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昙花劫

昙花劫

离别的是经夜的昙花

斑驳记忆的藩篱穿过

一瞬漫漶开来的水影

瞬间的狂喜寂灭的香头

变成齑粉沉淀到悲伤的燃料

眼睛张开锋利的黑白

撕开一张纸的芬芳的脸

呼吸徐徐怒放般赤裸

灰烬下的火的娉婷

夜色滴墨成星

黑如白昼曜目

入靥未经颜恸

我如一封信无人启开印泥

邮寄到没有感情的处女地

手没过去眼泪不会离开

房门开翅于梦的剪影

在唇间交汇成一朵昙花

未说的话仍然开过

短短的一生塞满了花

彷佛我一生漫长

却朵朵短暂

来不及成为你

就过完了一生

夜上昙花无一瞬

香沉晓梦入平生

我记着我第一次心动也是最强烈的一次是在小学六年级,就像一罐子蜜突然被一只蜜蜂打开,化开了我37度的雪。那时候我被发现了异常就适可而止了,彷佛怀璧其罪。他妈了个台巴子的,我倒是不后悔错过,就是怪自己没说出口的勇气,后来我一想,还是自己有各种不完美的地方,不想把不完美嫁接到她身上承受我的密集的欲望,如果谈恋爱,男生都希望女生不是承受这段感情,这段感情应该是翅膀,带着女生飞的更轻便,更自由,更兴奋,所以,我自己先负重前行吧。

我是木塔,明天我生日,又年轻一岁啊。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