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祖孙下屯记

今天在和老同学微信里聊天的时候,聊到了她原来住过的农村—县先锋大队,听着这熟悉的名字,不由得勾起了我同祖母四十多年前一件始终难以忘怀的往事,脑海中浮现出我同祖母行走在乡间土路上的情景……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祖母虽然个子不高,身材很单薄,但她是一位既刚强、又乐观,即和蔼、又可亲,既干净、又利索的长辈。我三岁时,母亲因病去世,留下我们哥五个,那年大哥才十二岁,祖母承担了我们家的所有家务和生活,并含辛茹苦地把我们抚养长大成人,所以我同祖母的感情非常深。

1975年,是我十八岁上高中二年级的时候。七月份学校放暑假,下旬的一天,祖母对我说:“小明,明天陪祖母到先锋大队你苏大姐家去串门?我有点想她了”,我说:“行,那明天几点走啊”?祖母说:“现在正是盛夏,咱明天早点走,在天还没有大热时,就到你苏大姐家了。等一会陪祖母到街上买点点心和糖块给你苏大姐家的孩子带去”。我说:“好”。就这样,我便同祖母一起到街上买了几种点心和几种糖块。回到家里,祖母又准备了一下明天要穿的衣服。祖母同传统的北方老太太一样,里边穿白花旗的左大襟短衫,外面穿黑色的左大襟长衫,裤子穿的是自己做的黑色的肥腿裤打了腿绷带,脚上穿着自己做的黑色布鞋,腰里别着由瓷烟嘴、铜锅、烟袋杆组成的烟袋。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苏大姐是祖母远方侄女的女儿,她管我祖母叫姑奶,祖母的辈分高,所以大姐那年比父亲小几岁,但和我同辈,祖母曾经去过她家几次,我一次也没去过,这次祖母让我陪她去,我还真期待着,见到大姐一家人的情景……

第二天,我同祖母六点钟准时出发,先锋大队离县城六公里,那时祖母已经七十五岁了,身体还行,腿脚也还算利索,但岁数不饶人呀,累了就找个阴凉地方休息一会再走,我们有时走大道,有时穿过田地,走垄沟垄台的近道。七月正是庄稼生长期,麦田已变成金黄色的波浪,苞米杆已长成一米多高,还有绿油油的黄豆地,我一会弄弄麦穗、一会弄弄玉米叶,心情非常愉悦,向往着秋天又是一年好收成。祖母边走边同我讲过去的往事,我听着、想着、看着,祖母记忆力非常好,一直没走冤枉路。两个半小时过去了,不经意间,便到了大姐家的屯子—先锋大队。

苏大姐家,是住在村屯的中间,靠前排三间起脊的山草房。我和祖母一到她家院子门前,苏大姐和姐夫以及孩子们都出来热情的迎接我们。大姐那年四十五、六岁,性格直率、泼辣、好客、认亲,是一个典型的东北妇女。大姐把我们让到屋里,又给祖母脱鞋,让其上炕坐到里边,然后就同祖母唠个没完。我便同大姐家的孩子一起到自家的小菜园子里,找黄瓜、找柿子、找菇娘吃了起来。晚上大姐给我们做了一桌子农家丰盛的佳肴,特别是把自己家的下蛋鸡杀了,这让我特别感动。转天,外甥领着我到麦田里捉蝈蝈,又到柳条通用铁丝围的夹子打山鸟(那时国家对打鸟没有禁止的规定),还有其他玩的,玩得非常高兴。我真想在姐姐家多玩几天,但祖母说了住两宿就回家。所以第三天我恋恋不舍地同祖母谢绝了大姐和家人的挽留,吃过早饭,拿着大姐给我们带的东西,我们祖孙俩便踏上了回家的路……

当走到一半的路程时,突然变天,刚才还是万里晴空,突然一大块乌云遮住了头顶,一阵凉风袭来,接着下起了大雨。这真是老话讲的,一块云彩一场雨呀!我和祖母都没有准备,我掺着祖母只好找一棵马路旁的杨树下面避雨,并把我的一件外衣搭到祖母身上,但还是把衣服淋透了。待大雨停后,我扶着祖母在乡间土路上一步一步的艰难往前走,生怕把祖母滑倒了。六公里我们走了近三个半小时,才平平安安的到家,我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事后,祖母见了亲亲朋友就说:我的老孙子也能照顾我了,听了这话,反倒给我弄的很不好意思。想想看,祖母在我家非常艰苦的情况下,从小给我养大,多不容易呀!我才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祖母就这样高兴,真让我感到羞愧。不过,我还是感觉很骄傲的,因为,今天我终于长大了,可以保护她老人家了。

这次陪祖母步行下屯,是我长大后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因为祖母年纪大了,她再没有步行下过屯。时间过得真快呀!祖母离开我已经近四十年了,我非常珍惜同祖母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她不但给了我缺失的母爱,而且在她身上我学到了怎样做人做事;她更给我的人生,竖起了一个坚韧、乐观、永远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标杆。让我在以后的学习、工作。生活中,始终不惧怕任何困难,勇敢的奋力前行……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