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掐谷子

这该是我第四次或者第五次体验掐谷子了,说体验是因为我根本算不上一个劳力。
以前是不会,这次是身体不舒服。
所以,我也就是处在谷子地里看看流云,看看蓝天,看看风吹谷穗,看看他人忙。
和地里穿着花衣裳的稻草人相比,我是个可以走动的活物。

今年天旱,谷子没有长够高,甚至有一些还青,不能收割。
谷子种的不多,为的就是自己家里人吃些,不计划卖。山西人,离不开面,更离不了小米。

尤其是过了四十的人,见了米汤,米淇就会觉得亲。
胃里馋,心里想。

掐谷子的时候,可以放倒了掐。也可以直接站着弯腰掐。
都不好受,哪怕是你屁股底下塞个小板凳,也不舒服。一会儿,腰就直不起来了,人绷得像个虾米。
好在耀眼的太阳已不太晒,好在有风。
这时候,下地的大姑娘小媳妇就不会有一点矫情,这时候的她们眼里只有谷子,那些蚂蚁,昆虫之类的小家伙她们不再害怕,顾不上因为看到它们,碰到它们就大喊大叫。
都忙着,蚂蚁们也忙。

掐谷子的时候,会用到镰刀和剪刀,或割或剪。谷子湿的时候用手直接掐不大管用,太费事。
现在地里很少用到牛马的车子,取而代之的是摩托三轮和电三轮车,车不大,却很适合在田地间往来穿梭,省好大事。
车又不像牛马,老得去喂。

谷子掐罢,整个季节就开始由青转黄。
秋风频吹,正在展开另一个画图。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