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们正在目睹一场‘落入深渊的结局’

死亡,是一个拷问人性的炼狱

果言情剧的大团圆结局早已被内定,那其中的弯弯绕绕是否还有演出的必要?

旧时读某位老先生的文章,他认为万幸我们是正着过日子的,在棺桲合上之前,谁也不知道自己几时会死,否则,街上熟人见面就问“老兄,你还有几天哪?”“快了,八年零六个月整。”总盘算着自己还有多久好活,惦记着死期终至,心里到底开朗不起来。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幸,老先生口中的戏谑之谈,还是成了真,病危房外,家属常常含泪发问:“大夫,情况到底怎样?”换而言之:“还能活多久?”。每当这句话问完,我大概就知道,这个人的死已经变成了一件要办的事。“这这,总的还有半年好活吧。”医师面色凝重,尾音低沉,跟着大家叹息一气转身离去。

患者被打上了邮戳,上面写着:六个月后,在这间病房,在这个床位,由亲人看护着,在大家哭叫声中,死去。既然他的死亡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那么我们就认为其合理,于是无数的念头从脑壳里钻出,附到病患身上。是的,他年过古稀,儿孙饶膝,不幸身染重病,所以他的死是必然,我们认可了它的合理性,还要歌颂它,并称之为‘寿满天年’。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带上各自亘古的秘密,跳进了虚无

生有许多要办而未办的事,死亡是其中之一。它是一场我们逃避不了的行刑,时间如刽子手,它的霜刃锋利,每当有人被按在行刑台上,台下便都是观众。卖瓜子的,耍手艺赚钱的,站着发呆的,抬头看飞机的,下棋逗鸟.. 将死者既然注定消亡,而生者的这一场尚且未临,那么对于生者,将日常行进下去就是别无选择的奈何。

受刑者的目光从刀尖略到刀柄转到人群,最后停在谁也不知晓的某处,我瞧见了,有迷离、悲痛、同情、恐惧。当对未知的怯懦升起,这一把屠刀,把张家的猪,李家的鸡,吃过的红薯,幼年挨过的打,自己最最牵挂的她,“咔嚓”的一声斩断。

有一切的黑暗从心开始蔓延,像一滩墨汁逐步蚕食洁白无瑕的纸。我们需要一位救世英雄,在死亡的屠刀将从脖颈切下在由胸腔拉出时,有人越步上前,抱紧他,背对着那把引颈而未落的屠刀,告诉他不要怕。

瘴气深深,迷雾重重,我和你终一同受困。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一团黑影袭来,在它完全包裹他之前,他对其一无所知。落入深渊的结局已了然,我们目睹着他一步一步被吸入巨坑,就像若干年后的我们被目睹的一样。

在于生者,我们到底能做什么?既然生的火焰终会被恣意不定的狂风熄灭,那么之前的火光律动是否还有上演的必要?可是我们到底不是为了追逐死亡来到世上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