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能途经你的盛放,我不胜荣幸”

遇见你,就像跋山涉水遇见一轮月亮,以后天黑心伤,就问那借一点月光。

——张嘉佳《天堂旅行团》

司机随笔的图片

 

亲爱的占同学:见字如晤

 

还记得吗?我们的故事,是升高中那年的七月,伴随着滚烫的夏风一起赶来的。

 

没有“惊鸿一瞥便误入眉眼”的戏码,但却真真是欢喜了多年。

 

恍然想起那个开学不久的晚自习,我意料之外地收到了来自一位男生的纸条,纸条上赫然写着表白的话语。

 

那一瞬间,我的反应,大抵是四分惊讶,三分无措,两分恍然,再添一分月色清辉照耀的朦胧。

 

定下心神后的我本想私了此事,可他却在下课后逃也似的冲出了教室,压根没给我说话的机会。

 

我便坐在他的位置上,和他的一众朋友交谈,而你恰在其列。

 

我语气肯定地说了一句:“这字肯定不是他自己写的。”

 

你立刻抢过话头道:“这是他借了我们几个人字帖,集百家之所长,苦练了好久才写出来的”。

 

周围应和称好的声音如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却也愈加证实了我说法的正确性。

 

我当时心下暗想:“能这般轻描淡写地把黑说成白的人,倒也是不多。”

 

就这样,你以此般特殊的形式,在我的青春登了场,“巧舌如簧”便也成了你的代名词。

 

那时的我,简单地以为,我们只是彼此人生的匆匆过客,多年以后依稀记得名字的“甲乙丙丁”。

 

 

🌲

 

至于后来的一切,许是你我都始料未及。

 

因为月考后重新编排座位,我们成了隔一条过道的同桌,喜怒哀乐囿于一方课桌之间。

 

准确来说,四种情绪中,怒哀乐占两分,而喜悦独占八分。

 

一如那堂语文课,上《氓》。

 

课本中的女子“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却只换得“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的下场。

 

昔日“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今日空留“反是不思,亦已焉哉”的无奈叹息,寥落凄凉。

 

课本外的我们各抒己见,硝烟弥漫,宛若战场。

 

具体争论了些什么,已在时光流转中变得模糊。

 

只记得语文老师最后“总结陈词”,告诫我们:一要经济独立,不一味沉溺;二要擦亮眼睛,忌草率决定。

 

以及你课后那句略带深意的:“听到了吗?要擦亮眼睛!”

 

又如平安夜,别人玩笑说要翻墙出去给我买个苹果时,你很自然地接一句

 

“那我帮你打掩护”

 

接着戏谑地补充道“实在不行,等下去办公室偷一个”,令我忍俊不禁。

 

 

🌲

 

再后来,因为文理选科的不同,我们不再同班。

 

距离的拉远,提高了说“再见”的频率,亦平添了很多“下次”。

 

众所周知,前者意味告别,后者遥遥无期。

 

因此,在寒假的某一天收到你的消息,只是很简单的一句“我今天有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就不下次说了”,却令我有一瞬间的触动,虽然你可能只是随口一提。

 

渐渐的,时间上的不同频,使不期而遇都变得分外难得。

 

印象中,某个秋日的下午,正搬着一大摞作业往办公室走的我,和正准备下楼买水的你在楼道相遇。

 

“我帮你搬。”

 

“你要是帮我搬的话,等下语文老师肯定会问我从哪里找了一个小跟班?”

 

“没事,你就跟她说我是垃圾桶旁边捡的。”

 

没什么意义的一幕,我却意外记得很清楚,可能是因为那天的阳光足够明媚。

 

🌲

 

回忆翻飞,细细密密,汹涌而来。

 

虽都是一些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细节,却好似闪着光般,一字一句编织一段故事。

 

在我作文得高分时,你说“我消息比较滞后,不然早就过来祝贺了”。

 

在我考试成绩不如人意时,你安慰我“没事,你蹲下来就已经差不多够到别人的天花板了。”

 

在我抱怨你回应得太随意时,你二话不说,90度鞠躬,恭恭敬敬喊我名字,再半玩笑语气反问一句“够严谨吧?”

 

尽管我仍不依不饶道“可是你第一遍就是很随意”,你也不恼,淡笑着回我“第一遍是草稿,为第二遍做铺垫”。

 

在淅淅沥沥下着雨的午后,我们并肩走在学校广场,我不甚注意,踩到地上松动的砖板时,你脱口而出一句“别踩”。

 

见我还没反应过来,脚便已经先一步踩了上去,又长舒一口气道“还好没水”,仿若心里的大石终于落了地。

 

虽是简单的6个字,但那下意识的语气、似含了半江春水鉴星辰的眉眼。

 

好像真的有让人心定的魔力。

 

不是回忆自带柔光,而是这些事情本身便足够美好。

 

🌲

 

寻章摘句,翻遍文案,我终觅得网易云热评《亦是此间少年》里的一句:“他有少年侠气,亦存柔软心肠,他胸腔有燃烧的血,还有一身坚硬的骨。”

 

用这段话来形容你,不够全面,但还算贴切。

 

曾惊讶于你能在寥寥几语的交谈之中,一眼洞穿我努力掩饰下的坏情绪。

 

也曾惊叹于你总能蹦出一些诸如“回去问问我的首席军师”亦或“我有一百零八个女朋友,为首的那个叫宋江”般的新奇句子,让我阴霾顿扫,破涕为笑。

 

细细想来,跟你说“谢谢”的次数屈指可数,不是不怀感激,而是嫌那太过官方。

 

但现在,突然很想告诉你:

 

占同学,谢谢你愿意听我碎碎念念,谢谢你给予我无条件的鼓励与肯定,谢谢你带着一兜子“糖果”走来,为我的生活增添星星点点的甜。

 

能途经你的盛放,我不胜荣幸。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我们同路得久一些。

 

久到鲜花怒放,你被簇拥包围,久到你走的路人声鼎沸,满是喝彩。

 

至少,纵使青春兵荒马乱,我们不应该潦草收场。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