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套 路

司机随笔的图片九叔家住农村,家景殷实,是治疗骨伤痛症的好手。他唯一的儿子林却娶不到老婆,九叔很是伤神。

一天晚饭后,他问儿子:“你也谈了好几女朋友了,咋就没有一个成功呢?”

“还不都怨你啊,老古董。”林抱怨说。

“咋怨我啦,你谈女朋友我给了你不少钱,是你太笨了吧!”九叔有点生气。

“不是我笨,是那些姑娘们太现实了,个个都想要在县里买房,且要全款,不能贷款。你又不愿意帮买,还不怨你啊。”

九叔听了沉默不语,心里却嘀咕开了:儿子确实有好几次跟自己说到买房的事,但他始终认为城里太拥挤,空气也不好,住在乡下,环境好,空气好,交通也便利,没有必要投那笔钱。没想到这却成了儿子结婚的绊脚石。

为了儿子的婚事,九叔决定在县城买房。他对儿子说:“你继续找女朋友,确定关系后,你们一起去看房。”

九叔要在城里买房子的消息散出去后不久,林很快又谈了一个叫欣的女朋友,家住城郊。欣很合林的心意,身体匀称,体态丰盈,顾盼生姿,能说会道,说的话都能说到林的心坎里去。处了一段时间后,欣对林说:“我爱你,你什么时候娶我呢?”

“我想马上娶你。”林搂着欣兴奋地说。

“我是愿意嫁,可是你城里的房子还没有着落呢,难道要我跟着你住乡下吗?”

“我爸答应了在城里买房子,我们明天一起去看房子吧。”

“太好了!”欣欢喜雀跃,给了林深深一吻。

第二天,他们相约到城里各个楼盘看房子。转了一天,林看上一套小户型的房子,欣大笑:“这房子也能看得上眼啊,太小啦,以后我们有孩子了怎么住呢。”

林无奈,继续找。欣看中一个高档住宅小区一套复式房,200多平方米。林问了价格后,吓得直咋舌,脸色都变了,拉起欣就走。

欣用力一甩,把林的手丢开,怒容满面地冲林吼道:“没有那么多钱就别说买房子!哼!”蹬着高跟鞋,怒气冲冲地自顾走了。

林郁郁寡欢地回到家里,吃饭也是无精打采,耷拉着脸。九叔关切地问:“难道你和欣吹啦?”

“也不是吹了,主要是今天看房,我们的意见难统一。她总是想要那种高档小区的房子,房价高物业费也贵,唉!”

“儿子,钱不成问题,老爸有,只要欣喜欢就成。”

林听了九叔的话,兴奋地马上给欣打电话:“亲爱的,我爸说可以按照你的意愿去买房子啦,明天我们再去看咋样呢?”

“好是好,可你不喜欢,我的心也不好受啊。”欣淡淡地说。

“那怎么办啊?我非常爱你,希望和你结婚。”

“我也爱你!所以要大家都统一意见才好。要不这样吧,我们买一块地,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式设计建造这样不是更好吗?”

林和九叔说了欣的意见,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他也能承受这个经济压力。可他平时根本都不关注地产方面的信息,对那些东西是两眼一抹黑。最后林对欣说,你在城郊,消息比较灵通,你拿主意吧。

过了两个星期,都没有欣的消息,林忍不住打电话给欣:“亲爱的,地的事有眉目了吗?”

“地我倒是找到一块,在城郊,不知道你是否满意。”欣说。

“你满意我就满意,你做主好了。”林急不可耐地说。

“话是这样说,你还是和叔一起上来看过再说吧。”

林和九叔上到县城,欣热情地把他们带到那块地里,介绍说:“你别看这地人家已经盖好一层楼了,但我们可以把它推倒重建,且位置也不错,交通方便,城区不久也会扩展到这里来,再说价格也合算,才要二十多万。”

九叔听着也觉得合理,就催促欣尽快找卖家办理手续。欣说:“这也没有什么复杂的手续,我们只要和卖家签订一个协议就可以了,因为这是集体用地,周围那些房子都是这样的。”

九叔也不懂这些,就事事听从欣的操办,他只负责在协议上签字和交钱。

很快协议就签好了。欣说:“你们定好建房的日子,等到下地基后,我就和阿林登记结婚。”

九叔有一个朋友是阴阳先生,他一翻测算后,日子就定下来了。

九叔请来施工队把原来的那层楼拆掉,准备建地基。

就在九叔买好材料兴工捣制地基时,来了一大帮村民,不让他动工。

九叔居理力争:“我们是签有协议的,你们不能蛮不讲理。”

一个村民说:“你拿出协议我们看看。”

九叔把一份过塑好的协议拿出来让他们看。那些村民看了好一会儿,一个络腮胡子站出来,指着协议对九叔说:“协议上只说你们拥有房子的使用权,但现在你们已经把房子推倒了,房子不存在了,而地是我们村集体所有,你不能在这里建房。”

九叔听了,真是欲哭无泪啊!想找欣问个明白,打她的电话只听到一个动听的女声:“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