这里看画报呢。

 

因窗户是固定的死玻璃,门子关得又严,不透风气,怕画报受了潮,就在房顶上开了一个天窗。这个小天窗,正好在这个包间的房顶北边。改成饭店后,怕下雨漏水,刮风进土,上一届饭店老板,就用东西把天窗盖上了。可能其中就用砖头压着。

 

我们接的饭店不久,也不知道是这样的情况。真是做梦也想不到,房顶上会掉砖头!幸好这一桌,是自己的亲戚,且客人也无碍,也是有惊无险,我们收拾好了那个‘不速之客’,事情也就算是过去了。

// 二、吊顶埋祸端 //

 

为了防止这样的意外,再次发生,我们对房屋进行了整改、装修。把房顶上的开口,用钢筋水泥铸好。做到万无一失。然后,把房屋都吊了顶。这样,房顶掉东西的事情,就杜绝了。吊顶用的是白色铝合金拱条,白色有花纹的石棉瓦。看着装修一新的屋子,我们长舒了一口气,做生意,就应该尽心,不让意外发生,让饭店有好口碑。

 

可是,房顶装修好了,电风扇的放置,就又成了问题。尤其是客厅里,装修后,只能把电风扇,往下移动一尺的距离,然后用铁丝固定住。电扇转起来,铁丝也跟着扭动。看它一扭一扭的就心慌,真怕它掉下来!心里没有底,不知道这样行不行。

 

我们的饭店,在公路以东,是一处平房。前面和后面,也没有高大的建筑,也没有浓密的树木遮阴,由于两面晒太阳,所以到了夏天就非常的热。那时,还没有安装空调,只有电扇天天呼呼转着。客厅不是很大,有两个电扇,南边一个,北边一个。

 

一天上午,九点多钟,饭店还没有开始营业,厨师们,服务员等人,都在后厨忙碌着。我也在屋里整理东西。

 

突然,外面客厅里‘咚’的一声巨响!这是又怎么了?我们吓了一跳,赶紧跑出去,一看,让人目瞪口呆。客厅北边房顶上的电扇掉下来了!电扇是下来了,可它还是不辱自己的使命,还在负责任的在地上转着!幸好不是营业的时候,刚一个服务员才出去,她才从电扇底下经过,她出去后,电扇掉下来了。谢天谢地,没砸着人,要不还得了!

 

我们后怕着,真是有惊无险,为了稳妥起见,我们把这个电扇重新固定好,同时,又把客厅南边的那个电扇,也加固了一下,怕再次发生那样的可怕事情。

 

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样,就能保证万无一失了吗?这样能行吗?

 

天天望着一扭一扭的电扇,心里嘀咕着,心里还是莫底。

// 三、电扇掉下又惊魂 //

 

又一个夏天的一个中午,饭店里的客人很多,包间都满了,客厅外面也坐了一桌。他们是三个人,正坐在南边电扇的下面。

 

这个客人,是和他的两个老乡一起来的。客人的儿子,在饭店里打过工,他也经常过来,照顾生意,也算是老熟人了。客厅里的桌子是长方形的,漆得棕红色的油漆,长条沙发凳是用棕红色人造革包的,凳子的靠背,有一米多高,就跟火车上的硬座相似,人坐上去,能露出头来。这个客人,就坐在了电扇下面的长凳子上,他的两个老乡,坐在了他的对面。

 

饭店里的秩序一切正常,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食客们有说有笑,空气中飘着饭菜的香气,愉悦祥和的气氛,弥漫在小饭店的上空里。

 

可是,谁也没有料到,祥和的气氛被打破了。突然,'咚'的一声闷响,我的心被吓得怦怦直跳,抬头一看,惊出一身冷汗!天哪!客厅南边天花板上的电扇,不见了!落在熟客人的后背上!客人受到惊吓,‘哎呀’,一声,赶紧站了起来。我们都慌了,赶紧跑过去,查看客人被砸伤了没有。

 

客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赶紧把他带到县医院检查身体。拍了片子,才知道,他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软组织有些挫伤,拿了些舒筋活血的药。谢天谢地!幸好只是有惊无险,虽是又虚惊了一场,但事后想起来,还是让人觉得后怕!

 

原来,客人出门办事,事情办得挺顺利。中午吃饭时,和老乡兴致勃勃地一边吃一边聊。上了汤菜后,他正低头用勺子喝汤之际,电扇掉下来了!他要是不低头的话,电扇正好砸到他的头顶,那我们也就摊上大事了!正好他一低头的瞬间,电扇掉下来,就那么寸,正好砸到长条凳子的靠背上,才有了那'咚'的一声闷响。然后,才又滑落到他的后背上!在靠背上担了一下,减少了电扇由于惯性引起来的冲力,砸下来的力度也就不那么大了。真是吓死人了!天有不测风云!谁能估计到,加固好的电扇,还要掉下来!

 

事后,客人说,昨天晚上,他就做了一个噩梦。他老婆叮嘱他,到城里办事,别走公路,公路上车多不安全,他挺听话,就沿着河堤,走的土路,怕出意外了。谁知,事情办得挺顺利,可办完事,吃个饭吧,还出这档子事,难道这是天意?真是让人后怕。

 

这人呀,神经天天绷着,光说生华发!

// 四、饭菜不见为哪般 //

 

我们的饭店里,没有厕所。就餐的客人们,都得到外面去方便。有一天,客人很多,我们忙得不亦乐乎。我看见一个小包间的四个客人,一起出去了。他们才吃到一半,还没吃完哩。这是出去方便了,这很正常。我也忙碌着,也没在意。一会他们有说有笑的回来了。

 

回到包间后,请客的人,旋即气急败坏的出来了,喊到,”菜呢!我的菜呢?怎么都没有了?是你让你们的服务员收拾去了吗?”他大声嚷嚷着,我是一头雾水,非常惊讶。

 

“莫有啊!你们还莫有吃完,还莫有结账哩,怎么能收拾了呀?”我说着 ,”这是怎么回事呀?”

 

我到包间一看,菜都莫有了,只有几个孤零零的空盘子,菜的汤汁还沾在盘子上。种种迹象表明,这是有人才倒的。我心里纳闷着。

 

我走出包间,到大厅一望,这时,才注意到,大门口一边,站着一个倒泔水的人。他正提着小桶,呆呆的傻站着,一脸囧像。一切都明白了!

 

这个人是一个商场的保安,和我们都很熟悉,他喂了两条狗,所以,天天到我们饭店里拿剩饭剩菜。可是,他是啥时候进来的呀!我也正忙,根本没有看见他进来!他要是跟我说一声,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客人一看,就全明白了。

“你是干嘛哩,你是干嘛哩,你这么操蛋,你赔我哩菜!”

保安被数落着,脸羞的通红,连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你说对不起,就能解决问题了?我请客哩,菜吃一半,就被你倒掉,你说这叫嘛事?你说这叫嘛事?你叫我面子往哪里搁?”

 

客人大声嚷嚷着,他也喝了点酒,气势汹汹的,脸色红红的,也得理不让人。可这事,让谁碰见了,也得生气。话说回来,这事,毕竟是在我们饭店发生的,我们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说,”得了,得了,这么着吧,再给你们炒几个菜吧。”

“不沾,这叫嘛事,太欺负人了。”那人不依不饶。

 

这时,我灵机一动,想起,这个客人,是在政府大院上班,而他的顶头上司,正是保安的哥哥。

 

于是,赶紧说,”这个保安是xx,是你们部长的亲弟弟,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他哥哥的面子上,你别和他计较了,他也不是故意的。”

 

这时,保安也附和,”对,看在我哥的面子上,您别生气了,昂!您别生气了昂!”

 

这招还挺管用,人还是都怕饭碗保不住,不敢得罪顶头上司。客人悻悻地,这才不言语了。

 

我赶紧说,”这样吧,重新给你们做一桌好菜,行吧!”客人虽是嘴上不说话了,但心里气还未消,他一跺脚,”真上火,不吃了”。他说完,结完账,气哼哼的走了。

 

我们长出了一口气。事情总算摆平了。我的老天,这日子过的,天天跟打仗一样!

 

后来,他再也没有照顾过我们的生意,做生意真难,你不知道嘛时候,就把客人得罪了。

// 五、炮仗惊魂 //

 

我们的饭店,在县城的一条主干道,光明街上。路不是很宽,来往的人很多,来往的车辆也是不少。这条路,是向北出城的必经之路。

 

有红事、白事在此经过的,都会停下来热闹一阵子。结婚的,鼓乐队会敲锣打鼓,再放一阵子鞭炮,人们唱一会儿,跳一会儿。出殡的,也会在这停一会儿,在路上放一个凳子,放一盒烟,吹打班子的人们,又唱又跳。只听一声吆喝,孝子谢礼,头戴白孝帽的孝子们,则都会转过身子,手里拿着哭丧棒,头抵着地面,面向灵车,跪在地上。一溜子铁桶排子炮,码放在马路中间。顿时,噔、噔、噔的炮声,震耳欲聋的响起。一时,烟雾弥漫,呛人的火药味,让人窒息。

 

那时的排子炮,是非常的厉害。我们曾经听说,县城里,有一个餐馆的厨师,在后厨不忙了 ,就坐在前台客厅里休息。正巧,有一个出殡的在那里经过,放的就是铁桶排子炮。结果,铁桶被炸飞,有一铁片,破窗而入。

 

该着出事,不偏不斜,铁片正好穿过客厅,扎入厨师的大腿上。厨师疼地哇哇大叫,立刻血流如注,原来是扎破了腿上的大动脉。这真是天降横祸,足不出户还出意外。虽然,也是立刻叫了救护车,送往医院,但因为是动脉血管破裂,流血过多,终因失血性休克,抢救无效而死亡!一条鲜活的生命,就因排子炮,说没就没了!听说了这个事,都让人不寒而栗!

 

后来,人们为了不发生事故,红白事,就不用排子炮了。而是,改用了二踢脚。可这二踢脚就绝对安全了吗?

 

一天下午,一辆送殡的灵车,吹吹打打在门前经过。出殡,一般就是下午一两点之间,我们饭店里已经不是很忙了。

 

在那个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不十分丰富的年代,人们都喜欢看热闹。我和几个服务员也是如此,都聚在门口外面,向路上观看。外面看热闹的人,也很多。送殡的人很多,走得很慢。只见公路中间,放了一排排的二踢脚。其中,有几个倒在了地上。

 

我多了一个心眼。我怕出事,就跟服务员她们说,”不行,有炮仗倒地上了,正冲着咱们餐馆哩,别出事了,咱们别在外面了,到屋里去吧。”说着,我拉着他们就进了屋。可为了看热闹,其中有一个人,在门里站着,就把大门口的白色软门帘挑了起来,我们都在帘缝里,向外面张望着。

 

二踢脚一个个被点燃,随着一声声'嗤嗤'的响声,然后飞到半空,在空中'噔'地爆炸。炮皮子、尘土末,一个劲的往人们身上落。那几个躺地上的,也陆续被点着了。可别的炮点着后,随着一声拉着长音'嗤'地呼啸,都上了天,在半空中被炸响。有一个躺在地上的炮,则冒着火星子,呼啸着,一溜烟的向着我们餐馆门口飞奔过来。见此情景,我们吓得赶紧放下软门帘,向屋里面跑去,可是已经晚了,说时迟,那时快,炮仗像流星一样,一闪就已经飞奔进屋来了。我们吓得魂都飞了!在我们被惊呆的一瞬间,炮仗在我们身边,‘噔’的一声,被炸响了。

 

一片白色的烟雾,顿时弥漫在屋子上空。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硫磺的火药味,直冲鼻孔。那是一个夏天,我们穿得单薄。我们一个个都被吓傻了,慢慢回过神来,相互望了望,真是谢天谢地,我们的命好大!几个人,竟然毫发无损!不过,我们的心被吓得‘咚咚咚’跳着,感觉好像做梦一样。

 

太危险了!天灵灵,地灵灵,我想 ,是神佛大仙保佑我们吧,我们才有惊无险,躲过了这一劫!

// 六、玻璃破碎惊扰多 //

 

又是一个午后,唢呐阵阵,炮声隆隆,由远而近,又有一家出殡的过来了。时间已是下午两点多,饭店已经不怎么忙了。只有北边靠窗户的两个包房,还有客人。这两个是大包间,一桌人多,另一桌,只有四个人。服务员厨师们,又都跑到外面看热闹。

 

送殡的队伍,在路上占了半条街。放炮的打头。一路走,一路放。噔噔噔的响声,不绝于耳。这时,又一声‘噔’的一声炮响,可怕的事情又发生了。谁也没有预料到,北边包间里的客人,一声惊呼,”老板,来人”。他们都冲了出来,乱做了一团。惊魂未定的我们,赶紧跑向了包间。

 

这个是北边的大包间,只坐了四个人,他们坐在了南半边,北半边空闲着。一个炮仗从北半边的窗玻璃呼啸而入,半厘米厚的玻璃被炸了一个大洞,可见炮仗的威力之大!玻璃碎片,被炮仗摧到对面的墙上,一墙的碎玻璃印子!碎玻璃被对面的墙挡住了,有的进入了墙体,有的落在了地上!好惨的景象!

 

"没事吧,你们",我心有余悸地问。

"没事是没事,只是被吓着了",他们回答着。

 

幸好他们都坐在了南半边,所以四个人才都平安无事!但他们真的也被吓着了!一个个脸都绿了!也是有惊无险,要是坐在包间北边,后果不堪设想!谢天谢地!想想都后怕!如果,他们坐在了北半边,不是死,就是伤,我们的饭店就麻烦了,肯定是有连带责任!那样,我们也就真的摊上大事了!这家丧主,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经过了这个可怕的事件后,再有出殡的经过,我们都会善意的提醒 ,让他们,不要在我们店前面的公路上放炮杖。往前走一段距离,走过我们的饭店。我们是真的被吓怕了,真怕出意外了,这个责任,太大了,我们可负不起呀!

 

我们的"牛犇饭店" ,原来开在光明街上,紧邻电影院。后来,石家庄三年大变样,被拆掉了。现在,原址上,是中央公馆。高楼林立,一派现代化的大都市模样。

 

人生如梦,从开饭馆到现在,快三十年过去了,酸甜苦辣的一切的过往,都成了遥远的记忆,流年往事,都印在点点滴滴的回忆当中 ,是我人生的宝贵财富。生活像一面镜子,你笑它也笑,我总是认为,面对困难,笑比哭好!

// 七、后记 //

 

这糗事,只写这么多,就此停笔吧。其实,这期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最大的感触就是一句话,做生意太难了。

 

在此十几年间,我要感谢照顾我家生意的客人们,谢谢你们的惠顾和捧场!感谢在我家帮忙的厨师们,配菜工还有服务员们!你们辛苦了!

 

有许多在我家打过工的厨师,都自己开起了饭店,且生意不错,我们曾戏称,我家是'饭店老板'培育基地。

 

做生意不好做,你要时时刻刻,提防意外的发生。天天来的客人,可谓三教九流,什么毛病脾气的都有。你需耐下心来,时时刻刻陪着笑脸。也就是,时时刻刻挂着职业的微笑。有时,一不注意,就要得罪人。人无完人,没有办法,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认可你。因为,做生意有250定律,尽量做到最好吧。

 

再就是,这是一个特殊的行业。无极人,豪饮,这谁都知道。客人们来时,都是一个个清清醒醒的人,酒足饭饱,有的人,就会喝的有点大。酒大伤肝,伤身体。现在二十一世纪的人们,素质都高了,很少看见喝醉的人了。

 

再有甚者,在饭桌上 ,一言不合,拍桌子大喊大叫,大打出手,桌子被掀翻 ,吓得人心惊肉跳,声音稀里哗啦,饭菜杯盘狼藉,一地混沌。或夫妻对打,酒壶把窗玻璃都打碎了。或是不认识的两桌人,都喝了点酒,出来拿酒或是催菜或是催饭,好像谁'瞪'了谁一眼,还是怎么了,也会大打出手,一群人,在酒精的作用下,都不受大脑支配了。现在的人们,素质高,都忙着挣钱,会喝好,也不会打架了。

 

那时,电影院,经常放电影,看电影的人群如潮水一般。打台球的,更是排着队。有的人,一言不合,就会追着对打,台球杆子,会被打折了。凳子,都被打烂。经常是,吵闹声,叫喊声,不绝于耳。更有甚者,跑到我们饭店,在我们的诧异的目光下,走进后厨,拿出了明晃晃的厨刀。然后一溜烟的出了饭店门口。为此,我们丢了无数把厨刀。

 

后来,厨师们不用刀了,就会把刀藏起来。有的还会跑进饭店,拿起一瓶啤酒,在众目睽睽之下,手拿着瓶口的细处,在墙上一磕瓶底,啤酒漏了,尖锐的破瓶子,就成了锋利的武器,然后,一溜小跑出了门。

 

不知道,九十年代的人们,是怎么回事,吃了饭,要赊账,不让赊账,就跟你急。要账,是个大难题。每年,一到过年,我因要账,嘴上就得起大燎泡。现在人好多了,饭店基本不赊欠,省了要账这个环节。我们虽然十几年不开饭馆了,直到现在,我有空了,还会去要账,还有好几万的帐,在外面跑着哩。

 

要说呢,开过饭店,就觉得做别的生意好做点。说实话,做嘛生意也不好做。念好生意经,做好一个生意人更难。

 

直到现在,还有熟人说,你们还不开饭店,说真的,想开,也真是犯怵。爱人也喝酒,也经常会喝多,对身体也不好。

 

可是,经不住别人的劝说,现在我们又开起了家庭饭店。饭店在幸福街北头,幸福小区三巷路南。名字,还是我家的老字号。只是,现在我家经营蒸碗系列,名字叫《牛犇蒸碗》。随时欢迎新老顾客光临和惠顾!

 

这一段经历,对我来说,是刻骨铭心的。没有赔钱,也木有赚到多少钱,养活了一家四口人。心天天揪着,就怕有闪失,怕一不小心,得罪了客人。就这样,意外还是会发生。总算是有惊无险,没有出太大的事故,也是上苍对我们的恩赐和眷顾了。(完)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