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陶醉在人间

雨,很大。
天气总是古怪得紧,方才还冰糖似的清凉,此刻便翻脸不认人了。我狼狈地躲闪至一家小卖部的屋檐下,拍了拍身上滚球似的雨水。
环顾四周,这是家很普通的小卖部;柜台后坐着老板娘——一个体形颇有些压力的女人,乱蓬蓬的头发随意扎起,脸庞上油光发亮。他打量了我一会,目光又重新回到她面前的手机上。
我不禁咂了咂舌,用湿掉的袖子擦了擦面上的雨水,默默找了个离她远些的地方坐下了。
“你不买东西?”
她开口问道,带着浓重的口音,夹着渗些雨水的寒风。我摇了摇头,尴尬地冲她笑了笑,心里很不是滋味,真想立马走人。可愈下愈大的雨又让我不敢越过“雷池”半步。
之后她便不再睬我。实在无趣极了,我便漫天地数着雨滴,目光四处游走,忽地一下,在面前的水花与脚步间隙中,抓住了那把古怪的黑伞。

司机随笔的图片

伞不大,也不起眼,放在对面花坛里一处略高的地方。我不禁好奇地心痒痒,左顾右看,无人可问,也只好向老板娘寻求解答。
她朝我手指的方向瞟了一眼,忽的笑将起来,面上现出许多皱纹。“你仔细看看,那里也是有一窝子猫呢。”我更好奇了,换个角度看去,却依然什么也没看到。
见状,老板娘“咪——咪——”地呼了几声。我细听,雨声中确实有回应。一只很常见的那种田园猫从伞底下钻了出来;警惕地看了我一眼,踏着猫步向老板娘走去了。
老板娘又笑了:“这猫也怕人,以前被她抓过好几次;还顽固得很,走也不肯走;后来才知道它下了一窝子崽,我也只能为它撑一把伞了。”我下意识地放轻了呼吸,生怕吓着那猫。心中丑恶的情感早已无影无踪,只留下愧疚。
雨渐渐停了,阳光撒了下来,一片一片地落在未干透的猫爪印上。
伞外是喧嚣的街市,伞下是自己的人间。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