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记忆中的荷包蛋,还有杏仁桃仁(孵)鸡报(孵)鹅

昨天读到第一作物写的《儿时的果园》,觉得很有意思,这个果园其实就是爷爷奶奶住的院子,里面种了枣树、梨树、桃树以及柿子树,寥寥几棵果树,在孩子眼里就真如同一个果园了。

 

读完,闭上眼睛,感受一下,那个院子也是我所向往的。

 

春天,桃花、梨花纷纷绽放,一片粉,一片白,满院春色;春末夏初桃子快要成熟的时候,柿子和枣树的花也陆续开罢了;秋天,红彤彤的枣子,黄澄澄的梨子,还有高挂在树上的柿子……

 

院子里孩子和老人躲猫猫,老人看不见孩子了就不时地要喊上一声:“大孙子啊。”

司机随笔的图片

 

孩子则调皮地故意不出声,但是等老人开始烧火做饭,做好吃的时候,他就跑出来了,给老人添柴烧火,等着好吃的出锅。

 

 

 

而最让大孙子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吃到糖打蛋。

 

糖打蛋,在我们老家就叫荷包蛋。

 

 

荷包蛋的做法其实很简单,锅里倒入清水烧开,拿鸡蛋打到开水里,用勺子轻轻搅动锅底,避免鸡蛋粘锅。搅动的时候,动作一定要轻,手重了,荷包蛋就容易碎了。

 

蛋打进去,继续烧一会锅底,等白白的蛋清把蛋黄裹实了的时候,就熟了。想吃糖心蛋的话,可以早点断火,早一点捞出。

 

 

准备好碗,碗里或放红糖,或放白糖,把蛋带汤趁热舀进碗里,这种吃法,我们只有在过端午节的时候才能享用,平常极少有机会吃到。

 

而我们端午节吃的荷包蛋,锅里除了清水之外,还要加车前草、猪牙草、麦穗等等。

 

再有就是新女婿上门时,丈母娘会给未来的女婿打上几个荷包蛋。

 

这么说来,这糖打蛋的确是VIP吃食。

 

 

除了糖打蛋,看到作者还写了用青桃子的桃仁孵小鸟。

 

看到这里,我立即想起来我们小时候也用桃仁杏仁孵过东西。

 

不过我们不叫孵的不是小鸟,我们孵的是小鸡和小鹅,叫报鸡报鹅。

 

记得小时候去岭上山上的果园里,偷几个还很青没有成熟的桃子和杏子,青涩的桃子杏子吃掉之后,把桃核杏核里面仍然是嫩嫩的白白的桃仁杏仁放在掌心。

 

一直手压上另一只手,捂着桃仁杏仁搓起来,嘴巴里还不停地咕哝地唱着“报鸡报鹅”,至于这个唱后面还有什么,现在倒全然忘记了。

 

不多久,桃仁杏仁就被捂得热乎乎的,搓的软绵绵的,只剩一层薄薄的表皮包着一汪水。

 

好像这样就算是孵小鸡孵小鹅了,但终究是啥也没孵出来,最后那软软的通透的桃仁杏仁也不知去向了。

 

但这报鸡报鹅,确是我们小时候乐此不彼的游戏。

 

现在想来,小时候我们的报鸡报鹅是不是错了呢。正确的报鸡报鹅的姿势,应该是把成熟的桃核杏核捂在棉花里,每天浇水施肥,突然有一天,就长出小苗苗了,这才是所谓的报鸡报鹅吧。

 

总之,小时候的事情是说不清楚的,也是用不着讲道理的,因为小孩子的天性就是爱幻想。

 

对很多人来说,虽然地域不同,但对小时候的记忆和感受却是相通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