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春天怎么就老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春天怎么就老了

春天怎么就老了。
明日立夏。
“立夏不下,犁耙高挂。”

不知怎地,我想到儿时,爸爸戴着斗笠,披着塑料胶纸,在水田忙活的情景。
雨一直下。
为了不耽误季节,下雨也得下地忙活。

我还记得犁耙。
那时爸爸站在犁耙上稳稳当当。牛在水田里拉着犁耙走,犁耙的弯匕铧进水田,划开泥土。新翻开的泥土是新鲜的,潮湿的,带着润泽的气息。
犁耙过的水田,还需扑滚(扑滚的扑我们读二声)滚几遍。
牛的腿在淤泥里缓慢地跋涉,它是吃力的。
爸爸会不停地安慰牛,说,谁叫你托生做了牛呢?把这块地耙完了,我们就歇会。你耐点烦,等会我带你去洗澡。
牛爱洗澡。牛卧在水里,懒懒的,不肯起来。
这个时候正是青草茂盛,牛卧在水里,脖子一伸,也可以撩到嫩嫩的碧草。

在水田用犁耙是个技术活,要做到人、牛、犁耙之间的和谐。嗯,得三合一。这样的农活,现在大约很少有人会做了。
不会做也没关系,现在有了耕田机,效率更高、更好。

那天,一辆“东方红”的耕田机“突突突”地从身边驶过。
我多看了两眼,这么高大威猛的耕田机,我们小时候是没有想到过的。
驾车的是一位高高瘦瘦的中年男人,他穿一身迷彩服,戴个大大的旧草帽。他的衣服上和草帽上都沾满了星星点点的泥渍。
他的驾驶室里,还坐着一个胖女人,浑身也是脏兮兮的。驾驶室很小,我有点担心那女人一不下心被挤了出来。
耕田机的齿轮看着与犁耙很像,只是更大一些。
已经走出很远了,我仍忍不住回头张望。
车速很慢,像老去的父亲蹒跚的脚步。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