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铿锵玫瑰

司机随笔的图片“又要出去?”男人“立”在阳台说。

“嗯,今天练新舞。”女人边换鞋边回答。

“叮咚,叮咚”。手机微信提示音从女人手提包传出来。

“铿锵玫瑰,快点来!”

“哎呀,来啦。”女人欢快地答应。男人低了头,余光扫向客厅。

“砰”的一声震得他浑身一颤。他转身靠着窗,目光似要穿门而过。

女人捂着胸口跑出楼道。邻居盯着她的背影,望着楼上努嘴摇头。

“清风徐来!”

女人朝“清风徐来”跑去。“清风徐来”搂着她滑向舞池。女人如鱼样畅游在大海里。

“回来了。”男人问。

女人哼着歌,“嗯”了一声又继续哼。

“我签过了,你签吧。”

女人怔了几秒,心想,终于成功了。

“想通了?”

“今天看见你笑了,我放心了。”男人沙哑声音说。

“我还不到三十岁,总不能让我跟你一辈子吧?”女人背过脸,眼里有了潮湿。

“对,你还年轻,没必要跟个残废在一起。签了赶紧走吧,省得在小区里丢人现眼,我还是个男人。”

男人移向阳台。空荡荡的裤腿飘在女人眼里。女人捂着嘴,快速签下自己名字。

第二天,菜市场门口多了个修鞋铺。马路对面,一个女人趴在阳台,看修鞋的男人。她披着一件男式旧外套,嘴角微微上翘。

“老天爷,保佑他吧!”女人转身进屋,倒了半杯水,从药瓶倒出几粒药丸吞下。

半年后,男人的摊前来了个瘦高个,他认出是“清风徐来”。

“去见见她吧,她时日不多了。”

“她?”正修补的一只鞋从他手上翻滚下来。

“第二栋,五楼,她每天都在那看着你。”“清风徐来”指着对面的小区说。

“她?”他倏地站起身,手在空中胡乱抓着,还没抓到拐杖人就摔倒在地。“你们没在一起?”

“她是我心中最美的玫瑰。”

他攥着清风徐来的手问:“怎么回事?”

“她……癌症晚期。”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