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十月一送寒衣

前几天梦见母亲了,梦见她坐在炕上缝衣服,而我在她怀里撒娇……

 

人生往往是,在回首时,在远行前,在离别后,才蓦然发现一切逝去的是那么的快,快到让人还没有来得及珍惜。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的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担负最多痛苦,背负最多压力,咽下最多泪水,仍以爱以温暖以慈悲以善良以微笑对着人生,对着我们的人。

 

母亲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五六十年代的农村生活,是真的又艰苦又贫穷,母亲的前夫遇难后她孤儿寡母娘仨从酒泉嫁给父亲,由于父亲兄弟姐妹多,一大家人少吃缺穿,没多久母亲的儿子就被饥荒夺去了弱小的生命,母亲每天都是起早贪黑任劳任怨忙里忙外,然而却没吃过一口好饭,穿过一件好衣,好不容易到了新社会母亲却早已灯枯油干,一九八三年二月十八日,母亲结束了她一生五十四年的风雨人生。

 

没有了母亲的日子,父亲既当爹又当妈一边种地一边做小生意供我和哥上学,好不容易熬到我们都长大成人了父亲却倒下再也没起来。

 

曾经那么要强的一个男人,曾经一肩挑起我们的家的父亲,曾经在人前一提起我就高兴的合不拢嘴的父亲,在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走完了他八十五岁的人生里程。我以为父亲会一天天好起来的,我以为父亲不会像母亲一样走的那么匆忙都没来得及告诉我一声,母亲走的那时我还很小,我曾天真的以为母亲一定是出远门了,有一天当我一回家她一定会笑着迎接我的,可直到父亲走后我才知道您们永远不会再回来了。从此,我再也看不到村口翘首盼儿归的父母的身影,再也听不到父母亲切唤儿回家吃饭的声音,再也看不到父母为儿忙碌收拾行囊的背影,再也不能伴在您身边听您讲那过去的故事,再也看不到您那和蔼慈祥的笑容……

 

往年的十月一,无论我走多远无论我在干啥,都会提前和哥哥姐姐们买好香纸冥币寒衣水果,单等这一天一起去给父母上坟,哥说现在条件好了,给父母多送点钱币衣物,让父母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大姐边烧纸钱边碎碎念,爸妈,儿子女儿来看你们了,给你们带了各国货币还有好多衣物,汽车飞机家电应有尽有,以后你们想去哪去哪,想买什么买什么……

 

兄弟姐妹四人跪在父母坟前一起回忆父母在世时的陈年旧事,那一刻感觉就像一家人又和和睦睦坐在一起拉家常一样和谐自然。

 

春夏秋冬的季节变幻诉说着人生聚散离合,父母荒凉孤寂冰冷的坟墓让人不由泪水夺眶而出,十月的寒气从树梢而下深入我的内心直至脚底冰冷的土地,父母的一生是艰辛苦难的一生,那是我亲眼目睹却无能为力的辛酸记忆。点燃一沓沓纸钱冥币和那些华丽无比的寒衣,让温暖的亲情镶裹着这一柱柱青香把爱和牵挂传递,思念的泪水泛滥在烟雾缭绕中。

 

今年由于疫情原因,嫂子说通知十月一不让进村上坟,大姐和二姐商量说实在去不了就在十字路口烧香纸寒衣给父母,我和哥由于走的远疫情期间不能返还,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念叨,愿天堂没有病痛没有灾难,愿父母无忧无虑健康平安!愿山河无恙人间安康!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