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伟大到底有多大

伟大,这是个很怪异的词,最初认识它的时候感觉它真的非常了不起,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放,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用。到后来慢慢发现这词也没有那么了不起,其实和吃饭、睡觉、入厕之类的词也差不了多少,毕竟物以稀为贵吗,司空见惯的东西也就不那么稀奇了,说什么了不起也就不存在了。再到后来才发现,伟大这词还不如吃饭睡觉,因为不伟大还可以多晒几天太阳,但是不吃饭不睡觉怕是要死翘翘的,所以在伟大和吃饭之间我还是会选择吃饭,毕竟吃饱饭我才有力气去高呼伟大,至于这伟大到底有多大我是搞不明白的。

       伟大一词最早出现在《大唐西域记·伊烂拏钵伐多国》,“国南界大山林中多诸野象,其形伟大。”我原本以为”伟大“一词本是形容人物的光辉伟岸的形象,没想到伟大最早是用来形容一只庞然大物的,如此说来伟大也就是非常大的意思,如果一只大象是伟大的,那么一棵树,一座山,一片海都应该是极其伟大的,毕竟只论身形可比大象要大上不知道多少倍了,那么至于蓝天,星空,宇宙那都不用说了,肯定是非常伟大的,而且伟大到没边了。但是,伟大如果只是说大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因为我们不知道这最大到底有多大,如果最大才是伟大,那我们又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最大的。如果这伟大是相较与比其小的事物而言的话,那我感觉这世间万物皆伟大,因为我们也不知道什么东西才是最小的,就连看不到的新冠病毒都不是最小的。如此说来,伟大不伟大还真的没有什么意义了,可是伟大如果真的没有什么意义,那么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愿意去高呼,这不由得让再次换个角度进行思考,也许伟大是指与众不同,拥有天生神力之类的,或者像顺风耳,千里眼那样,总之就是他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就会被称之为伟大,像有的人五岁就可以开飞机那样伟大。

如此来看,大象的伟大应该不只是身躯比较庞大,应该是拥有天生的神力,比如它能驮起很多重物,它的鼻子还能吸水,还能卷起很重的木头,它的牙还很值钱,这样比起来人类的能力确实不能和它相比,因为它驮的重物放人身上可能会把人压死,人的鼻子吸水的话可能会被呛死,人的鼻子碰到木头就得流鼻血,人类的牙也不值钱,只有镶进去的假牙才值钱,要是这样比的话大象还是比人类要伟大,奇了怪了,看来我的思考又出了问题,那就不要让大象和人比了,可拿只蚂蚁来比比好像也是不行的,因为蚂蚁能扛起比自身重数倍的食物,这要换作人,怕也是会被压扁的吧。看来还是要换换思路才行,要不然伟大怕是要跟我过不去了,或者说跟我无缘了。

 

既然伟大不能和那些难以沟通的动物去比较,那就在人类之间比较一下好了。

可是,怎么比呢,拿谁和谁比呢,这也是个问题,再说了,有人已经说过”伟大的人类“之类的话,那想来只要是个人那就是伟大的,如此这般伟大还真的没有意义了,是个人就伟大和是个人就要吃饭一样普通了,那就真的没有什么意义了,可是为什么还要把伟大当作一种荣耀呢?看来我还得听那些伟大的哲人在说些什么了。

德国哲学家说”伟大的人必定是一个怀疑者“,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怎么感觉这老人家喜欢挑拨离间,人与人之间的那点信任那去了,居然一上来就怀疑,怀疑完了还要成为伟大的人。好比有人说:”信不信我一巴掌抽死你“,你要想成为伟大的人就得说:”信你个大头鬼,有本事你抽一个试试“,这时那人要是真的一巴掌抽过来,那你就真的不好下台了,当个伟大的人貌似真不容易,挨了巴掌还得说不疼。

印度诗人泰格尔说”伟大的人是一个天生的孩子,当他死时,他把他伟大的孩提时代给了世界“,啊,上帝,谁还不是一个天生的宝宝,我伟大了吗,好吧,如你所说,我伟大了,也许我和大家都没注意到。当然,我死的时候我的童年早就给了这个世界,至于这个世界它有没有保存下来那就不管我的事了,毕竟我死的时候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了。

绕来绕去,也没绕出个什么理来,伟大还是如此普通,和吃饭没什么两样,甚至还不如吃饭,也许真如有人说的那样,平凡才是真正的伟大,我又开心的笑了,我是如此的平凡,那真的是伟大的极了,我越是平凡那大概就越伟大吧,而且是那种真正的伟大,不是假的伟大。

想了这么久也没想明白什么是伟大,也没搞明白到底要多大才算伟大,算了,我还是不做什么伟大的人了,身躯又没有大象庞大,力量还不如一只蚂蚁,还是好好作一个吃饭的人好了,虽然听起来不怎么样,可是很真实啊,而且是那种可以把肚子吃的溜溜圆的那种人,走在路上的时候别人看到会说:”快看,那只猪居然站起来走路了。“司机随笔《大唐西域记·伊烂拏钵伐多国》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