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卖車风波 ​

司机随笔的图片

马局长出国考察回来刚下车,秘书小王就给他打电话,说单位那台公务用车卖了。
马局长一听就火了。他匆匆忙忙赶到单位,站在车库门口,脸色铁青。秘书小王注意到马局长的脸色,忙洗清自己:“卖车的事他不知道。”
马局长问王秘书:“怎么没有人事先和我请示一下呢?”
王秘书说:“你不是出国了吗?上级有指示,要减少公务用车,卖了也好,省得占着位置。”
马局长一听“占住置”三个字,心里就不舒服。因为他在出国考察时,有几个年轻的局长说,上边有精神,凡到50岁的局级一把手,要釆取“一刀切”政策,统统退居二线。马局长今年52岁了,恰好属于软着陆对象。他心里难受不是个滋味,这种政策早不下来,晚不下来,偏偏就让自己赶上了!当初如果把年龄改小几岁多好!他越想越别扭,更可气的是,这文件还没下来,这不就有人拿自己不当回事了,趁出国的机会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把车给卖了!我又不是不回来了,简直是目中无人!
马局长知道这卖车的事与王秘书没关系。于是,他就拿出手机拨通了办公室的电话,声音很大:“叫李主任马上到楼下车库来一趟。”
办公室李主任不敢怠慢,马上就噔噔的跑下楼来,马局长知道李主任是自己人,所以开门见山问道:“卖车的事情你知道吗?”
李主任回答:“我不清楚具体原因,是李副局长和工会刘主席做的主,卖的,我也是今天上午才知道的。”
马局长脸色更难看了,他吩咐李主任:“你马上通知中层以上干部到会议室开会。”
李主任心知肚明,什么中层干部会,明摆是要给李副局长和刘主席一点颜色看。这样也好,谁让你们把车卖了呢,这么大的事把我这办公室主任撂一边儿。想到此处,李主任心里还一阵暗喜。
不一会儿,人都到齐了,李副局长和工会刘主席最后走到会议室。待人坐定后,马局长说话了:“我先把出国考察的体会说一下,因为明天还要落实。这次我考察发现国外任何一家单位对国有资源都相当重视,大到一辆车,甚至小到铅笔都有专人照管,详细登记,这种兢兢业业的主人公精神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说到这儿,我顺便问一下,刚才我发现咱们单位少了一台公务用车,就是那台七成新的北京现代,李主任你知道这台車哪去了吗?”
李主任知道马局长和他唱双簧,平时对李副局长又有点成见,所以很干脆的回答:
“不知道!”
“不知道,你这个办公室主任是怎么当的,你知道这问题有多严重吗?怎么管的家?那么大个东西说没了就没了?说不知道就行了吗?”马局长脸上的肌肉紧紧的绷着,一肚子火都发泄出来,李主任知道马局长是指桑骂槐另有所指,表情上却装出很委屈的样子。
这时,工会刘主席有些坐不住了,脸一红一白,干咳了几声,趁马局长喝水的工夫站起来说:“局长,这件事情本想等你回来以后汇报的。车是我和李副局长商量后卖的,与别人无关。”
马局长故意不看李副局长,把眼睛瞪的圆圆的,盯着刘主席一拍桌子,把桌子上的纸笔都弹了起来,参加会的人都吓了一跳,只听局长厉声质问:
“卖了?你经过局干部职工表态了吗?你经过我同意了吗?”
马局长特意把“我”字加重了音调。
“都没有。”刘主席声音很低。
“这也没有,那也没有,你这叫无组织无纪律!”说完,他把话锋一转,矛头直指李副局长。
马局长早就听说过,这个李副局长调到局里就是接他的班的,想到这,马局长说:
“刘主席上了年纪,难免办事有点糊涂,可你身为副局长,组织观念又哪去了呢?”
李副局长也不傻,心里想,哦,终于向我开炮了。于是,他纹丝不动的坐在那儿,眼盯着天花板,慢条斯理的说:“本来这事是要等你回来拍板的,可问题是人家要的太急,咱们两台公务用车也不符合上级精神,闲着也是闲着,我和老刘一核计,就当了一回家,这么也是变旧为宝吧!”
马局长冷笑一下说:“这台车七八成新,你竟然说旧了,擅自做主卖了又说变废为宝了,难道还想让我给你请功吗?”马局长加重了语气。
李副局长依然不卑不亢地说:“请功谈不上,也不至于,反正是为了你办点好事。”
“为我办好事?”马局长青青筋暴起,“腾”一下站起来,刚要摔茶杯,手机突然响了。
马局长抄起电话问:“喂,哪位?哟,王部长,我刚回来。”
电话是组织部王部长打来的。电话里王部长说:“那台北京现代不错,他侄子买回家非常喜欢,正跑顺风车呢,每天收入不错,还说马局长情况特殊,软着陆事情往后拖一拖。”
马局长接完电话,居然又发脾气道:“刚才我说的有些过火,不过瞧你们办的这个事,一辆破車还收人家钱?难道和我打个招呼这么难?把卖车的钱用会议费冲掉,就这么芝麻大的小事,也用我给你们擦屁股?散会!”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