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肥水不流外人田

司机随笔的图片

这几年胡高的一家,真可谓是喜事连连,夫妻俩比翼双飞平步青云,先是做了快六年的胡高,由一个小科员,提升为县食品安监局的局长,难熬的日子到头了,媳妇终于熬成了婆。

当他到任后的第一天上班,走廊里的同事纷纷点头招呼,局长早,局长好……

胡高挺胸昂首,对大家挥手点头,俨然一副将军的模样,他嘴里不停的回应大家,好,好……

当他来到挂有局长办公室牌的门前,默默的看了牌子一眼,轻轻的出了口气,他轻轻的推门进去,仔细的打量室内的四周,漂亮的办公桌一尘无染,能转动的老板椅,崭新的电脑,文件柜,热水器,电话机,还有一个摇啊摇的躺椅……办公桌对面墙上,挂有一副厚德载物的镜框,他轻轻的摸着办公桌,并用手将办公椅狠狠的转了几圈。

他长长的出了口气,心里想,以后我就是这里的主人了,再也不用察颜观色小心翼翼了。

没过几天,在蓝山乡任党委书记的老婆,也被提升为分管民政,卫生妇联…工作的副县长了。

早在三年前,在老婆任乡长的时候,在老婆朋友们的帮助下,胡高的老婆做出一项重要的决定,也为了孩子的未来,决定在县城买一栋庭院式的房子。

俗话说得好,当官不带长放屁都不响,胡高的老婆李凤,虽然是个女性,但她做事的风格是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所以,李凤发话没几天,就有人打电话给胡高看房,胡高一看位置不错,四周环境也好最重要的是离一中近,方便孩子读书,胡高一下相中了,便将房子买了下来。

买房后胡高便将乡下的爸妈接进城,在老同学的帮助下,儿子也顺利进了县最好的一中就读。

平常胡高夫妻俩工作忙,儿子读书家里的家务,都由两位老人来打理。

转眼儿子要进初中了,在这节骨眼上,老爸由于年岁大了,老毛病复发,老妈又要照顾儿子,又要照顾老爸,一一天到晚脚不住手不停,忙忙碌碌人都老了许多,胡高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想请个保姆来打理家务,好几次想跟老婆说,可话到嘴边又回去了。

就在老婆当了副县长后,一个周末的晚上,胡高一家人在酒店吃饭,大家围在一起,一家老小,开开心心快快乐乐,趁老婆高兴胡高也扮起了鬼脸,皇上娘娘,微臣有个请求,望娘娘批准,李凤也乐了道,娘娘准奏,胡高说老婆,你看爸爸妈妈牟岁已高况且老爸又犯病,您看是不是要请个保姆呀!李凤满脸红晕娇嗔看了胡高一眼说,夫君那这个嘛,为妻早有打算,可请个外人来不放心呀,边说边用眼对胡高照了照,你知道的…

胡高心里明白老婆的顾虑。

这时在一旁的老妈发话了,高儿呀!妹妹反正在工厂做事,何不叫妹来家里帮咱,都是一家人嘛。

胡高一听眼前一亮,忙对老婆说,是啊!要不叫妹妹小梅来咱家吧,反正都是一家人。

李凤一听连连点头,嗯要得。

胡高趁热打铁,立马打电话给小妹,叫她明天辞工来他家。

就这样妹妹小梅来到了哥嫂家,每天可以陪妈妈说说话,照顾爸爸陪爸聊天。

一天,嫂子对小梅道,小梅呀,其实家里就是些家务事,无非是拖地洗衣照顾小孩,你也是个女人,你心里知道的,小梅点点头。

其实小梅是个很勤快的女人,天不亮起床,给侄儿做饭送侄儿上学,然后是洗衣拖地等等。加上她手艺还行,饭菜合嫂子味口,深得嫂子赞赏。

一天,嫂子给了小梅一张卡说,小梅家里的肉类菜类必须是新鲜,要什么买什么,记住一定要吃好的,小梅接过卡应声道,嗯,嫂子放心吧。

李凤刚要出门,走了几步又回来了,她对小梅道,对了,刚才差点忘了,三楼有个储藏室,四个大冰柜你看看,里面的些牛羊肉怎么样了,如果变质了就全扔了吧,小梅接着说,嫂子放心我这就去。

小梅来到三楼,推开储藏室门,人没进去一股气味扑鼻而来,小梅忙进去将窗门打开,让空气流通,里面的霉气渐渐的散尽了。

当小梅打开冰柜,见里面的牛肉羊肉,一块块象冰砖,硬邦邦锤不开打不破。

满满的五个冰柜,小梅看得傻眼了。

瞅着几柜牛羊肉,小梅心里矛盾极了,丢了吧如今牛羊肉近五十块钱一斤,不丢吧又怕嫂子责怪,真的是左也难右也难,小梅一时没有主意不知如何是好?

后来小梅将这事告知老公,老公一听忙用手指轻轻的摎了一下小梅的头道,我说我的小梅,你怎么那么笨呢?你把这些全部用热水泡,待肉上的冰化了,然后放在太阳底下晒,把水晒干后再拉去酒店卖,岂不两全齐美吗?小梅一听猛然大悟道,是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这时小梅转过身,搂着老公狠狠的亲了一口,夫君主意不错奖给你的。

小梅将所有牛羊肉用热水泡了一遍,然后放在阳台最当阳的地方晒。

一切就绪后,小梅打电话给老公,找个三轮车,夫妻俩将肉上车,来到了县城一个很火的酒店,小梅以低于市场五块钱的价钱,将这些肉卖给了酒店,当小梅接过一叠钞票时,两夫妻数了几遍,哇!两万块,小梅如梦中一般激动得差点掉眼泪了。

转眼间,小梅到哥嫂家一个多月了,又到周末,哥嫂子又休息了,早上小梅做好早餐,待哥嫂起床洗漱后受用,哪知嫂子早已起床了,她从卧室到大厅,在慢慢的看,洁白无瑕的地面,整整齐齐的衣服,从洗手间到厨房,一尘不染干干净净,李凤心中舒服极了,他吸着清新的空气,伸伸手踢踢腿,嘴里念道,不错小梅还真会做事…

一家人吃过早餐,李凤对小梅道,小妹今晚亮出你的绝活,晚上做个家宴,多做些菜,等我儿子回家了就开席。

小梅说,要得,说罢便去洗菜择菜切肉了,鸡。鸭,肉,等。

嫂子心情非常好,边走边唱起了歌,今日个真高兴…

到了晚上,胡高的客厅灯火通明,小梅和妈妈一起做好晚宴,其中有小梅的拿手菜,红烧肉,红烧鱼,棘子鸡,火锅牛羊肉…

当小梅上好满满的一桌菜时,嫂子吩咐小梅道,小妹打电话叫妹夫外甥一起过来吃。

小梅给老公电话叫他把儿子一同带过来。

宴席上一家老小,围在一起开开心心,这时,李凤叫老公拿酒,一家人要吃好喝好,小孩们喝饮料。

胡高忙从酒柜里拿出两瓶酒,一瓶五粮液一瓶不菲的红酒,李凤对老公道,胡高你跟妹夫喝白酒,我跟小妹喝红酒。

嫂子跟小梅频频举杯,嫂子夸小梅手艺好,家里井井有条,既卫生又舒服,嫂子的脸红了,但她思路清晰,对小梅赞赏有加,不住的念叨,不错,旧貌换新颜…

饭毕,嫂子从包里掏出一匝钱,塞在小梅手里,小梅不好意思想推脱,李凤道,小妹这是你应该的,今天给你发工资啦,

胡高起身对小妹说,小妹拿着吧,是你该得的。

看着小妹瘦小的身子,胡高心中不是滋味,身为哥哥他,没照顾好妹妹。由于妹妹没读什么书。按乡里习俗女大当嫁,便找了眼前的妹夫,妹夫家里穷,妹妹吃了不少苦。虽然去年在县城买了房,胡高也帮了她把,现在还是欠债。妹夫又没正经职业,为了还债妹朝晚九五,在工业园一电子厂上班,一家人生活拮据,有时外甥的零花钱都是他解决的。

妈妈老是放心不下妹,天天唠叨,高儿呀!妹妹苦呀,你要帮帮她。

看到眼前的妹妹,胡高心中一阵伤感,长兄如父。没照顾好妹妹他心里愧疚。

略略微醉的李凤,此时又从包里拿出几百元,塞给小梅道,小妹这是嫂子奖励你的,小梅推辞道,嫂子你的心意小梅领了,多谢你嫂子。

见小梅不收钱,胡高起身朝小梅递了个眼色,小妹,嫂子的一片心你就收下吧,大家都是一家人,末了胡高对李凤道,老婆这叫什么来着啊!李凤一挥手,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说罢一家人哈哈大笑,这时胡高又从柜里拿出一条蓝王,对妹夫说,拿去这是送给你的。

一家人其乐融融,欢声笑语。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