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秋早

雨后,迎面的风吹来,竟让人感觉到了秋意。

五岁的菲菲一边走,一边跳,风吹起她的裙子,她连忙按下,并有些夸张地说:“好冷哟。好冷哟。”然后幅度有些大地摇晃着屁股,哈哈大笑。
被她的快乐感染到,我看着她笑。

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来越觉得唯有孩子的快乐最明亮。

蝉声似乎全消失了。高高的白杨树,树叶子在哗啦啦地响。而人家屋后的水杉,笔直地立在那,不知何时染了浅浅的秋色?

豆叶还绿着。豆子也绿。但一粒粒看着饱满了,鼓涨着的豆粒清晰可见。我喜欢吃青豆,总喜欢在这个季节剥了豆子清炒。它有碧绿的颜色,鲜嫩的气息。

记得小时候总喜欢把妈妈炒好的豆子或是其它什么,用纸包了偷偷塞在口袋里,在上学的路上与人换着吃。你的豆子,他的腌菜或是萝卜干,那真是吧嗒着嘴巴,吃得津津有味。也有人不愿意分享,那大家肯定是不喜欢的。现在想想很可笑。

绿得最好的,是新洗过的沟渠里的荷叶,粉绿粉绿的,挨挨挤挤,很是可爱。我拿出手机拍照,菲菲说,让我的小手手和荷叶一起拍个照。她这样说着,就靠近我,伸出她的手来,且眼睛看着手机里的镜头。
又一阵笑声。

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开怀大笑了。

我不想长大。菲菲对我说。
为什么?
长大了好多作业。我草埠湖的姐姐告诉我的。我不想做很多的作业。

七月过了,八月也去了不少日子了。每个人都必须向前,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我那时是盼望着长大的,长大了就可以自己赚钱,不用伸手找家里要钱了。但赚钱哪里这样简单,那时做裁缝真是兢兢业业,丝毫不敢怠慢的。

那时最关心的是每天可以接多少活。活多赚钱就多。就算天天加夜班心里也是喜滋滋的。那时记性也好,一名顾客只要在我这里做过一次衣服,下次再来,他(她)的尺寸我必定是记得的。如今再也没有那样的好记性了。

这几天看全红婵的视频,被小姑娘感动。她本真的语言,纯净的笑容,特别是她说想吃辣条,想去抓娃娃,真让人心疼的。

2007年的小女孩,把水花压下来的秘笈是想当了冠军就有钱给妈妈治病了。

懂事的孩子,应是在她成长的路上,在不知不觉里就感受到了秋的凉。要不然,她的妈妈怎么会说,从来不知道家里有这么多亲戚。

天气预报说这个星期都会是雨天。人说:一场秋雨一场凉。八月份,九月份,夏天结束了。随后,真正意义上的秋来临。现在在这里敲字,想,即便是热,我也是愿意夏天慢一点走的呀。

司机随笔的图片

看了下日历,农历七月初二。
爸爸说,“过了七月半,放牛娃儿巴坎站。”
秋,已然很近。
菲菲离上学也很近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