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贡王惊梦黑山沟

贡桑诺尔布刚刚接到让他接任喀喇沁右旗札萨克王爷的圣旨,心情是悲喜交加。他悲的是,父王旺都那木吉勒去世不久,自己心里空落落的,仿佛家里缺少了可以仰慕的一片蓝天,可以依靠的一座高山;他喜的是,自己现在可以名正言顺的施展以往的抱负,可以自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这样复杂的感情让他心里有些着不了了,便想着发泄一番。于是,他吩咐掌管警卫、狩猎事务的梅林备马出行。梅林不敢怠慢,准备停当后带几个身强力壮武功高强的箭丁,自己亲自陪同,伺候着新王爷上马出了王府正门。
出了府门,策马走到巨大的影壁墙外,王爷的马匹又停下了。上哪里去?跟随在后的梅林等人也不敢问。因为新王爷心情不好,多两句少一句的,那是要挨骂的。
贡桑诺尔布在马上略微想了一会儿,两腿稍稍用力夹了一下,两脚后跟磕了磕马腹,右手习惯的扯了扯缰绳,马匹便向西面奔去。
过了银匠营子,来到富裕地,王爷的坐骑居然直奔黑山沟而去。顺着沟膛子向沟里走,马蹄踏着枯枝落叶,时不时的跨过潺潺流水,不一会儿便来到大黑山脚下。王爷、梅林一行稍作休息,便又策马上山。
上山的路非常难走。坡度缓的地方,马匹还能前行。到陡坡的地方,马匹便打滑摔倒,上不去了。于是,王爷和梅林便弃马徒步登山。箭丁们拴好马匹,挥动腰刀在前面砍斩荆棘开路,梅林搀扶着王爷奋力攀登,终于在中午时分登上了大黑山头。
站在山顶,汗流浃背的贡桑诺尔布王爷心情好了许多。他四处眺望,全是波涛般的群山和茫茫林海。向西,他看见茅荆坝的威武雄姿;向东,他还居然看见了公爷府被锡伯河水半环围绕的样子。
贡桑诺尔布暂时忘却了丧父的悲痛,一股豪迈之气油然而生。他又低头巡视了一番山顶,只见宽阔平坦的山顶上居然还散落着许多锈迹斑斑的箭簇断戟和藏在草丛中的人兽的森森白骨,很显然,这里在古代的时候,曾经发生过惨烈的战争。
贡王饱读经书,自然知道这是金国为了反抗辽国的残酷统治,在这里以少胜多,重挫辽国军旅的一场著名的战役。感慨一番之后,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梅林便开始催促贡王下山了。
那时的黑山沟,堪称深山老林,基本没有人烟,只有几家猎户临时歇息的马架子和窝铺。贡王他们下了大黑山,来到一个比较大的马架子门前,正好有两个猎人在吃午饭,无非是肉干、奶酒之类。这两猎人一见贡桑诺尔布,便马上站起出迎,梅林喝令他们向新王爷行礼,他们才知道,贡桑诺尔布当了王爷了。
吃了一些猎人奉上的肉干,喝了些奶酒,又吃了一些他们自带的奶豆腐炒米,贡王那亢奋的精神才松弛下来。梅林看王爷睡意袭来,便脱下自己蒙古袍子,给王爷铺在身下,伺候新王爷躺在马架子里的床铺上了。
躺在马架子里的贡王爷惦记着山上的遍地白骨,便重新回到山上看望。这一回,他身轻如燕,一点儿也没费劲儿,飘飘悠悠的就上了上了山了。可是他回到山上一看,只见山上正在列兵布阵,一面是辽军,那是旌旗飘扬,人多势众,将士们都是盔甲整齐,刀枪鲜亮,只是兵士个个无精打采,当官的也萎靡不振;辽军对面是金军,人数比辽军少了许多,而且盔甲不整,手中持有的武器也是长短不齐、五花八门,刀枪不多,什么长杆子、木棒子,还有镐头铁锨什么的,只是他们精神振奋,眼睛血红,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样子!
贡王心想,还是劝劝他们不要打了,打仗总归是要死人的。于是,他便走到两军对垒的中间,刚想要说,你们别打了的话呢,那金军居然向辽军发起冲锋了!他们呐喊者,手持形形色色的武器从贡王身边跑过去。那辽军居然不战而败,只见他们泼水般溃散,悄无声息的无影无踪了。贡王此时,还想,真是“不义之师”,这么不禁打,这是“兵败如山倒”啊!
正在这么想的时候,不想有一个辽国大将,手持大刀,怒气冲冲的向贡王冲来,大叫:“你敢嘲笑我大辽国?不要走,看刀!”说着,便抡刀向他砍来,吓得贡王冷汗都出来了,想大喊一声:“你们兵败,管我什么事儿?凭什么砍我!”
可是,却只喊了个“凭什么”来,两腿一蹬,醒了。
而后,他便看到梅林,双手紧握着自己的双臂,连连呼喊:“王爷,王爷!您怎么了?”
原来是南柯一梦。
贡王把梦中情景说给梅林,梅林又说给汪国钧。汪国钧是“比且其”,这个故事便被记录和流传开来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