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麦子的烦恼

刚过完三十周岁生日的麦子,突然有了压力,不知听谁说了一句“男人没钱,就像女人很丑”,虽然话不对,但是麦子听进去了。麦子总是这样,没有主心骨,别人说了什么,就去听,根本不像三十岁的人。

司机随笔的图片
麦子要调整,把找对象降到次要任务,把挣钱放在了第一位。
都想挣钱,但大部分人都在重复“夜里想了千条路,醒来依旧卖豆腐”的循环。
麦子也不例外。每天晚上思绪万千,总觉得挣钱的路子很广,很平坦,早上醒来,斗志昂扬,尤其上班路上的半小时,总有自己离目标又近了一步的错觉,但到了单位,就被打回原形,切成另一种状态,有种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混沌。
尤其想到今天周五,要参加事业部的周例会,麦子头更大了。
本来麦子没有资格参加,参会人员都是干部,但是事业部领导为了让麦子学习公司和事业部的精神,特意安排麦子参会,假如只是简单地参会,倒也还好,关键是例会需要每个参会人发言,简单描述自己最近一周的工作,麦子心里怵这个,一来是自己的工作平淡无奇,没有值得汇报的,二来是担心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惹到其他领导。
所以,每次只是汇报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估计事业部领导会觉得他的境界确实不高吧,但是麦子安慰自己这是“明哲保身”,还默默地给自己点赞。
今天的会议上,领导讲到情急之处,把裤腿卷了起来,坐在侧边的麦子瞥见了,便把本来翘着的二郎腿小心翼翼地放下,伸到桌子底下,麦子突然意识到领导才可以洒脱,下面的员工只能夹着尾巴。
领导还在讲话,麦子想起了初中的英语老师,讲课的时候总是很激动,以至于唾沫星子四处溅,当时麦子很心疼坐在第一排的同学,也暗自窃喜自己可以仗着身高优势坐在最后一排,所以下了课总要跑到前面看看他们的头上是不是很多水珠。
麦子很羡慕英语老师和领导的洒脱,但是他做不到。
确实不洒脱,最近天气一直很热,别人跑步的时候都是短裤短袖,麦子却要穿着外套和长裤,偶尔还戴着帽子,好像暴露太多就会被人看穿他的懦弱似的。而且,麦子不喜欢跟别人一起跑,原因是别人跑的快了,麦子就没动力继续跑;别人跑的慢了,麦子不好意思继续跑,所以,麦子总是自己在跑步,偶尔遇到约跑的,麦子总是找各种理由去推脱,比如说腿不舒服,没时间等等。
麦子也不喜欢自己的不洒脱,想改,但像在沼泽里,越挣扎,陷的越深。
其实,麦子也试图改过。高中时候,过生日,麦子想买些酒跟同学洒脱一次,但是学校小卖部没有,麦子找了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轮流去小卖部问“老板,有没有啤酒?”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么的,小子。”
麦子以为多找几个同学接着去问,老板就会心动,但是,没想到麦子再去问的时候,年级主任在等着,老板这个孙子,竟然打小报告。
就这样,再也不敢洒脱。
想着想着,突然经理碰了碰麦子,原来领导看出麦子在想其它事情,一直瞪着他,经理察觉后,碰了碰麦子,麦子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瞬间脸红了。
违反会议纪律,考核一百元。
麦子心疼,不是心疼那一百,是心疼领导的用心,麦子总觉得自己对不起领导,辜负了领导。
自责了很久,麦子晚上发朋友圈“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
没多久,大学哥们金子打电话过来问发生了什么,麦子想诉苦,但又觉得只是小事,不值一提,犹豫了会儿,吐出来一句“没什么,刚才看了会儿书,感觉里面这句话很精辟,就发朋友圈了。”“真的?”“真的,我干嘛骗你。”随便扯了会儿之后,金子察觉到麦子还是不想说,便借口自己还有事要忙,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的麦子,长舒一口气,不习惯撒谎。
没一会儿,二姐又打电话过来,也是看到麦子的朋友圈之后担心他,姐弟俩唠了会儿家常,挂了电话之后,麦子怕其他人也担心自己,赶紧把朋友圈删了。
没一会儿,另一个朋友发过来一句“干嘛?发了又删,矫情。”
麦子愣了,是呀,确实矫情,那么,以后少发朋友圈吧。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