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旋转木马

旋转木马,是最残酷的游戏。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当手术刀第三次划开我身体的时候,突然就想到了这句话,却怎么也记不起是哪本小说的结尾。

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我能清晰地听到医生和护士的说话声,他们围着我的身体,唠家常一样:“真是命大。”“晚来十分钟就没救了。”“看起来像是个有福的人啊。”……我在他们话语的间歇捕捉到了针线游走时“嗖嗖”的声响,当时我非常想站起来,跟他们聊聊关于我命大、有福的话题。

还活着,虽然只和死神对峙了十分钟。于是就把“旋转木马”的游戏放在了心里——一定要玩一次这个不知为何而被称为最残酷的游戏。

十五年之后,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真的坐在了绚丽多彩的木制马背上。在我前面的木马上坐着一个可爱的小公主,我想快马加鞭看一看小女孩儿的样子,然而我只能紧盯着她的背影猜测她红扑扑的脸蛋儿、俏皮的眼神、嘟起来的小嘴以及更多可爱的细节。我忍不住几次挥手拍打马背,想要追上去,然而一切只是徒劳。

我忽然明白了,仅仅在方寸之间,看似触手可及却是永远无法实现。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大概从前年开始,在很多次聊天中,弟弟已经不止一次提醒我了:“你这句话(件事儿)说了三遍了,可以啦。”

我竟不觉得。

只记得以往也经常这样打断母亲的话:“娘,这件事儿上上个星期讲过一遍,上个星期又讲了一遍,已经不是新闻了,说别的,说别的。”母亲总是表现出很茫然的样子说:“我没记得跟你们说啊?”

我知道,我在追随母亲的脚步,并最终会活成母亲的样子。

已经决定不再染发了,因为无论如何都遮不住白头发的势头了。高跟鞋慢慢移出鞋柜,开始偏爱休闲舒适的衣服,上班时只是在浴室的镜子前随手涂抹一下口红就匆匆出门,下午放学时夕阳已经落山,进到家门的一刻就开始不停地忙碌:做饭、吃饭、打扫、洗衣,间或在闺蜜群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各家的一地鸡毛……

总是在不停追赶,总是在时间的流逝里惶然失措——有时甚至不知道在追赶什么。

我只是知道,喊我名字的人越来越少。

今天语文课上,让孩子们用“……因为……”造句,班上最刻苦最乖巧的女孩儿姚旭若一直沉默不语,然而她的表情却异常凝重。等几个同学陆续说完句子后,我说:“没有发言的宝宝快点儿举手啊,不然我要点名了,不允许站起来一言不发。”我用鼓励的眼神注视着姚旭若,她没有回避我的关注,并慢慢举起了小手。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一个二年级的小女孩儿,家里的小公主,说出的句子是:“我盼望着早点儿过年,因为只有过年的时候我爸爸才能回家,我们一家就能团圆了。”

一瞬间,我的眼睛不争气的潮湿了,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开始点评:“旭若这个句子说得真好,来源于自己真实的生活,才能说出这样表露真情的句子,打动自己的同时更能打动我们。”其他孩子们也有刹那的安静,然后不约而同为旭若鼓掌。细心的晨雅突然说:“老师,你快哭了啊?”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终于没能忍住。

父亲离开我们快一年了,怎么能放得下。

有次父亲来到我的梦里,他手忙脚乱地把揣在怀里的好吃的都递给了我,然后又掏出一大把钱给我,说是他打工挣的钱,还不忘嘱咐我照顾好母亲……每次梦到父亲,醒来后我总是不愿意相信这只是一场梦,流泪到天明,心痛到天明,追吗?喊吗?挽留吗?

都是徒劳。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4张
加入了几个诗歌群,欣赏着众多师友们的诗歌,我却始终静默着,写不出一首像诗的诗。

总想着把平庸的日子过出点儿诗情画意,就是怕与我擦肩的不是只有灵感。

喜欢花跟喜欢教师这个职业一样,无缘无故;喜欢诗跟喜欢美食也一样,无缘无故;喝一碗玉米粥跟吃一次火锅是一样的温暖,属于我的诗句依然躲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或许迷路了,或许根本就还没有上路。

我想用诗一样的语言讲好每一节数学课,数时钟的小格儿时都像是在有节奏的唱诗和曲,想象着时针的每一步都会走成一句诗。

从没有担心过曲高和寡,但也绝不是孤芳自赏。

南方老师说:把生活过成诗的人,是不累的;相反,把诗歌当成生活的人才累。这一年马上就又成为一个新的“过去”,或许会成为诗歌里某一句微不足道的小情绪,或许根本就是不足为道。

然而,还是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写字,好好完成过去。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