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哪一年的哪一天?

有一天我下午放学回家后,趴在窗前的桌子上写作业,妈妈一边在织毛衣一边在看韩剧,名字叫《明成皇后》,看的格外入神,手中的签子和毛衣仿佛只是一个道具而已。虽然她也看过《人鱼小姐》和《面包大王》。我还记得那台电视机是长虹21寸彩电,方方正正的一个大块头。
有一天周末中午,爸爸坐在饮水机旁边的那个木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抽着烟,电视连接的是满文军代言的某个VCD,正在播放的是地方戏蒲剧《周仁献嫂》,我记得我会和爸爸格外关注几分几秒的那个时刻,因为在那个时候卖力表演的演员会流下汗珠,而且格外清晰。
有一天姐姐从临汾回来,我好奇的拿着她的手机玩个不停,红白相间的诺基亚滑盖手机,当时她的手机铃声格外好听,是一段纯音乐钢琴曲,也就是通过她的手机铃声,我才知道那首曲子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梦中的婚礼》,也知道了那款手机叫诺基亚5300.
有一天我在读初中,课间被政教处主任的舅舅叫了出去,他给我说你爸妈去武汉送你哥哥读书去了,几天后才回来,周末你自己在门口买点吃的,钥匙给你,有啥事给我打电话。后来我在哥哥的空间里看到了他的大学生活,空间日志更新频繁,文笔细腻;相册里的他依旧清瘦秀气。
有一天我来到了高中的课堂,高中时期我的成绩一直垫底,礼拜天回到了村子里和爷爷奶奶在新院子的南房住着,那时候是冬天,南房日照采光会好很多。清晨不等我完全醒来,就隐约听到奶奶做饭的声音,睁开眼睛也会看到爷爷在扫院子擦桌子的身影。告别时,他们也会给我一点钱让我买点好吃的或者买些学习用到的书籍。
 
XXXX
那一天我三年级,爸妈回村子里收麦子去了,化肥厂送蜂窝煤的师傅只好把蜂窝煤放在了县城的家门口,我放学回来看到后,就一块一块的搬回到了家里,同在县城的姑姑正好骑车赶来叫我回去吃饭。后来妈妈破例带着我去步行西街的夜市烧烤摊吃了拉面和羊肉串,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主动带我去吃那些她反感排斥但却是我喜欢吃的东西。
那一天我在高三的画室里,因为买衣服和妈妈发生了争吵,两人吵的不可开交,后来我和同学在画室附近租了房子,哥俩经常画到半夜一两点,后来也向妈妈道了歉,只是实在无法体会她当时的心理感受,也无法理解爸爸当时的气愤和无奈。
那一天我在临汾,姐姐下班回来后亲口对我说云南艺术学院退档了,我觉得不可能,因为她是笑着说出来的,而且我的成绩也还好,所以我以为会是恶作剧。当我在电脑上反复查询并确定后,第二天我就回到了那个小县城,和画室的哥几个胡吃海喝几天后,用仅剩余的一两百块钱买了一支新毛笔和一些毛边纸,安心在家写毛笔字。
那一天我已经读了大学,在寒假回家的列车上,和哥哥打电话,哥哥说嫂子已经生了,是个男孩,母子平安,哥哥的语气平静沉稳,但是仍旧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开心和舒畅,我也明白,再有几个小时就能看到我的侄子,当时我只觉得火车的速度实在太慢。
那一天我向她表白了,在校医院的门口,后面就是她的寝室楼。她略微思索后答应了我,回到寝室后室友都说我不正常,可是那一晚我确实失眠了;光谷书城一呆就是一整天,毕业后她来公司看我,俩人一起挤公交吃路边摊,只不过……
 
其实“那些日子”我也不知道是具体的哪一年的哪一天。
说了这些其实毫无意义。
只是最近经常梦见这些。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