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世间绝无仅有的奇案

2005年6月20日上午,宁城县榆树林子乡小榆村黄恩江家中那个忙呀!黄恩江的老母亲去世了,今天上午下葬。全村近百位村民都来帮忙处理黄恩江老母亲的后事。偏偏天空阴沉,下起了小雨。临近中午时雨还越下越大,时时伴有雷声。
忙活了一上午的人们开始吃午饭。农村中逢有红白喜事,落忙的人中的知客最忙,不但要把一切该做的事情都得替主人考虑到和吩咐支派到了,还得要符合礼仪不落过节,简直就是个总指挥,这个人得能说会道。可这个总指挥别看干活忙在前,吃饭时却要吃在最后,等把所有人都安排吃完饭,剩下最后一游时他才能吃。今天的知客是本村的毕玉福,他在县城明乐家具厂上班,邻里老人发丧大事前来帮忙料理。大部分人都吃完饭了,还剩最后一游了。坐在西屋炕上一桌的人都说:“毕玉福,你也快来吃吧,最后一桌了。”毕玉福说:“好,好,这就来。”哑巴张义本来坐在炕梢靠墙的位置,毕玉福来了,哑巴张义赶紧挪开,让出了这个位置给毕玉福坐下,哑巴张义坐在了炕沿边。毕玉福坐下,端起酒杯让大家,说:大伙儿都辛苦了一上午了,多喝点。老邻旧居的,就这样事才是用人的时候呢。大伙儿受累了,下雨天,大家慢慢喝。”
按当地风俗,办丧事时,饭前儿孙们都要在酒桌前例行“孝子磕头”礼。黄家几位兄弟在另桌磕完头后,便向毕玉福所坐这桌的客人们下跪磕头。这时,毕玉福客气地说:“免了,免了。”正在毕玉福说话之时,一声雷声之中_声巨响,接下来,满屋顿时弥漫起一股白烟,毕玉福应声倒下。这一刹那,人们在万分惊恐中闻到了一种难以言状的土腥味混杂着类似烧焦的煳味。几十秒钟后白烟渐渐散去,而这时,一个骇人的场景出现了:毕玉福已经死了。随着坐在毕玉福身旁的哑巴张义的“啊啊”尖叫,人们惊讶地发现,毕玉福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大洞,头颅迸裂人脑和鲜血喷溅了满墙满屋,立时让人胆战心惊。在他头顶上方的房顶,也出现了一个直径有五六厘米的大洞。“不好了,遭雷击了!”“不好了,雷劈死人了!”“快跑!”于是,大家蜂拥地争相向门口拥去,拼命逃离这个是非之地。立时,村里陷入一片恐慌之中,多好个人啊,竟这么死了,多可惜呀!”大多数人们表示非常惋惜;都说是人缺了德才遭雷劈呢!准是前世做了缺德事今世才遭报应呢。”幸灾乐祸者也有。

司机随笔的图片
最后,榆树林子乡派出所的警察也来了,他们来到事发现场,详细调查了目击证人,查验了现场,警察们分析判断:毕玉福的死亡属于意外雷击事件。
既然人已死了,又是死于意外雷击事件,毕家人这就忙活着处理死者后事吧。于是,事发两天后毕玉福的亲人便将毕玉福的遗体拉到县殡仪馆火化场火化。
上午十点多,结束了悲痛的告别仪式,死者的遗体被推入火化间1号火化炉。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就在1号火化炉的火化工作就要完成时,三名火化工突然听到火化炉内传出“轰”的一声闷雷似的巨响,火化炉猛烈抖动了几下。这响声,这情景,当然毕玉福的亲人们是不知道的,因为他们都等待在火化炉外面较远的空地上。
这响声,这情景,却让三位火化工吓了一大跳。在这里工作十几年,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炉内爆炸的情况。“怎么了?”“这是闹什么啊?”按迷信说,这叫“炸尸”,是不祥之兆。火化炉里“炸尸”还从未听说过,看来不是好事。大家面面相觑,一时间相互看着谁也不敢做声。过了一会儿,火化工江志清说:“我看看。”说完走上前去,通过火化炉的目望孔向里面看了看,他发现里面火化情况正常。“没事,正常着呢。”他说。但,火化的巨响还是谜一样充斥在他们的心头。江志清找到死者的火化手续单翻看,在这张火化手续单上,死者亡故的原因写的是:雷击。十几分钟后,火化结束。江志清等人在清理骨灰时发现骨灰里边还有一块烧红了的金属物,他们将其扒拉到一旁,将骨灰弄出来交给死者家属。家属们包好骨灰回去了,准备将骨灰入葬“入土为安”嘛!
回来后江志清等人又来研究那块已经冷却的金属物,这时他们发现,这是一块长约10厘米、重约500克的钢质金属块,绝非炉膛内原有之物。江志清等人认为,这块神秘的钢块毫无疑问地应该来自死者的体内“是不是这个人生前做过什么大的手术,它是固定在骨骼上的钢板?”一个火化工随意问了一句。“绝不可能!”江志清说“这个钢块是圆形的,当中还有空间。从形状和重量上看它绝不是死者生前手术所用过的东西。”“奇怪,一个被雷击的人的体内,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呢?”三位火化工说着,便把这个钢块随意地放到了门上边的一个木格子上。事情似乎就这样结束了。
大约过了十几天以后,江志清早晨刚一上班就启动了电动机……上午九点多,江志清要出门办事,刚走近门口,那个钢块突然掉落下来,掉到地上,江志清随手捡起来把它放回了原处。
可是,巧合的是,两天之后,上午十点多,江志清刚从外面进来,就听到脚后一声金属声脆响,转回身一看,又是那个钢块从木格子上掉下来,险些砸着自己。江志清立即想到:这块神秘钢块的来头还没弄明白呢!这么重的钢块来自人体里面,肯定是有一番特别的来历。何况,它已经两次“显灵”于我,提醒我注意了!想到这里,江志清心中怦然一动,头发炸了起来,脑子里过幕起一幕幕古书里写的、戏剧里唱的象《乌盆记》《六月雪》之类一系列“显灵”的事来。难道这个死者有什么重大冤情不成?江志清赶紧将钢块包好放到了一个特别的地方。
一连几天,为了这个钢块的问题,江志清奔忙了起来。他专门来到医院请教,外科医生的结论是:这个钢块不是医用的钢质器材。他又请教几位中学物理老师,老师们都说人在遭雷击后绝不会有金属物产生。一时间,江志清陷人苦恼之中,谜团百思不得其解。
一天,江志清和朋友在饭店用餐,他将这件蹊跷事讲给朋友听,朋友都连连称奇。他们谈论这件事,引起了邻桌一个人的注意。这个人就是律师隋万起。三十多岁,在宁城县也算小有名气。他当时听了,对此事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带着想解谜的好奇心,详细了解了相关情况。他决定去榆树林子乡小榆村调查真相。
“你问那个毕玉福啊,一个月前被雷劈死了!”“唉,死得太惨了,炸得脑袋下巴往上全没了。谁想到这样的一个好人却遭了雷击啊!”“雷击死的,没错!警察都下了结论。”……村里村外,人们对毕玉福死于雷击深信不疑。
隋律师又来到毕玉福生前的家里,毕家人哭泣着说:“好惨啊!我们到现在都不敢想他当时被雷击后的情景……”隋律师说:“有一个怪事你们不知道,在火化时尸体发生了爆炸,同时在尸体内还发现了一个钢块。”一句话说得毕家人全都惊愕万分。
毕家人绝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经隋律师反复讲述事情的经过原委,毕家人也是将信将疑。“我这个人就是好奇,也乐于助人。我是来想帮助你们弄清事实真相的……”隋律师一再表明心迹后,毕家人才相信了他。他们一起将这个情况汇报给了村支书李合。李合听了极为震惊。为了查清事实真相,他们决定去县殡仪馆取到这个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钢块实物。
火化炸尸后,殡仪馆的人都知道了,都异口同声地说。但一听说隋律师要插手帮助打官司时,馆里人都不说了,馆领导不让往外说。
7月末的一天,他们找到了县殡仪馆的馆长,表示要取走毕玉福遗体内火化出的钢块,说“这可能关系到毕玉福的真正死因,请领导关照。”馆长说:“这件事情有所耳闻,但还没查实这件事。请给我一段时间,我把这事查实了,我会以组织的名义交给你们。”后来,隋律师问毕玉福家人:“你们告不告殡仪馆?你们要不告,这官司我就帮你们往下打。”家人说:“不告。”
由于事关重大,李合和毕家人向榆树林子乡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立即向县公安局汇了报。公安局介入了公安局长出面了,说:“人命关天,一定要查清这件事!”警官们到殡仪馆调查,江志清郑重地将钢块交给了警方。警官们发现,这个钢块基本呈圆筒开放形,一端大一端小其中大的那端还依稀有内扣的细螺纹。之后,又对1号火化炉进行了查验,发现炉内确有爆炸创面的痕迹,火化炉已被炸坏,不能用了。
经县公安局刑侦人员鉴定和经有关人员研究分析结果很快出来了:这是一枚防雹炮弹。这一消息石破天惊!让人震惊异常。
原来,整个宁城县共有30多个防雹炮台,所用的都是射程高度为8000米的20世纪50年代的军用高射炮。这些炮点技术上听从气象局的指令,每当气象观测中发现上空产生雹云时,气象局都会通过电话指挥地面的炮点进行防雹射击,防雹炮弹到云层爆炸后,很快驱散雹云,达到遏制雹灾的目的。事发的6月20日中午,与小榆村相邻的红庙村、东洼村同时接到县气象局炮击天空雹云的指令,于是他们向高空发射了30多枚防雹炮弹。一枚哑炮的防雹炮弹从高空落下,刚好落在了正在办丧事的黄恩江家的房顶,巨大的加速度使哑炮炮弹击穿房顶钻出一个窟窿进入屋内,而它又恰恰不偏不倚地落在了毕玉福的头顶,从头顶打入体内,炮弹既没偏斜从另处出来,也没直坠下去从底下出来,由于人体的阻力,正好掉到肚子里存住了,致使他头颅迸裂,当即死亡。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绝无仅有!由于当时是雷雨天,由于炮弹快速击穿房顶落下时使房上的白灰瞬间散落呈“白烟”状。且炮弹由于发射本身的与高速下落造成的滚烫滚烫的高温与房顶柴木发生摩擦而产生焦煳味。也由于毕玉福的创面在头顶,出现了一个大洞,所以致使人们都作出了一个完全错误的判断:雷击。在尸体火化时,存留在肚子里的这枚哑炮的防雹炮弹在火化炉高温燃烧的状态下突然发生了爆炸。就等于毕玉福挨了这枚炮弹两次炸。
事情真相大白,案件该到解决的时候了。事情与殡仪馆无关,与气象局有关。气象局说:“炮弹也不是我们制的!”最后,毕家人向法院起诉了,起诉书都写好了。事情闹大了。县政府有关人员对这件案件出来作答复:让双方协调解决。最后,气象局同意代炮弹厂赔付8万元补偿费,并赔付黄家房屋损失费5000元。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