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买来的媳妇(四十六)

陈二柱对自己的干岳父一直心有愧意。总觉得他好好的村官是被自己给搅和没了。这时候又看到他受到这个过河拆桥的王小六的侮辱,更是觉得心里像压了一块石头,沉甸甸的,说不出来的不舒服。他用一种看起来不经意的眼神,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老人。他低着头,把筷子放进倒好了开水的玻璃杯里,那玻璃杯子里的筷子因为光地折射弯曲着,他把杯子端在手里,来回地摇晃,似乎要从杯子里发现什么,却又什么也发现不了,那左顾右盼的眼神里交错着希望,失望,和无奈。
一件不怎么平整的白色的确良衬衣,这应该还是他当村长时穿过的衣服,二柱记得那时候穿在他的身上是那么合体甚至带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威严,今天却是显得那么破旧而且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好像是假的似的,就连那一粒粒雪白的扣子也歪七斜八的不那么周正。脚上的鞋子也还是皮鞋,但已经没有了那时的光亮,灰头土脸,根本不是一双对农村人来说价格不菲的鞋子应该有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憋屈。老村长的头顶已经有了“地中海”的雏形,两鬓白发特别明显,眼睑下垂,和隆起的烟袋形成了一种“农村包围城市”的样貌特点,在他脸上悄无声息的书写着两个字:衰老!
看到这里,二柱心里顿时有一种悲怆感,他看老村长的眼神有一瞬间是那么温柔,温柔的带着一丝朦胧的泪光,他觉得自己没有对得起这个老人,想到了当年他为自己和媳妇准备的回门宴,喝的东倒西歪,那意气风发的样子是那么真实,所有在场人哪个不是毕恭毕敬,酒杯无论是端起还是放下哪样不是恰到好处……二柱眼前似乎看到了昔日老村长坐在这家饭店里被敬为座上客的场景,王小六忙前忙后地招呼着,一时端茶一时送水,可如今?哎……二柱长长出了一口气,把目光从老村长身上移开。
“您……最近可好?”二柱的声音带着男人少有的柔情,问道。
“有啥好不好的,这不还喘着气吗?”老村长没有抬头,还在看他手中的杯子。
“哦……那就好。”
“今天怎么回事和村长?”老村长问完这句话,忽然正襟危坐了起来,好像又在做开会前的准备一样,给二柱的感觉很郑重。
“鸡毛蒜皮的小事,没想到弄大了……”二柱难为情的两只手交错着相互揉搓了几下。
“小事?你真以为是小事?”村长的头还是稍微低着的,但却随着声音的提高,两只眼睛却从下朝上用力的翻着,二柱看到了他眼里向外射出的白光,阴森森的。
“那还能是多大的事?您这话怎么说?”听话听音,二柱是个聪明的人。瞬间感觉这话来头不小,不禁把身子往前面探了探。
“你们两家的事你当真不知道?”老村长大约看出面前这个楞小子可能真的一无所知,不禁把目光放平了。
“我们两家?谁们?您说我家和村长家?”二柱更是感觉如坠云雾中一般。“我们两家能有什么事?”二柱看了一眼周围,又把目光聚集到村长的脸上。
从如意饭店出来,已经很晚了。饭店里人也走的差不多了,二柱今天看来是不能去医院了,他又要把喝的有点高的老村长再送回去。月亮出来了,眼前的路和白天差不了多少。
“你有事你就走吧,我自己能……能行。”老村长的舌头显然不当家。
“没事,我明天再去城里,不当紧。姐姐在。”二柱走在前面,后面跟着老村长。遇到偶有高低不平的地方,二柱就停下来,用手搀一把老村长。
“不用不用,这点……小酒,根本没有事。我好着呢。”
“我今天给你说的事,你哪天有空问问你爹,到底可有这事?”
“不可能的,这事绝对不可能。”
“不要说的这么死,你爹……你爹这个老东西肚子里可有货呢……”老村长还在兀自含糊不清的信口开河着。
二柱听到村长把话说到这里。忽然就产生了一种反感,那爹再不好,也是爹,你怎么可以随便就说是老东西,而且还把话说的这么含糊。二柱就只顾着走自己的路,想着自己的心事,不再搭理他了。
老村长的话在陈二柱的心里激起千层浪,虽然他在心底里一万遍的否定,但终是做不到不把这事拾掇到心里去。他远远达不到那种不是一般人的豁达,他想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件事问个清楚。这一夜对于二柱来说,从来没有过的漫长。月亮还没有落下去,二柱再也躺不住了,前一天的这个时候,他的梦里还在幻化交织着两个身影,今天就完全转移了主题,此刻他脑子里出现最多的却是棺材!
遥远的贵州,在晓兰家的小院里,请的木匠已经开始做活了,晓兰的父亲顶着扑头带脸的大汗挣扎着坐起来:“快点,扶我到院子去。”
晓兰并不想让父亲看到,可是叮叮咚咚的敲打声和刨子刨木花的声音怎么能瞒的了他。
“你两个受累了,合缝的时候一定不要急,等板让风吹个几天,再合不迟。我还能撑个把成月,咳咳咳……”晓兰用手轻轻拍打着父亲的后背:“您就放心吧,现在不忙,先把板刺好放着,暂时不急着做,等你年纪大了,再做。”晓兰说着这句话,自己都觉得太假了。也实在是没话找话说了。她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张了一下嘴,想改过来重新说,又觉得完全没有必要。
“老哥,你就放心,这活交给我们两个,你还不放心吗?保准让你和嫂子在里面住个百把几十年风不打头,雨不打脸。哈哈……”找来的两个人都是本村的,一个是晓兰同姓的一个长辈,晓兰喊叔,另外一个旁门外姓,姓顾。这两人年龄都不大,四十岁左右。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 蔫。活路是真的好,就是太慢了,那是一种真能沉住气的慢。据听说那个晓兰同姓的,他妹妹出嫁,他做一个一头沉的写字台和一个大木箱子做了一个月,到底他妹妹出嫁那天还有一个抽屉没做好,被他八十岁的老母亲骂的狗血喷头。
“放心放心,你两个多受累,给我做好了,我……我走了,先去给你两个占个位,防止你们慢,跑不过别人,到哪地方没地方住……咳咳咳……”晓兰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随之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晓兰焦急地看着父亲: “快别说了,歇一会吧,我给你倒点水去。”晓兰说着就转身去屋里,她爸看女儿走远了,忍不住“啪”的吐了一口痰。
“啊?”晓兰和刚好放学回来的大妹娟子同时“啊”出了声,随即都捂住了各自的嘴巴。姐妹俩面面相觑,脸上除了万分的惊愕,还有万分的惊恐。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有啥的?”她们的爸爸伸出脚,想从地上取一点土盖住刚才吐出来的那一口鲜血,却两条腿不停的哆嗦,怎么也兜不到土。
“爸,您不要动。”晓兰朝墙上靠着的铁锨对娟子努了一下嘴,然后自己端着刚刚倒好的一碗开水半跪在父亲的面前。
“爸,您先……漱漱口吧。”晓兰的声音哽咽了半天,眼泪也控制不住的掉下来了。掉到了茶碗里。晓兰刚想重新去倒,父亲却接过来,扬起脖子一饮而尽!喝完又抿了抿嘴,意味深长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女儿,接着头向后慢慢的仰,慢慢的倒了下去……
起风了,简陋的院门被风吹的咣当咣当的响着,不知什么时候起,天上长满了乌云,而且越长越多,越压越低,似乎要压到门口的几棵树了。花喜鹊不叫了,周围出现了大雨前少有的宁静,一丝的声息都没有。这样的风压云低给人一种窒息感,好像所有人的呼吸都很困难一样,都发不出来了声音,只有树上的叶子被风摆动着,像张牙舞爪的魔鬼,狰狞着带着可怕的笑声,向晓兰和娟子扑面而来……
“爸爸,爸爸……”
“老哥,你开啥玩笑,不带这样吓唬孩子的………”
两个木匠托着晓兰爸爸的头和上半身,晓兰和娟子每人托着爸爸的一条腿,总算把晓兰的爸爸抬到了屋子里。刚进屋里,随着“咔嚓”一声,天像被炸裂了一个口子,随即“呼啦”一下,大雨就开始倾盆而下。姐妹两个除了一声声地喊着“爸爸”,再也无计可施。好在她们的爸爸听到了她们地呼喊,几分钟短暂的休克后,又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爸爸,爸爸,你没事吧……我给你做饭去,我赶紧给你做饭去……包饺子吃,包猪肉馅的,香的很……我这就给你做去,你等着啊爸……”晓兰说着这番话,身子围着躺在床上的父亲团团转,她显然已经迷糊了,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吓吓的乱了手脚。
“姐,姐,你怎么了?你是大姐,指望你顶事呢,你清醒一点……”娟子抬起泪眼,手抚摸着爸爸的脸,惊恐万状地看着严重失态的姐姐。
“谁是你爸?你们是谁呀?”床上躺着的爸爸冷不丁地说了这句话,说完头又歪向一边,重重的喘着粗气。
“啊?”回过神来的晓兰立刻跪在爸爸的面前,抓住父亲的一只手,不住的摩擦着:“爸,我是晓兰。你怎么问我是谁呀,我是晓兰……”女儿的声音哭中带着颤抖:“爸,我是晓兰,我是晓兰……呜呜呜呜。”
“晓兰?哪个晓兰?你爸是谁呀?”
司机随笔DASD-758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