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四月到来

司机随笔的图片

四月到来

四月到来
越来越多的绿,在树的枝条中,奏出
最甜美的音乐

现在,蒙蒙雨把草叶润湿
那些好看的绿
仿佛明亮、亲切的眼睛。或者是
新结的浆果,正好让我遇见
后来,雨又大了一点点
我想起小时候
我用双手遮在额前

我抬头看一只鸟雀
在雨中穿梭,多么轻盈
哦,它那么活泼,那么努力
它用它的黄嘴儿
赞美春天

我想做那只鸟。这点,我必须
让你知道

继续阴雨。
趁雨小的空档,带着妈妈去了坟山。
白花的清明吊,红艳艳的鞭炮,一沓一沓的冥钞。
爹爹婆婆坟头上,青草碧碧。春节、元宵节插在坟头的花花还在,它们拢在一起,看起来很是热闹的样子。
“我年纪大了,都跑不动了,来不得几回了。”妈妈念叨着。
“恁那放心,我们以后会来的。”我说,“我们以后,芷涵他们来不来这里我就管不了了。”
“麻绳管草鞋,一代管一代。”妈妈说。

雨把每一种绿都洗得清亮。
老桃树全绿了。妈妈站在树下看了一会桃子,又转到李子树跟前看李子。李子结果了,小的黄豆粒那么大,大的有小弹珠那么大了。
长在菜地的柿子树的每一片叶子都那么好。
两只斑鸠在柿子树上跳跃,它们忽高忽低,灵动的身姿像鱼在水里,自在从容。

安安下午到家。
以为她会明天放假,所以并没有准备什么。
腊肉炖洋芋,韭菜炒鸡蛋,煎鱼。
洋芋、韭菜都是妈妈菜园里现挖现割的。
剥洋芋皮让我的手指甲看起来呈一种土黄色。
在我心里,土黄色自带一种温暖,它们让我心跳,让我有力量在庸常的生活里描摹一种不一样的光泽。

晚饭后散步,遇见隔壁的郑妈。
“伢,下这密的雨,你怎么不打伞?”她关切地。
“还好。这点子雨扑在脸上,舒服。”我笑。
“你现在是年轻,还受得住。还是快回去,感冒了就不好。”
我听了她的话,折返,走在她旁边,与她说话。她挎个篮子,篮子里装几根紫叶莴笋。
“恁那的莴笋还蛮嫩呢。”
“迟莴笋。现在没么青菜,我专门栽的一点子莴笋现在吃。”
我喜欢这样自由自在,无目的的交谈,它自然是无用的,却自有独特的温度与特质。嗯,它是什么呢?应该是我在这里面能体会到一种穿行于乡野的喜悦。

在敲这些字的时候,其实还在和一个女子说话。想起她第一次看见我对我说,你看起来让人觉得很舒服。
她很认真的样子。
坐在这里想她,心里有莫名的感动。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