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似的

前两天还在为福味居关门惋惜,今天就忍不住为它关门欢呼了,甚至只要听到外边哐里哐当的噪音,都忍不住想笑出声来。
原来福味居关门,不是因为开不下去了,而是因为它不得不拆了。
这个哐里哐当的声音,就是福味居被拆除发出的声音。
我就说呢,虽然现在生意普遍不景气,去福味居吃饭的人远没有过去多,可它的就餐人数还是附近餐馆中最多的,哪至于就要关门呢?
真实情况是福味居所处的位置要建成一个绿化带,类似公园性质的。这对附近居民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居住环境改善了嘛;至于吃饭,又不是天天去外边吃,多走两步有什么要紧?司机随笔的图片
(照片来自秃头少女)
我住在八府庄已经十多年来。当初买房子的时候,考虑到房子旁边是铁道,嫌太吵,犹豫不决。售楼部信誓旦旦,说铁道很快就拆了,铁道所在的位置会建成绿化带,还拿出一幅很大的规划图。我一看,当然信了。
我决定买房子时,这个楼盘没剩几套房子了,基本没什么选择余地。我就是看上这里离单位近,图方便,就买了。
结果呢,火车的鸣笛声一听就是十年。说好的很快就拆呢?也怪我,“很快”本来就是个很含糊的概念,你觉得超过一年都不能叫“很快”,可人家觉得十年二十年也是“很快”了,找谁说理去?买的是房子,又不是其他商品,只能忍了。
后来,沿着铁道居然还盖起了一排房子,尤其是道口位置,盖起了三层挺气派的建筑,这就是福味居了。
据说小区的业主还抗议过,自然无果,否则也不会有福味居了。
有了福味居,有时候真觉得是很方便,但噪音更大了,也比过去单纯的火车声复杂了很多。
过火车是定时定点的,福味居的吵闹几乎是全天候的。
冬天关门关窗的,还不明显,可到了夏天,还包括春末和初秋,我习惯开窗透气,福味居传来的那种能掀翻屋顶的吵闹,真让人烦不胜烦。
婚宴一般都安排在周末。中午,你经常能听到司仪的大嗓门在千篇一律地走着流程,还有底下千篇一律的起哄声。宴席开始,喝酒猜拳的声音能持续到晚上去。
晚上,总有人在聚会时要引吭高歌。歌声美妙倒也罢了,还有人是破锣嗓子五音不全,也不影响他扯着嗓门吼叫啊。
即使是正常吃饭聊天的声音,也好像就响在耳边。
人的适应能力真是无比强大的。我一开始觉得苦不堪言,后来居然也就慢慢习惯了,接受了。

 

去年,铁道废弃了,火车鸣笛声自此彻底消失了。
现在,福味居也没有了,周边一下子安静了很多。待绿化带建起来,就可以就近去里边遛弯了吧,绝对是大好事啊。
 
一个微信名叫秃头少女的朋友在公众号的消息里给我发来福味居门前的几张照片,还问我:不知道福味居门口的花丛被拆了没有,那里真的挺美。
这片花儿我也很熟悉的,这应该是蔷薇,春天的时候蓬蓬勃勃,老远就能把你的视线牢牢吸引过去。不过,它也不存在了,它所在的位置被拓宽的路面占据了。
虽然可惜遗憾,这也是好事。铁道口太窄,这里特别容易堵车,希望拓宽后情况会有彻底的改变。
我回复说是要建绿化带了,以后应该会更好。
她回道:那里有很多我美好的回忆,能听到它会更好,我很开心。
看来,她以前应该生活或者工作在附近,现在搬走了,但还惦记着这里。
以后这里建好了,秃头少女可以回来看看的,算是故地重游吧。

我已经开始憧憬铁道两边被建成绿化带后的美丽景象了,想象自己晚饭后在这里散步的惬意了,可是,变化又来了。

据说这里要修的不是简单的绿化带,而是一个火车主题公园。铁道不会拆除,搞不好还会废物利用,让观光小火车在上边跑起来。

呵呵,我不知道夹在高楼大厦中间的一道狭长区域有啥好观光的,可是,若真是这样,鸣笛声可不得整天响起来,比货车更吵吧。

那也没办法,还是只能受着。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