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司机随笔的图片那日,闲逛于溪边,拾得空白信封一只,欲弃之,捏之甚厚,以为是钱,窃喜,携至林中拆之,一叠信纸落出,奇之,独自展阅,全文如下:

亲爱的“刁民”你好:

请允许我再一次的沿用这一称呼,三年了,习惯了。

曾几何时,我们是多么要好的朋友,名字都烙在了彼此的心中。

三年前,我当上了村长,我原本以为你会全力支持我的工作,不曾想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唱对台戏,很多时候让我下不了台,那时我给你取了个绰号,叫作“刁民”。

我虽然没有在任何正式场合这样叫过你,可你这绰号还是很快就尽人皆知了。

他们说,村长叫的一定没错,这跟阿Q所说的那句话,赵太爷说的一定是对的如出一辙。

每当别人叫你“刁民”时,你都愉快的答应一声:哎,有甚事?

那人便说,也没甚事,就想跟你打个招呼,你便笑呵呵的走了。就象别人当面喊你一声局长、厅长似的,志满意得。我那时就时常想不起来你的真实名字。

这与我的预期大相径庭,我觉得你应该横眉怒目,痛斥对方:谁是刁民,我看你倒象个刁民。然后再打上一架,双方都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就再好不过了。

因为,我太恨你了,那并不是爱极生恨,是你断了我的财路,每每看见邻村的村长阿谭,开宝马、抽中华、饮茅台、泡美眉时,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看看我自己常常是囊中羞涩,别人暗地里都叫我土包子村长。其实,我也可以过上好日子的,就象阿谭,不管是粮食直补款、扶贫救济款、危房整改款、工程项目款等等,都是雁过拔毛,有时还将整只雁给吞下去了,偷梁换柱、瞒天过海,手段无所不用。

俗话说,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几年时间赚得盆满钚满。有那好心人提醒他,他说,如今这世道,撑死大胆的,饿死小胆的,不捞白不捞,捞了也白捞,即便是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我上面还有人。你说气人不?

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我上面也有人,而且是重量级的。可是,我每次打好了如意算盘,都给你搅了局。煮熟的鸭子硬是让你给放飞了。你说,手莫伸,伸手必捉。我就是不信。我不止一次的诅咒你,失足落水也好,大火烧房也好,出门撞车也好,只要你倒了大霉就成。

可是,今天,你知道不,邻村阿谭被县纪检的人带走了,看着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我把这几年来与你争得面红耳赤的桩桩件件详细的回忆了一遍,想想我能清清白白的做官、堂堂正正的做人,都是你的功劳,我应该感谢你才是,你还是原来的你,你是我的好朋友,永远都是。

不是刁民,我想让你做我个人的纪检监委,只要你愿意,付费也行。

此致

敬礼

我是谁?

你知道的

X年X月X日

看完信,我按照折印重新折好,放入信封,弃之原来的地方,飞也似地跑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