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麦子熟了

昨天和几个初中老同学相约回老家看看,路过熟悉而又略感陌生的田野,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垠的金色麦浪,“麦子熟了”,我情不自禁的喊出声来,赶忙让司机停车,我像个孩子一样跑进了路边的麦田。

我大口呼吸着雨后清新的空气,耳畔萦绕着《风吹麦浪》的旋律,“蔚蓝天空下,涌动着金色的麦浪,就在那里曾是你和我,爱过的地方……”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我折了一把麦穗捧在手里端详,脑海里联想到的都是小时候跟着大人收麦子的场面,还有在灶台边等着吃新麦饽饽的场景。

现在的孩子可能很难理解,饽饽有那么好吃吗?还值得这些大叔们心心念念,耿耿于怀?我只能说现在生活富足了,孩子们没有经历物质贫乏的时代,就像我的父母说起60年饥饿的时候,总会告诫我们要珍惜粮食,“你们是没有挨饿过啊,那是会死人的……”包含了多少痛苦和无奈的记忆。我是70年代生人,可能属于比较幸运的一代,能够吃饱饭了,但也仅仅是吃饱而已。要想吃上一顿香气四溢的白面饽饽,只有逢年过节走亲戚,婚丧嫁娶办大事。其余时间,玉米饼子大地瓜,萝卜白菜疙瘩头(一种咸菜),就是平常人家的一日三餐。所以我们这一代人的各种回忆似乎总能和吃联系起来,就连盼望过大年也是因为能吃到好东西,不说了,瞎扯远了。

《观刈麦》(白居易)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

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

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

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

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

复有贫妇人,抱子在其旁,

右手秉遗穗,左臂悬敝筐。

听其相顾言,闻者为悲伤。

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

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

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

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平心而论,小时候尽管吃不到好东西,好玩的事情倒不少,每家都有五六个孩子,我还是几条胡同的孩子头,山上树上,河里海里,广阔天地到处都留下我们奔跑的身影。从小麦抽穗到灌浆成熟,小伙伴们随时都留意观察,当然不是为了搞研究,说白了就是惦记早点吃上手搓的新鲜麦粒。那几天你随便找几个小伙伴,看看他们的手心,肯定都泛着青色,那是搓麦粒留下的痕迹。直到麦子熟透了,听到大喇叭里传来队长吆喝起来,就知道终于要割麦子啦。70年代农村还是生产队集体劳动,收麦子是头等大事,马虎不得,村里的青壮年社员被组织起来,以生产小队为单位,到指定的麦田里收割小麦,我们皮孩子帮不上忙,但是可以帮倒忙,一帮小伙伴们像狗子一样在麦田里窜来窜去,撵兔子,捡鸟蛋,捉长虫(蛇),不放过任何一个兴奋点,尽情燃烧卡路里,到现在我也纳闷,当时没吃什么好东西,哪来的狗精神。

最热闹的地方其实不在麦地里,我们更喜欢去队里的打谷场看大人们如何把麦穗变成麦粒,这些知识是会让现在的孩子们脑洞大开的。我们经常讲中华民族是勤劳勇敢智慧的民族,在打谷场上就有极好的展示,在这里你可以同时看到牲畜,人力,机械同时工作的震撼场景:有的队里用一头蒙着眼睛的老驴拉着碌碡(想象不出来可以问问度娘),在晒干的麦子堆里反复碾压,麦子就会脱落出来;还有的老年社员在用一种叫做梿鞬的上古神器,在不慌不忙啪嗒啪嗒的拍打着,就像现在我们在厨房里拍黄瓜的样子,眼看着麦粒蹦出来;还有先进一点的用上了烧柴油的小麦脱粒机,轰隆轰隆地叫唤着,小孩子不敢靠前,怕被这个庞然大物伤着。当然也闲不住,麦垛里,角落里,到处藏猫猫,呼朋引伴,呼爹喊娘的声音,驴子骡子的叫声,脱粒机的轰鸣声,演奏出人畜共鸣,五谷丰登的丰收交响曲……

前段时间网上有过前浪后浪的争鸣,在我看来都不是事儿,我们七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在麦地里浪过了,打谷场上浪过了,用时髦一点的话来说,我们也曾经是追风少年,尽管没有遭遇繁重的体力劳动,但是在幼小的心灵播下了热爱劳动的种子。带上红领巾的那一刻,我发誓要做伟大事业的接班人。好像又扯远了……

我和我的祖先生于斯长于斯,一辈又一辈,一年又一年,头年深秋播下希望的种子,来年夏天收获金灿灿的麦子,农人们在享受丰收的喜悦的时刻,似乎忘掉了曾经付出的汗水和辛劳。

麦子就像是人类忠诚的朋友,年年如约,不负春光不负百姓,那么种麦子收麦子的人呢?还是那些人吗?时代在变,人们在变,麦子还是麦子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