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有这么一天,他要被迫学开车。

小岩拒绝学开车,且自己美化曰搭公共交通很环保。但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他要被迫学开车。
初次学车被提上日程,是在2017年的春天。当时已经确定王瓒要来小岩家耍,小岩考虑三年后要送他去幼儿园,不得不为学开车定日程。可是,小岩很恐惧开车。在那个春天,又多出一个月的所谓研修课程,小岩稀里糊涂混过去,没有去报名。而到了秋天,王瓒到了,忙得乱七八糟,早已提不出学车之事。
再转年春天,小岩本该学车。但,总之吧,能找到借口不学。下半年,小岩就出国了。
出国后,小岩便后悔没有学开车。出门实在不方便,若不是租的房子临近公交车站,小岩一定会炸毛。因此,小岩暗自决心,回国后一定学车。
当然,促成学车的最大动力,就是疫情困在家里,若是会开车,把车开到空旷之处,不至于困得难受,也更安全一些。有了这番感受,四月中旬从湛江回到长春,首先去驾校报名。
那时还是疫情管控期,报了名,无法约考科目一,等到六月初才考上。考完即约教练练科目二。两周下来,教练觉得练得可以了,便开始约考,约了好几次都无果。最后约考成功的时间已经到了八月初。幸运的是,一圈就考过了。
有了科目二艰难约考的经验,小岩就不着急练科目三了。等到十月,小岩觉得差不多了,联系教练练车。但是教练那边排队,约不上,约上时已经十一月,第一次练车,就是那场暴风雪刚飘起来时。随后练车只能断断续续的,到了十二月,累计练了四个小时上路,本是碰运气的约考,结果竟然考过了。
没学车之前,总有人问小岩为何不学车。学车之后,总有人问小岩为何不学手动档。小岩无可奈何,只能答说,喜欢的车都是自动档。
考过之前,小岩买的小车已经由朋友帮开回来了。在练科目三时,速度稍快一点,小岩就感到害怕,觉得很难控制,而大回、小回,对小岩来说更难。有车,其实不敢动。朋友说,你得练计时,然后才能“真会开车”。有驾照不等于会开车,大概也是常识。
练了几次计时,本来想让教练教小岩倒车入库,而且希望用小岩自己的小车练。练了几圈,教练下车发现轮胎没气了。帮小岩换轮胎,出门补胎。教练时间已到,补完胎只能自己开回来。开出去的时候有教练指导,开回来只能靠自己摸索,入地库时车就擦墙了。
人总是会破罐子破摔。
既然不可避免擦墙,那就把车开起来吧。恰好那几天温度极其低,小岩又得赶到学院评期末试卷。就自己开起了车。开得慢,但不知不觉已是驾校学车时令小岩恐惧的速度。
后来又让教练教了一次侧方停车。粗粗了解了要领。但是教过之后,自己并没有去实践。前两天白教授问去办某事的程序,小岩立刻自告奋勇愿意开车带他去,实则为自己找练车的机会。因为人总是会就熟,练车尤其如此,之前的数次自己上路,都是从家到学院,从学院返回。一点陌生的地方都不敢尝试。要逼迫自己去尝试。
这次难点是那边的路很奇葩,很多单行线,而小岩要找一个停车位停车。小岩就在人民大街、中华路、朝阳路、同志街画圈开。第一次看到一个停车位,小岩准备调整车的位置倒进去。调整好位置,刚要倒车,发现一个老司机已经把车开进了车位。小岩只能又继续前进找位置。又画了两圈,找到了车位,竟然一次就停好了。
开回来后小岩有点小小满足,像是发了C刊。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