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相见不如怀念

朋友打电话说哪天一起去吃搅团,不是李记搅团哦。
我一下子激动起来:在哪儿?除了李记搅团,西安竟还有卖搅团的地方吗?——原谅我孤陋寡闻,我以为这样的农家小吃是难以登上大雅之堂的。当然我知道自己的看法不对,因为我还出去吃过若干次老wa sa呢,只是进了殿堂的老wasa已经鸟枪换炮了,披上了甲鱼汤的马甲。
我都很久很久没吃过搅团了。
小时候,印象中最难吃的饭就是搅团了,尤其是浆水搅团。可那个时候,似乎家家户户的白面都不多,为了省点白面,就得时不时吃吃包谷面搅团。
中午放学回家,一看又是搅团,我的脸一下子就拉长了。婆(奶奶)为了能让我吃下去点,尽量迁就我。
一般来说,夏天才把搅团漏成鱼鱼,冬天就把热搅团盛在浆水汁儿里,热热乎乎地。我觉得勉强还可以接受鱼鱼,只要打搅团,婆不分四季,都会漏些鱼鱼给我吃。那时我还觉得浆水最难吃,婆就专门给我准备醋汁子。即便如此,对我来说,吃搅团还是像吃药。

司机随笔搅团的图片

那时我的愿望之一就是以后再也不用吃搅团了。
现在果然是不用吃搅团了。可阴差阳错,我竟会如此怀念起曾经那么讨厌的搅团了,而且还觉得吃搅团,当然得配浆水汁儿才过瘾。
有一年的夏天,突然很想吃浆水鱼鱼,就去菜市场买回了凉鱼儿,一小撮芹菜和一小撮韭菜。老家的浆水都要引子发的,我没法子做到原汁原味,就只能想当然地创造了。
炒锅里倒上点油,烧热,把切成段的芹菜放进去炒熟,加醋,兑水,还别说,闻起来和浆水挺像的。再把炒熟的韭菜倒进去,香味一下子就出来了。最后把买回的凉鱼儿放进去,就成了。这样的浆水鱼鱼当然不正宗,但也聊胜于无啊。
就是这样的鱼鱼也很久没吃到了,关键是我太懒了。
不知放店里卖的搅团会是什么味的,真希望它依然朴素,带我重回小时候。
期待中……

 

终于吃上搅团了。
朋友拿着菜单,又点这个又点那个的,我奇怪了:不是来吃搅团的吗?菜都吃饱了,还怎么吃搅团?于是坚决制止她继续点菜,强烈要求专攻搅团。
为了多尝几种味道,我们点了海鲜搅团、浆水搅团、酸汤搅团各一碗。感觉各种汁儿的味道都不错,尤其值得称道的是浆水,我觉得特别正宗,完全是我熟悉的那个味儿。但这个搅团的味儿真让我一言难尽。
小时候吃的搅团当然是包谷面的,后来也吃过麦面和包谷面两掺的,后者自然要筋道些,口感更好,但今天这个搅团吃到嘴里让人一时无语,不知道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即使有包谷面,大概也少到可以忽略不计的份了。很筋道,让人怀疑是不是加了食用胶(没办法,现在外边的饭菜总让人疑神疑鬼的),糟糕的是有一种很冲很冲的碱面味道。记得小时候家里打搅团好像是不放碱面的,朋友说加碱面可以更筋道,加碱面总比加其他东西好吧。想想倒也是,只是这种强烈的碱面味道让我很遗憾,很不习惯,很不喜欢。
大概又一次验证了那句“相见不如怀念”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