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寂寂难了梦难成

今日是大雪,有人说着乡愁,大雪时节,离归家的日子也就近了。当越是接近心中的期待,越是彻夜难眠。前几日我去参加活动,夜宿酒店。凌晨我被一阵风吹醒,窗没关,我裹着被子望着黑夜,夜于毗邻的混沌中,发着漆黑的光,令人窒息的黑风无孔不入,声声灌入耳膜的嘲笑,让我在混淆与困惑中徘徊。我记得有个朋友和我说:如果天空总是阴暗,那就抹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因为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了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驱虫。后来我在灰烬中看到了光,在光中看到了自己。

司机随笔的图片

前段时日大舅去了,我妈病了许久未好,这几日来苏州明显觉得她消瘦很多,精神状态也不是太好。我妈来之前去了我二舅家,夜里与我二舅,二舅妈聊到深夜。昨夜我们聊天,她说:你二舅时常夜里醒来会哭。我知道亲人的离去和疾病伤痛给他们带来的痛苦是真实的。我也一直觉得大舅还在,有时梦醒,会想到我姐订婚时他冒雨接我的情景,还有凌晨下大雪他送我坐车回老家,在路边看着我远去的时候,他离我越来越远,直到看不见我才回去。我妈和我聊到外公外婆,聊到大舅大舅妈结婚时给她买的鞋子,动作神态间流露出一种小女孩的幸福。疼爱她的父母与大哥都去了,什么都为别人考虑的人,不一定就会被善待,很多时候也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语气,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达乱七八糟的心情。我希望她能自己释怀,被多治愈,被温暖,被认真对待。

今天苏州下了小雨,大雪节气,雪还在来的路上,雨先一步带来了寒冷。冬天的雨,是冰冷的。有一滴落在脸上,竟然生痛。我带母亲去了寒山寺,在塔前有几颗银杏树和枫树,没想到在大雪时节的银杏,竟然美得像画。地面上铺满了金黄色的叶片,石桌上停留着几片树叶,像是一只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人世间的情,有多少如这散落的银杏叶,在寻常日月里缓缓飘落。而我也是在枫叶刚红的时候等更红,更红的时候等雨停,雨停的时候已是落叶满地 ,人生呐,怎么样才能不错过呢?大雪时节,空气虽寒,但愿能用内心的情感,融化着一块块坚冰,相互取暖。

这个冬季,愿你的眼睛只看得到笑容。冬盈向晚,愿一生尽善,感恩释然。要相信会有那么一束光,能够照射到那悲伤河流,它可能渺小,可能微弱,但它在为能够照亮我内心的悲凉而努力着,即使我已深陷其中。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