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长歌行

司机随笔的图片

泥泞不堪的身躯
向断头路一端急驶过去
车轮碾压野花,野草,野蘑菇,发出
呼救信号的纤维
用掉一个季节美好的阳光
车轮在路的尽头另辟蹊径
精彩绝伦的征战即将开始
一路来,颠簸持续,光晕鲜明彻底
撬开完好如初的皮肤
昆虫享受着挣扎的过程,享受如此简单

驾驶员递出一把钥匙
昨天有雨水渗入锁孔,依稀清澈的水滴
滞留锁孔。铜的枷锁,自由的反叛
你看,他递出一把钥匙
自由的时间即将来临
门闩上系红绸,可见当年出嫁时热闹非凡
三姐可是用一生最光明的青春做了赌注
三姐远嫁给驾驶员,生命极速的隐喻
他泥泞不堪的身躯,你看
和三姐的红绸子形成鲜明的对立

大雪封山,季节的轮回
他牵着白马,在深山中运送板栗
精神和物质的食粮
在危险的群峰中发配着信号
大雪纷飞,季节的候鸟开始迁徙
中途经过三姐的头顶,绸缎,红色的嫁妆
他浑身疼痛,他努力适应生活的寒凉
冻疮,和危险的境地
大雪是蠢蠢欲动的面孔
额头上,季节的嫩芽正对着太阳
报以微笑

大梦西游,三年前
西山岭往事还没写完
桃花已开了三次,落了三回
雨水留下沟壑,桃花树露出根须
世间的美好即是
一半甘于忍耐,一半甘于奉献
一半从地下蓄水,一半在地上摇摆
西山往事的续集
留给三姐的儿子,以身作则

返回泥水的大路,河水消失了支流
他身体的泥水正在太阳下
一寸寸退出,一寸寸干涸
一寸寸露出嶙峋的肋骨
一寸寸掐断思考的神经
返回泥泞的身躯
万物生,自由的枷锁,挣脱周围的偏见
自由之身,如野花,野草,野蘑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