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所谓坚持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忽然发现最近比较迷恋“不知不觉”这几个字,比如感慨我家小姑娘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比如感慨李健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了男神的神坛,比如感慨2018年在不知不觉中即将过去……时间,真是拥有非凡的魔力,能把一个人变得神采奕奕,也能把一个人变得萎靡不振。多么希望时光在流转中把每个人都变得温润如玉,这也是时光如玉的初衷。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上周参加一场心理学沙龙做了一次分享,我感受到了参与者的敞开、真诚与专注,被自我成长的愿望感动着。与此同时我更看到了坚持的力量,这个沙龙2017年就在做,到目前快两年了,尽管每次沙龙的人员数量有多有少,尽管关注沙龙的人数增增减减,但组织者一直坚持每周一次,风雨无阻。而坚持的收获,有些是我们看得到的,有些则是无形的财富,比如信任,比如助人的快乐,比如日渐丰富开阔了的视野……这种坚持的力量和财富时间看的见,组织者自己也能感受得到。

回顾从2015年开始入了心理学的“坑”,至今也已三年。三年中我一直坚持在这个领域里面徜徉,上课、实践、督导、阅读、觉察……一直以来的坚持,让我更了解自己,让我清楚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要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工作,什么样的关系,什么样的活法。这种变化是潜移默化的,是无形的,是我的心能感知到的。在这种坚持里面我没有抱怨和不悦,甚至没有觉得辛苦,有的是充实和愉悦。无论是下班后驱车1小时去上课,还是用周末的时间做实践,抑或是每晚总要拿出点儿时间读几页书……记得两周前的周六我家小姑娘感冒咳嗽,到半夜咳的睡不好觉,第二天我却要去上一堂《发展心理学》的课,果爸反复问我:明天的课必须去上吗?即使我听出来那询问当中有着严重的不满,但我依然坚持要去上课。看起来似乎可以给我扣上一个太不关心孩子的帽子,而我的内心很清楚,小姑娘是一次普通的感冒,晚上由于是肺部排毒的时间,咳嗽也就更厉害,即使我第二天不去上课,她也需要经历一个痊愈的过程,况且白天她咳嗽的时候我已经跟她沟通过第二天要去上课的事情,她表示能够理解并接受。因为对事情的本质有了认识,因为清晰自己要的是什么,我便能够坚持自己的决定,而不是纠结于到底去还是不去。

做一件事容易,难的往往是坚持。但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被“坚持”二字绑架?当我们遇到一些实在不喜欢的事情的时候,是否也会在要培养坚持的品质和内心的不情愿之间纠结?我家小姑娘一直在学钢琴,说实话这是一件耗时耗力又有些枯燥的事情,开始的时候还比较容易,她一周不练琴下次上课也能跟得上,但是随着课程越来越难,必须要几乎每天练琴,这确实让她很苦恼,她经常会跟我抱怨每天练琴让她失去了太多玩儿的时间……于我而言,我也有很大的压力,简单的时候我跟着上课可以辅导她练琴,随着越来越难,我着实没有那么多时间跟随她……

后来学校要举办新年音乐会,可以报名上台演奏,我问她是否要参加,她坚定的说不参加,我问为什么,她说因为上台就要更多的时间练琴,我没有接茬,而是憧憬了她上台穿着漂亮裙子演奏的样子,她也陶醉在我描绘的场景里,但是回过味来后连忙坚定的说:那我也不参加。我说你不着急做决定,再考虑一下。第二天晚上我们继续讨论这个问题,我使用了迂回战术,憧憬美好的场景,绕着弯说上台将带给她的好处,同时让她不着急做出决定,晚上睡觉前想好就行。不知道她被我憧憬的样子打动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玩儿了一会儿跑过来告诉我要参加音乐会,想感受台下观众掌声响起的感觉。我们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计划不如变化快,还没到音乐会的时间,她的课程结束了,需要继续报课,在此之前两周的时间我就跟她确认是否继续,她坚定的说不报了,我说不报的话会影响参加音乐会,她想了想说那也不报了。于是我告诉了老师我们的决定,但是晚上我们在规划每天早上和晚上的事情时,她居然还安排了练琴的时间,我说不上课了还继续练琴吗?她说是啊,我要把之前学的都练一练,听到这个想法我在心里为她点了个赞,这种自主的练琴是在享受弹奏的过程,而不是一种负担。第二天去练琴回来突然告诉我她还想继续报课,我很奇怪为什么,她说因为想参加音乐会。我反复跟她确认她的想法,并告诉她报课后除了能参加音乐会,还要继续上课,能坚持吗?她说可以。于是我们又续了课程。

在是否报课的问题上我也纠结过,如果她因为难就不报了,会不会让她滋生出畏难情绪?会不会养成半途而废的习惯?我重新梳理了我们学钢琴的初衷,不是为了成为专业人士,不是为了考级,只是为了进行一点艺术熏陶,我希望她能享受弹琴的过程,愉悦的学习。然而过程中并没有实现我们的预期。甚至我曾经问她要不要去试听个书法课,或者跆拳道……都被她否掉了,原因是每天要练琴已经让她失去了很多玩儿的时间。我忽然觉得有点儿担心,我不想因为一个钢琴课扼杀了她对其他事物的探索和尝试。既然当下学琴对她已然是个负担,并造成了不良的影响,那就违背了我们的初衷,这与坚持的意义比起来有些得不偿失,与其这样还不如等她准备好了再继续上课,而且她有做出决定并承担结果的权利。而音乐会我之所以迂回的引导她参加,因为我希望她能体会上台的感受,有紧张,有兴奋,她要学会调节紧张,学会如何上台有个正常的发挥……这些能力不是随着年龄增长而增长的,反而越大克服的难度越大,而这种能力是成长路上必须具备的。至于后来她基于想参加音乐会而选择继续报课,我也告诉她选择后她需要承担什么,她既然觉得可以,那么我是相信她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