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修仙日记 1.0

疫情之后,我搬了几次家,搬得离城市越来越远,有一段时间甚至住到了村里。

 

几次旅行,也都是去的人迹罕至的大乡下。

 

回顾一下过去这一年断断续续的乡村生活,算是一个记录。

 

# 夏虫 #

夏天的时候,我们在乡下租过一栋小房子。

 

房东是一对退休的英国夫妇,男主人在积极学习法语,揪住我们讲法语的样子真像当年我们抓着外国人练习英语的模样。他们退休后就来到了这个法国的村里定居。我们之后在镇上闲逛的时候,发现这个法国小镇上很多讲英语的老爷爷老奶奶,连房地产中介都有英文的说明,简直比巴黎还要国际化。看来这个小镇已经被英国老爷爷老奶奶们占领了。

 

我们住的这栋房子有200多年的历史。这之前的房东卖是因为村子里的老人去世后,子女继承了房子,却都住在城里,所以就卖了。这个村子坐落于一个国家公园境内,有一定的游客流量,所以这对英国夫妇就买来重新装修了做民宿。

 

夏天的乡居生活,就是湿透了的汗衫,烤肉在炭火上发出的滋滋声,来一杯冰镇饮料的清爽,和习习晚风中那夜空中最亮的星。

 

当然,还有数不尽的蚊虫。

 

有一次洗完澡,没有想太多就打开了窗透透气,结果,浴室里飞进来至少二十只大苍蝇。那场面让“密集恐惧症”的我感到阵阵恶心,我赶紧逃出浴室,并关上了门,警告同行的人不要进去。第二天一早,还有很多苍蝇没有离开,停在浴室的各个角落,后来用各种方法才把它们驱逐出去。

 

“夏虫不可语冰” ,但夏虫也真的蛮可怕的。

 

即便如此,还是好喜欢夏天。

司机随笔的图片
有两百年历史的村舍,房子边的小花园和夏日必备之烧烤

牛群和它们独有的味道…

 

# 秋叶 #

秋天的时候,因为工作的缘故,搬到了郊外的一处小房子。

 

房东是个非常干练的年轻妈妈,说话做事从不拖泥带水。有一次周末约好了她来锄草,她一个人开着小面包车就来了。她停好车打开满是工具的后备箱,麻利地拿出锄草机,十来分钟就把前后花园的草都锄完了,让我瞠目结舌。外国人能有这样的效率,真的是很少见啊。

 

我更喜欢房东姐姐的一点是,她很喜欢探索世界,客厅里挂了一幅她在全球各地旅行的照片合集,却又不忘本,房间里的装饰到处都是她的家乡这个大区的特色,书桌后还挂了一幅这个大区的旅游手绘地图。

 

这张地图给做了我好几个月的zoom背景。

 

“一叶知秋”

十月的时候,从窗户望出去, 还是一片翠绿,依稀看见远处的山峦;十一月的时候,窗外已然是红色的金秋画卷。

 

十二月的时候,秋风萧瑟,树干已经光秃秃了,一场秋雨后远处云层里出现了短暂的彩虹。

 

图片
真正的原生态敞放鸡

 

# 冬雪 #

冬天的时候,下过一场雪。

最神奇的莫过于一早醒来在花园里发现了不明脚印。

 

看样子这个小动物还到我们门前来过,可能是下雪太冷了,来取暖的。

 

看脚印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这就是乡居生活的乐趣吧。我跟家人说,家人的第一反应是担心安全,不会是啥野兽吧?我的猜测倒是野山羊之类的动物。因为后院有篱笆,需要弹跳力很强的动物才能跨过来。

 

房东姐姐种在花园里的花都陆续开了,小树枝也长出了新芽。沉寂了一个冬天,我们也“重操旧业”,用烧烤的烟火气来迎接春天。

 

 

再后来,因为工作的辗转,我又住到了另一个乡下的小房子里。这里比之前房东姐姐的位置更乡下,是在一个小镇上。

我最喜欢的就是花园里这个桌子了。天气好的时候,我都在这里办公,有“吸天地之灵气”的感觉(然而这灵感并没有让我效率提高多少…)

 

住在乡下我觉得最开心的事之一就是能听到在城市里听不到的大自然的声音。有一次线上开会的时候,我正在发言,背后全是鸟叫声,那种体验非常奇妙。

 

图片
隔壁住着一个独居老爷爷。

他每天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读书,一个人写字。

我偶尔同他问好,早安,午安,晚安。

卧室的窗户对着另一个老爷爷的家,看到他经常一个人在地里洒水除草。

 

正好碰上我有一个presentation要做的时候,于是,我上演了“对牛弹琴”,对着这些牛练习演讲稿:hey guys, listen to me…

 

然而,它们似乎对“碳中和”没有任何兴趣,就像这位朋友一样,任凭一头秀发在风中凌乱。

 

记得很多年前刚出国读书的时候,去的是一个很小的城市。当时就有点受不了,觉得这大农村太无聊了,总是在同一个地方举办party,在同一个餐厅聚餐,在同一个公园烧烤。

那时还是太年轻,欣赏不来小城市的静谧和美好。后来去了巴黎这样的大城市生活,却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

 

疫情之后,很多想法发生了变化,现在反而更喜欢这种远离尘嚣的生活。

 

朋友说我现在在修仙,我觉得也是,在家工作一年多之后,而且一直浪迹在乡下,似乎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现在就很能理解为什么人年轻的时候总想住城里,而年纪大了就想往城外搬。

 

不知道这样的乡居生活还会持续多久,但毫无疑问,这将是我非常美好的一段回忆。

 

谨以此文以记之。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