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青年女诗人雷亚琴

我愿宁县青年女诗人雷亚琴健康,这是我在这个下午最想说的一句话。

 

青年女诗人雷亚琴是从宁县到西峰打拼的一枚打工妹,闲时写点诗歌和散文。我是读了她的诗歌和散文,认识她的。

 

很早的去年,她在《庆阳人在他乡》头版头条发表组诗,有这么两行,过目不忘:“想起你,想起那个夜,和那个夜我唱的歌”。色彩虽然艳丽,然而并不俗气。用语虽然浅近,然而并不流于轻浮挑逗。诗言心声,使雷亚琴做人的坦诚与感恩。

司机随笔的图片

 

过了几日。到了21年的春节,她在《庆阳人在他乡》发表长篇叙事散文《这一年》,具体是不是这个标题,一时半会儿在朋友圈里写稿子,无法翻动她的微信,大概内容记得不是太真切。她说这一年,孩子长到18岁,在南方的一所城市读大学:这一年,父亲从宁县老家送来过年猪肉:这一年,大姐二姐从老家宁县送来叶嫩杆粗的蔬菜:这一年,自己开通公号,写了不少的诗歌。

 

宁县青年女诗人雷亚琴发了几百行新诗和上万字的散文之后,我对她的作品进行深阅读。很快,她在平台给我做了阳光似的回复,我们有了微信。

 

 

有了小雷微信的当天,我们进行过《新闻联播》式地聊天。初建微信,没谈文学。她说她在甘肃的西峰市居住,非国家公职人员,自谋职业。她说她的物质生活很清贫,这使我想起她在她的散文中写到:“快过年了,所有的存款加在一起,不足500元人民币”。在欲横流,尔虞我诈,为五斗米折腰的商品社会,清贫,已不多见。而且还是一位青年女子,何等不易。

 

翻过21年的春节,她的诗歌与散文,不是太多。曾在朋友圈里看到她在室内跳舞,动作有力,满头大汗,我随机在她的朋友圈里留言:“想唱就唱,想跳就跳,活出积极的心态,为健康加分”!

 

 

我对青年女诗人雷亚琴的祝福极其温暖,但这温暖的背后,天公不遂人愿,她病了,今在西峰住院快有两个多月。前不久的晚上,我用微信联系她:“好了没有”?“还没好彻底,准备到西安再看一次”。我顿觉哀怨,灰暗丛生,但又稳了稳情绪,轻松、快乐、美好的向她祝福:“愿您安康”!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