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司机随笔的图片

“大哥,你好,请问从哪个出口出公园最靠近地铁口?”刚刚超过去的那个女孩停了脚步,转身面向老庄,边退边用湿巾擦着额头的汗,很温柔而有礼貌地问路。

正在慢跑的老张收慢脚步,左右望了一下,确定这女孩是在问自己。

女孩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微黄带黑的头发剪得很短,肤色不是很白,光洁纯滑的黄中略透红的健康色,恰如其分的五官轮廓,让人看到特别舒服,她上穿白色紧身背心,下穿黑色运动短裤,红白相间的平跟运动鞋,与衣服衬搭得很协调,合体的运动套装,把女孩的身材绷得玲珑有致。

女孩与老庄的距离一米左右,随汗蒸发的香水味和呼出的气息扑面而来,青春的味道毫无顾忌地撞过来,老庄不经意地呑咽一下喉咙,凝视了面前的女孩几秒,有一点点不经意的失态。

“靓女,你问我吗?”老庄明知故问。

“是啊,怎么啦?大哥,这段路上只有您在运动,您也不熟悉这一片?”女孩肯定地答又疑惑地问。

“哦,不是,一般年轻人都喊我一声叔,你叫大哥,我以为你问别人,嘿,呃,从右手边走往东门去最近地铁站。”老庄给女孩指了路。

“好的,谢谢您,大哥。”女孩又温柔地一声谢谢。

说完谢谢,这女孩也没有着急往东门去,而是和老庄并排走着。

“大哥,怎么别人叫您叔呢?您看上去年纪也不大啊,而且身材这么健硕。”

“是吗?嘿嘿,还行。”老庄让这年轻美女一夸,好象有些不自在了,这与他这么多年在商海摸爬滚打养成的自信完全错位。

一周后,还是早上,天上的云有些密而低,空气有些闷湿,好象随时都会捏出水来。

老庄沿着山路慢跑了差不多一小时,跑到靠近公园的西门位置,天空突然暗了下来,密云在山顶低空翻滚,不大一会,急雨随风而至,他气喘吁吁地在上坡路段找一个凉亭停下来躲雨。

“噫,大哥,又是你?”老庄在弯腰擦鞋上的污渍,一个轻盈的身影飘进了凉亭,是上周二问路的那个女孩,她认出了老庄,并首先开口打了招呼。

“这么巧,在这一条路上也碰到你了。”老庄也认出了这女孩。

早上的天色不好,进公园晨运的人不多,靠近山边的僻静小路更是人稀,凉亭里避雨的就只有老庄和女孩两个人。

女孩在老庄之后才进凉亭,那时的雨已经下大,头上和身上都淋湿了,她跟老庄打完招呼后,并没有侧转身,从运动腰包里拿出纸巾擦拭头上和脸上的雨水,老庄站起身后正面对女孩,女孩的薄上衣湿水后贴在身上,白色变成半透明,胸口两圈红色罩衣,凸胀着少女成年的丰满,她半举高手擦拭头发,腋下细丝显露无遗,这女孩毫无避忌,一时扯扯身后衣领,一时又拉拉胸口罩衣的松紧带,老庄反而不好意思注视,转过身望向亭檐的水柱。

“大哥,您贵姓啊?哦,我叫晓妤,拂晓的晓,妤是左边女人的女字,右边给予的予,您是住这随近的?不用上班吗?怎么工作日也可以这么悠闲地晨运?”这女孩很外向、大方,主动跟老庄聊起了天,介绍了自己,并问了老庄一堆问题。

老庄简单地回应了她,反问,“你这么年轻,怎么工作日也有空运动的?”

“我是品牌服装店的销售顾问,工作日轮休,我休周二,上周才租住公园边的这个小区里来,我比较爱运动,庄哥,你看,我保持的还可以吧?嘻嘻。”说完,她转了一圈,自信地拍了一下肚子和屁股,望着老庄微笑。

老庄单独和一年轻活泼的女孩呆在一起,本来就显得不自在,这女孩又叫了一声庄哥,还在他面前展示着青春的本钱,他感到更是尴尬,好在雨很快停了,老庄与晓妤的第二次见面,也只能是故事的前奏。

再过了一周的星期二,老庄又无意外地碰到了晓妤,两人同路慢跑了一段路,开始有了广泛的交谈,晓妤的眼里,老庄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天文地理,世事政治,为人处世,老庄总能说出一番让晓妤佩服的观点和见解。

“庄哥,我加一下你的微信好吗?跟你聊天,我能学到很多知识,您太博学了,期待以后能经常听到您的高论。”临分路时,晓妤提出互加微信,老庄没有反对。

以后每周二,老庄都会与晓妤同跑一段路,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老庄也从晓妤口中知道了一些她的未经证实的信息。

晓妤比老庄的儿子大一岁,老庄比晓妤的父亲大一岁,晓妤的父母都在农村,她是五兄弟姐妹中的老大,十六岁出来打工,十年来,当过保姆,做过餐厅服务员,做过成衣店雇员直到店长,现正在品牌店做销售主管,每月工资在一万左右,工作上一直努力并上进,只是在感情生活中遇到了渣男,交往中她的身份证被开了几张信用卡都刷爆,到头来渣男消失了,她自己努力地在还债。

“我比你爸还大一岁,你别叫我庄哥了,我都不好意思应你。”相互熟络后,老庄对晓妤说。

“可我觉得你长的不像长辈样,你就是一大哥哥,怎么?你不习惯别人叫你哥?”晓妤回答时笑得有些妩媚。

“反正我开始叫你哥了,以后就不改口,我就叫你庄哥,没有变的道理了,庄哥,庄哥。”妩媚中又多了调皮的撒娇。

那天晨运后,晓妤主动邀请老庄去喝早茶,“庄哥,我昨天发工资了,这个月拿了一等奖,今天心情好,请你去吃早餐,没问题吧?反正你上班时间有弹性,要不,把嫂子也叫上,认识你这么久了,这个面子还是能给吧?”

晓妤的邀请真诚之意无置可否,热情豪爽之态更加不可拒绝,老庄跟着晓妤进了酒楼。

这一餐晓妤真的抢着买了单。

后来,两个人又一起喝过几次早茶,也都买过单,大家相处交往在互相尊重和赏识中。

有个周二,老庄公司要开早会,他没有去晨运,到了上午十一点左右,收到晓妤发来微信。

“庄哥,快吃中饭了,能帮一下我吗?我租房这边的洗衣机进水管爆了,附近买不到同型号的,麻烦帮我在xx路,买xx牌子的过来,今天休息,扔了好多衣服在洗衣机,急等着救命啊,(几个表情图案)。”然后又发了爆管的图片和小区定位。

会刚好开完,老庄正准备下楼找地方吃饭,收到信息,回了一句,“行,马上送过来,你要请我吃饭。”自己开车送过去也就十分钟路程,这忙不可能不帮。

“好,让你尝尝我的厨艺,3栋603房,等你。”晓妤的信息秒回。

20分钟后,老庄按响了晓妤的房门,门开了,老庄眼前的晓妤,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缩回开门的手,一侧身,胸口两粒红枣状的乳头清晰地在睡衣里透现,晓妤显然是真空穿的睡衣,老庄心里“格登”了一下,不敢再正视晓妤。“庄哥,洗衣机在阳台,劳烦你帮我换一下。”

“好的”。

老庄换水管,晓妤就站在身后,拧下旧的管,转身拿新管时,老庄的手结结实实地碰在晓妤胸部敏感位置,“唉呀!”碰到了晓妤,叫出声的是老庄,晓妤下意识地抚了一下胸,哈哈笑道,“撞到我,怎么你痛了?哈哈”。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庄连忙道歉。

老庄正在尴尬,晓妤从后一把抱住了他的腰,身体紧紧地贴上来。

“晓妤,你干嘛呢,你怎么…怎么…”这是老庄没有想到的状况。

老庄又不是什么圣人,假装正经到了这个点上,接下来的一切,便是撕开伪装的面具,一堆赘腊肉与酥滑如玉脂的鲜嫩,毫无违和感地滚上了床单。

自此之后,每周二,老庄都会在晓妤的租房里出现,这样的情形维持了三年半。

时间一长,老庄来晓妤这里,变成了好象是例行公事,毕竟是相差一代人的年纪,力不从心是很现实的问题。

“庄哥,怎么现在进出都要别人扶了?”晓妤开了一句玩笑话,却触动了老庄。

后来,老庄找了个合适的气氛,和晓妤聊了很久,给她留了点钱,逃出了她的视野。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