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铿锵玫瑰

“又要出去了?”司机随笔的图片

男人“立”在阳台边,声音低沉。

“嗯,今天要练新舞!”女人眼盯着手机,边换鞋边回答。手机里“叮咚”“叮咚”的提示音在客厅里躁动着。

“铿锵玫瑰,今晚直播加油!就靠你了”是个男人的声音。

“哎呀,我还不是靠你!”

女人的声音爽朗,清脆,脸上的笑容像要从手机里溢出来。阳台上的男人略低了低头,用余光瞟向客厅。

紧接着“砰”的关门声撞在男人心头,他“咚”“咚”两下转过身,眼睛盯着门,目光似要穿门而过。

女人快步逃出楼道,小跑一阵后放慢脚步,想回头却不能回头。她尽量把高跟鞋踩出节奏感,从旁边几个闲聊的人群中穿过。几个妇女扫了一眼她远去的背影,其中一个妇女指了指楼上说:“可怜哪”,语气里尽显同情。

“铿锵玫瑰,清风徐来,就位。1,2,3,开始!”

公园一角处的路灯下,女人踩着调子,在那个叫清风徐来的引导下旋转,裙角飞扬。周围聚了不少人,喝彩声不断。女人跳了多久,不远处的梧桐树后,男人就“站”了多久。他左腿僵硬,眼睛红红的,最后竟笑着离开了。

“回来了”男人感觉喉咙里有东西梗着。

哼着歌的女人在门后换了鞋,放下手包,漫不经心地“嗯”了下又继续哼,哼的正是晚上跳舞的音乐。

“我签过字了,你签吧!”

女人怔了几秒,她想,终于成功了。她笑了,手捂着心口,那心口是痛的。

“上回死活不签,这下怎么想通了?”

“这一年来很少看见你笑,如今看见……看见……看见你笑,我放心了!”男人支吾着。

“我还年轻,还不到三十岁!总不能让我跟着你这个……你这样……一辈子吧”女人背过去,狠咬着牙,她的指甲刺进了肉里,她却没反应。

“对,你还年轻,实在不必跟个残废在一起。你签了赶紧走吧!省得在小区里丢人现眼,我还是个男人,还要脸!”

男人双手拍打着桌子,最后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拿起拐杖夹在腋下同时用力撑着站了起来“咚”“咚”地移向阳台。

女人慢慢地转身,看着男人右腿裤筒里空荡荡的,紧捂着嘴,泪如雨下。几分钟后,她拿起笔,顿了顿,一笔一画,在他的名字下方写下自己名字。

第二天,男人开始在菜市场入口拐角处修鞋,同时马路对面小区五楼,有个女人趴在阳台边,半旧的睡裙外裹着一件男人的外套,目光越过围墙定格在男人身上,嘴角微笑着。

“对不起,我只能这样。老天爷,保佑他吧!”女人的目光一直盯着男人,心里默念着。

过了不知多久她转身进屋,倒了半杯水,又从抽屉拿出药瓶,倒了六粒药丸出来吞下去。接着走到沙发边,卧下,蜷进那件外套里。这外套,他曾脱下为她挡过雨。

约半年后,男人的摊前来了个瘦高个儿,他认出是那个清风徐来。

“去见见她吧,她时日不多了!”清风徐来艰难地说。

“她?……”他的双手颤动着,正修补的一只皮鞋翻滚下来。

他半蹲在他摊前,右手指着对面的小区说,看,第二栋,五楼,她每天都在那看着你。

“她……”他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突然起身,右手在旁边胡乱地抓着,还没等抓到拐杖人就摔倒在地上。他就那样仰起头望向他刚指过的方向。

“为什么?你们,你们没在一起?”他攥紧了拳头。

“她是我心中最美的玫瑰。”

他过去扶住了他。他攥着他的手,继续问:“怎么回事?”

“半年前她查出癌症晚期。她……她想你好好的……!”他哽咽着。

男人全身哆嗦。良久,他拄着拐杖向马路挪去,心里不停地说,玫瑰,玫瑰……等着我!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