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放学路上遇见狼

姥爷是一个很出色的人。可惜留给我的直接记忆太少了。之所以说他优秀,有很多例子:他40年代前半期曾经在长春四马路一带和一个叔伯兄弟一起开粮店,后来炮弹把粮店炸没了,自然也就不涉及利润分成的问题了。战争(1948年底)期间,他带着几个孩子躲炮弹,大家都活下来了。最重要的是,姥爷培养的子女也特别优秀。

妈妈提到过上小学遇到狼的事情。姥爷家在王家屯,在妈妈二三年级的时候,放学曾经被狼尾随,她是和大姨一起回家的。她认为大姨不爱学习——是为了和她作伴才去学校。小学离家大约七里路,多数班级也都在四五十人。发现有动物尾随,最开始认为是狗,确认是狼的时候,大姨就让她“快跑”。

我当时插了一句:“大姨还是有大样!”妈妈也说大姨胆子大。

狼一直追她们到“东河岳家店(甸?)老刘家”,叼走了一只大鹅才罢休。之所以要写得这么详细,是因为我对这些地名已经没什么概念了。东河当然是一条河,但这条河与柳条边——所谓边里、边外的分界线还有点关系。岳家店离王家屯不远了。

狼曾经糟蹋过姥爷家的猪。上面说的放学遇见狼的事情年代已经不可考了,但肯定是在1950年代初。

最近,王家的后人王弘毅挑头儿要续写《王氏家谱》,妈妈说她只认识王弘毅的哥哥王宏章。这哥俩住在南窝棚。接下来,妈妈说南窝棚、岳家店、刘小窝棚、王烧锅……都是有小学的,让我对那个年代的小学教育啧啧称奇。

司机随笔的图片

后来,多数小学都合并了。哥哥姐姐们读的都是刘小窝棚小学。

涉及的好多人名、地名,我可能用的是同音字,很难一一确认了。说起人名,妈妈说她现在的伙伴中有一个姓mu(一声)的阿姨,我来了兴致,哪个mu?我还真没听说姓mu的,于是就找出纸笔,让妈妈写,妈妈写出来的是“牟”(二声)。

这当然不是笑话,也不是挑妈妈的毛病。两个舅舅、妈妈和大姨,她们为了生活也包括学习,都是很努力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