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偷核桃

二十年前,一到暑假我就去舅舅家,跟着表哥们玩,跟着摘花椒。摘花椒可不是好活,就现在这大热天,去花椒地里顶着太阳摘。花椒树满是刺,扎一下又疼又麻,三天手就扎成了蜂窝。扎手其实还能忍,天热啊!现在每天吹空调再干这活的话会热中暑!

 

不过那时候也习惯了。和表哥们拉拉呱,吃吃水果,中午再去大水坝里游个泳,晚上看看电视,一天也快乐的过去了。有时候还会上山放个牛,捡个土鳖,捉个蝈蝈,偶尔逮个蝎子,熏个蜂窝。这暑假过的倒是丰富多彩。

 

这两天在家里逛,看到很多宅边、地头有核桃树。很自然的就想起二十年前在舅家跟表哥表妹偷核桃的事。

 

那时候种核桃树的很少。我们村几乎没有。哪怕是我舅家那里山上,核桃树也不多。大概是买核桃的不多,经济产出不高的缘故。核桃树一少,很自然的物以稀为贵,核桃就成了我们眼中的稀罕物。更可巧的是,我舅家有苹果园、桃园、山楂园、柿子树、栗子树,就是没有核桃树。而我们有特别想要核桃,于是只能去偷。

司机随笔的图片

儿时经常干活的那片山

 

这其中就有两处核桃树最倒霉。一处只有一棵,在我们干活必经之路的路边,树不大,每年结的也不多。是另一个舅舅家的。因为是长在野外,虽然是另一个舅舅家的,但我们过去偷核桃约等于是从容的摘自家的核桃。我和表妹甚至会在树下数一数那树一共结了多少个。这棵树,每年我们都要光顾。

 

还有一处是在另一个舅舅家院里院外。我们要趁他们家里没人的时候,偷偷的去摘几个。这就要鬼鬼祟祟,慌慌张张的了。我们先确定家里没人,偷偷的猫着腰跑到树下,踮着脚挑够得着的摘几个赶紧跑。我们毕竟不是专业的小偷,一人摘个三两个就跑了,不会把整棵树的果子都摘完。

 

其实这过程,玩心倒比得到的果子更重要!好玩!那会也不会想被抓个现行会怎么样。大概会被舅舅妗子的大声喝道:哎呀!多摘几个呀!别跑!这调皮孩子!有一次我和二表哥偷梨子,就被山场主人抓了个现行,被喊道:别摘了,给俺留个!我俩撒丫子就跑了。都是沾亲带故的乡亲,遇上我们这些“小偷”,主人也不会较真,把我们抓住打一顿,或者抓住遣送给父母。也就是喊一嗓子把我们吓走。“瓜果梨枣,孩子见了就少。”就是说小孩子见到瓜果梨枣就会馋嘴忍不住去摘。一般“失主”是不会真的计较的。

 

核桃

 

我们偷来核桃,就跑到溪边去磨皮。核桃的绿皮很毒的,会产生一种很黄的液体,染到哪儿都洗不掉,衣服上,手上,都洗不掉。只有在水里直接被水冲干净,才不会染上颜色。所以我们偷来核桃都会去溪边借着溪水磨皮。当然,还有一个办法。把核桃放在柴草垛里捂几天,等绿皮烂烂,发酵一下,就好剥了,绿皮一下就砸下来了。但我们没有那么大耐心等上几天,每每都是偷来就去溪边磨皮了。

 

核桃磨好了,多的时候我们会吃上一两个,味道其实很一般,和花生差不多,有点脆,核桃仁的那层黄皮还有点苦。与其说偷了是为了吃,倒不如说是为了玩。偷核桃的紧张,偷到了的收货感,磨核桃的小心翼翼(再小心也会把手染黄),都比吃核桃要好玩的多。没有吃掉的核桃,我们晒在平房上或者窗台上,每天数一数看一看,如获至宝!

 

现在核桃树好多。我们村的宅边、地头到处都能见到。大概是生活好了,大家不在乎能不能卖钱了,种了自家吃。毕竟人们都说,“吃核桃补脑,聪明。”现在核桃多了,也没小孩子偷了,小孩子们都在家抱着手机玩游戏。而我呢,一是家里有核桃树,二是到这个年纪了,也不会再去偷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