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雨天实记

“雨中的事物都因雨滴滴落而匆忙,但在雨中撑着伞去等一个人,等一个希望,这种等待的过程中自己便能决定自己的心境与步履,可以放的慢一些,再慢一些,大可以静下来去享受雨夜——”

司机随笔的图片

 

雨滴丝丝缕缕,将断不断,织出了一张晶莹水珠密密麻麻坠着的雨帘,轻柔又细腻地铺开,氤氲成灰色模糊的一片朦胧。
雨小但是下的急,落在树上等风刮过便大颗大颗地坠落。我以为我可以忍受这小雨,但是发现势头不对,匆匆躲到屋檐下。
我听到了鼓声,空灵清脆的鼓声。我寻着声音找,疑心一定是雨滴在作祟,结果发现鼓音的来源就在我脚前。被雨淋透的红色迎宾毯,有两处不止因何原理鼓起了个鼓包,屋檐上的雨滴一滴滴落下来,敲击在鼓包上,敲出一声声悦耳的咚咚声。
其音乐之美妙多么神奇!看着忙忙碌碌的行人与逐渐稀散的车流,这是一点聊以慰藉的乐趣。
下午放学,雨慢慢开始变大,我一个人撑着伞,背着沉重的书包,心情总不像雨丝一样轻盈,慢慢的雨也染上了我的心情,下的深也下的重。一个人站在马路牙子上——我一般都是在那等——看着夜晚的雨在灯下变得清晰,看着路灯混杂不清的光碎在水波里,看着黄色的梧桐叶顺着涟漪漂浮,看着车行驶出路边的积水留下交织的波纹,看着风穿过树枝与雨呢喃。
还看着一辆红色的车突然从我面前疾驰而过,在深深地积水里掀起几十厘米高的水花——
我离那辆车不近,但还是溅到了一些雨水在裤腿上。

 

学校上空的夜是紫色的,雨势入夜便大,风入夜便冷,身上一件薄薄的针织衫也逐渐不起什么御寒作用,我后悔下午没穿上秋季校服,此刻在伞下瑟瑟发抖。受不了这冷风,我的颈肩已经在四十分钟里承载着二十本书的重量不曾放松片刻,风雨交加中一个人,总会感到有点委屈,自己的心却很静,所以留心着周围一切的变化。
雨中的事物都因雨滴滴落而匆忙,但在雨中撑着伞去等一个人,等一个希望,这种等待的过程中自己便能决定自己的心境与步履,可以放的慢一些,再慢一些,大可以静下来去享受雨夜——便可以凭着自己的心,不由雨去摆弄成和行人一样的匆忙。
这条路无时无刻不在变化,我犹豫了很久,牺牲了我的运动鞋跨过了根本不可能一脚跨过去的积水,踩着大大小小的水洼到了马路对面——我在想要不要借一家店的一个位置歇一会。
我摸了摸兜里的几张钱,不用看也知道都是一元的,看着花店里的花和店里忙忙碌碌的店员,在门外徘徊又踌躇,进去?店里不像是有位置,进去了反而妨碍人家工作。
算了吧,我把手从那团钱上松开,原地站着想了很久,实在是太冷了,试着往前走走看吧,找一个能喝到热水的店坐一坐。太冷了。
为了过一个铺着几块砖头的深水坑,我再一次牺牲了自己的鞋子。要怪就怪书包太沉,为什么别的人都走的很稳嘞?
我再一次犹豫在门前,越来越冷的风催促我快些决定。我知道我没有足够的钱点餐,但一旦进去就不好什么都不点,我等了一个小时,也确实饿了。方法总比困难多对吧?我还是抱着希望推了门。

 

 

风雨被门哐的一声隔绝在了外面的黑夜,店里确实非常温暖,暖和到身边的寒意嗖地不见,再也感觉不到一点风的透心凉,我完完全全被包裹在了暖意之中,尽管鞋里噙着水非常难受,裤子湿着贴在腿上,可屋里的暖就像是冬天在火炉边烤了火,驱走所有的寒。
我在柜台前想了很久,有点尴尬,等另一个顾客很流利的点完,我又看了好一会,问出来一句“能等家长来了之后再付钱吗”,估计人家店员姐姐内心多多少少也是犹豫了的,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不会很久吧,因为这个天气原因我们下班可能也会早点。”我也理解,这么坏的天气:“不会,大概二十分钟吧。”
店里很明亮,挺整洁,我坐在窗前的位置上看着书,窗玻璃外叮叮当当响,店里的厨房也忙忙碌碌的。
面条冒着热气被送上来,我迫不及待地去尝,竟淡了味道,或许是冷意还没缓过来,或许是太烫了,白色上升的雾气不经意间驱散了我所有在雨中染上的寒气,浑身发暖,手也是热乎的。
雨一直下个不停,后来堵车堵了一个小时,这个雨天实在不友好。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