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一个月能赚四、五万的工作,从业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傍晚的洞港,一艘一艘渔船整整齐齐,就跟个列队的士兵一样。

天阴沉沉的,海风吹得渔船上的旗子猎猎地响,每一艘船都有自己的名字。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在船上工作的船员也下班了,他们用几根竹子捆在一起,扎了一个竹板,一头搭在船上,一头搭在地上。他们一个个从竹板上倒退着跳下船。

一袋又一袋的海鲜,装在编织袋里,被他们扔下船。有一袋满满的驼背鱼,用本地的方言就是“老修”。

这种鱼有着螃蟹一样的壳,但是有四个螃蟹那么大,总是弯着腰,就跟个驼背一样,所以本地人叫它“老修”。

这是捕螃蟹的船,他们刚刚从宁波回来,出海已经14天了,满载着海鲜回来。

接下来的两天,他们会在岸边整理这次打鱼的网,破的送去修补,买进新的网,准备下一次的出海。

整理好渔网,把捕回的海鲜卖了。船员们可以在家里休息两天,两天之后又是一次14天的出海,循环往复,一直到禁渔期到来。

捕螃蟹是很苦的,在螃蟹膏黄肥美的季节,渔民每天没日没夜地干活。穿着齐胸脯连着鞋的防水服,每天站在滩涂里面。

正是夏日炎炎,整个下半身都是包裹在汗水里。

上岸吃饭的时候,脱下防水服,脚被汗水泡得发白。普通的鞋垫是没什么用的,只能用吸水良好的卫生巾当做鞋垫。

螃蟹肥美的时候,只有短短的几个月,只能抢时间捕捉螃蟹。

看不到边际的渔网在海里布下之后,轻的的塑料浮子,是纺锤状的,当地的方言叫做“帆”,会在海面上浮着。

重的是水泥做的,也是纺锤状的,当地方言叫做“锤子”,会沉下去。

轻的帆,重的锤子,中间连着透明的渔网,在海里布下天罗地网。只要螃蟹经过,它们的腿就会缠在渔网上,无法挣脱。

被渔网捕捉到的螃蟹,在网上可以存活两天的时间。

如果超过两天,螃蟹死了,就一分钱都不值了,只能当做田地的肥料。这次捕螃蟹的船就会亏本。

只能争分夺秒,不能让螃蟹死掉,布网,收网,把螃蟹从网上分离出来。然后养在水里,通上氧气。用最快的速度运出去,成为老百姓餐桌上的美味。

这几个月的时间,捕螃蟹的渔民,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没日没夜,争分夺秒,不能让螃蟹死在渔网上。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但是酬劳也是丰厚的,一个月可以赚四五万块。过了几个月的螃蟹捕捉期,剩下的大半年可以在家里休息了。

捕螃蟹的渔船是不让女人上船的,这是当地的迷信,这个活也只有不怕苦的男人干。

虽然酬劳丰厚,因为太辛苦,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干,这个职业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囧境。

为了招聘到人,工资越来越高。相辅相称的,肥美的螃蟹一只都要好几十块。每一只端上我们餐桌的螃蟹,都浸透着船员没日没夜的汗水。

这里是桃渚,因为靠近头门港和洞港,船员用这种古老的方式养家糊口,女人在家里带孩子,织补渔网贴补家用,在这块土地上生生不息。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