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婚礼

除夕早上,一国值完年前的最后一个夜班,疲惫地换下白大褂,从抽屉里拿出给爷爷的止疼药,出了值班室的门。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一国,一年到头了才休息三天,哪天我见了院长,要好好说说他,锻炼年轻人,也不能没白天没黑夜呀!”来接班的老李迎面过来。

“没事的,年轻人多干点是应该的。”一国笑着回答。

“初三的婚礼,需要帮忙了你说话,我和院长申请,咱们科室全体人员去给你捧场!”

“对呀、对呀,我们全都去。”路过的护士长随意符合着。

“谢谢了,初三大家来就好。”

一国寒暄着走出了医院大楼。

手机响了,是妈打来的:“一国,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你爷爷念叨你好几天了。”

“我一会就回去。”

一国刚开车到医院门口,手机又响了,他拿起来看看,是老李打来了。

他的眼皮直打架,不想接,又怕科室出了什么事,还是接了:“一国,刚接到总院的通知,全市出现了新型肺炎的疫情!”

“啊,怎么会这样?”

“总院已经被确定为定点医院,咱们院要选派人员去支援。”一国没有说话拿着手机的手慢慢地离开了耳朵。

“听说感染的人很多,可能会超过2003年的非典,噢,对,那会儿你还没上大学了。”老李从手机里传过来的声音越来越远。

高考结束了,一国跑着出了学校的大门:“妈,我觉得我发挥的不错,考上一本没问题,如果能上计算机专业就最好了!”一国兴奋地说。

“肯定能上,妈相信你。”

“对了,我爷爷去乡下还没回来呀,这次怎么在姑家住这么长时间?我也考完了,妈我们去乡下接爷爷吧!”

“你爷爷没去你姑家,他是传染上非典了,在医院,怕影响你考试,就一直没告诉你。”

“爷爷……”

一国隔着病房门上的玻璃,看见爷爷脸色苍白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爷爷看见他来了,努力地伸出手,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一个月后,爷爷康复出院了,却从此离不开止疼药。

录取通知书下来了,一国上了医科大。

“老李,给我报上名。”他回过神来。

他把爷爷的止疼药,两盒口罩和四瓶消毒液放到小区门房给妈打电话:“妈,我就不回家了,爷爷的药你一会来门房拿回去。你和爷爷说,我想他了,可是这次过年又不能回家陪他了。”

“一国,我们都看新闻了,你爷爷说他懂,你去吧,保护好自己。那婚礼?”

站在玲玲家小区门口,一国不知道该怎么跟玲玲说。

他给玲玲发微信:“我在小区门口。”“好的,我下来了。”玲玲秒回。

“别下来了,给你带了点东西,放门房了,你记得取,我走了。”

玲玲拍了口罩和消毒液的照片给他发了过来。“大过年的,你就送这些给我?”后面是一串发火的小表情。

到医院后他收到玲玲的消息:“那初三的婚礼……”他没回复。

工作一个昼夜连着一个昼夜。疫情还是未知数,他把手机调成静音,他不敢想。

“一国,接下电话,你老婆打到我手机上了,说你不接他电话。”

“老李,说啥呢,什么老婆、老婆的。”一国有点生气。

“你看你手机。”老李并没生气。

他拿出手机,几十个未接电话,妈妈的、爷爷的、玲玲的。

几十条微信消息。

“祝你新婚快乐!”“老同学,这是把婚宴也省了?祝贺祝贺”“臭小子,这新潮玩的,我给你点赞!”“没有新郞的婚礼,你可真行,后面一定要补噢。祝贺”……

看着玲玲穿着红衣,戴着他给的口罩独自进门的照片,一国的防护镜上起了一层雾。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