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寒山寺

很久以前了,有一年的大半年时间里,在苏州参与一个项目。特别记得那深秋时节,每天晨夜时分,香客或未至或已归,车子经过寒山寺,那深黄的院墙、静寂的园路、经了霜的银杏、落了叶的屋瓦,以及街灯黄晕的光……所见一切,显得清寂萧瑟,但落在心里,却是一层温暖的底色。

司机随笔的图片

这次重访寒山寺,也大约是同样的时节,一个人去的。很中意的地方,我会当那里是一个秘密的去处,喜欢独自前往,如果途中遇到熟悉的人,也并不想打招呼,只管一个人走着。心意相通的人,未必需要同行,因为最终殊途同归。

 

入了山门,经天王殿,就可见大雄宝殿,两殿之间有一方小院落,古木掩映之间,银杏渐黄,枫叶转红,修竹青青,松柏苍翠。香客燃香祈愿,青烟袅袅。风过,云散,烟消,叶落,淡青的天,秋天的光影,刹那刹那,重重叠叠,若无知无觉,谓一切迆逦不尽,若静立片时,用心觉知,则这世间万物,尽如海上浮沫,生灭不断,无有恒久。

 

 

于“性空世界”的圆月门前,仰望佛塔,其时已渐正午,虽非旭日初开,仍见得金盘晃朗,时有微风渐发,宝铎和鸣相续,一时空灵,身心忽然敞开,只觉周遭的行人、古树、飞檐、回廊、流水、瘦石,无一不是我,而真实的“我”,仿佛已遍寻无着。

 

遍寻无着的“我”,许是迷失在回廊里。寒山寺不大,回廊不少,一廊接一廊,兴步到了“寒山文舍”与“和合美术馆”所在廊道,廊顶与屋顶垂下的,是爬山虎的叶子,经了霜,有种岁月摧残过的骄傲的美,叶片残缺、叶色斑斓,阳光映照下,犹如珠宝。廊道正中高悬的灯笼,次第经过,只觉庄严静谧,被圆融关照。

 

走到大雄宝殿与藏经楼之间的小院落,一处疏朗、宁静的所在。寻个廊下一隅,坐定,打了个预先约好的电话,是商业案例里关于公司文化方面的探讨。逐条问答间,半小时过去。

 

挂上电话,想想说了这许多,其实大道至简,但凡公司核心人物遇事均能以员工利益为优先,信任并授权,不评判,不强求,识同理,允多元,在他们需要时给予最大支持,如此上行下效,则无事不办。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心底无私天地宽,说容易,实践难。不再执取时,恐惧和障碍自然消失。而这样的改变,需要一个很长的带着觉知的过程。

 

出得山门,午后阳光仍暖,想起寒山与拾得的对话:

 

寒山问拾得:世间有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何处之乎?

拾得答曰:只要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很久以前,很自然地将“再过几年,你且看他”这句理解成一种因果不爽看仇人遭报应没有好下场的快感,然而今日的理解自是不同,“再过几年,你且看他”,看他什么?看他生起了慈悲,关照了起心动念,与人一笑泯了恩仇……所以,一切惟心所造,不是么。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