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朝花·夕花

突然发现,我每天的在校时间超过了12小时,这一天的大半都是在校园中度过的,这让我的周围有了一种神秘的感觉。
早晨六点半之前就到学校参加训练。入了秋的气温不是一般的低,不穿外套是抵御不了这股凉的。现在的时节刚刚好,每天早晨出门时太阳都会出现在正东方,特别是当东方的天空上有那种碎云时,会有一种奇丽的景象—每块碎云的上面一半是它原本的白色,下面的一部分却被映成了火红色,那渐变的色彩真的是很少见。每看到这一景象就会想到一句诗,“日上,正赤如丹,下有红光动摇承之,或曰:此东海也。”
这三天每天早上,都会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看到同一个叔叔在跑步,那跑步的姿势和我们很不一样,那位叔叔的腿牵一发而动全身,感觉整个身体都在用力,那位叔叔的身材告诉我,我的眼睛没有骗我。

司机随笔的图片

教学楼里灯都没有开,我就只能凭着记忆和模糊的视野向前摸索,风吹开了一间教室的门,把我吓得一哆嗦。

下午五点五十,我们准时下楼参加体育锻练,我和很多同学一样都拿着自己的水杯。在艰苦卓绝地做完一系列动作之后,老师刚刚说完集合,很多同学都做好了起跑的姿势,可见对于饭饭的渴望。学校食堂的座位非常难得,全靠运气。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前天晚上见到很多同学都趴在主席台那里干饭,其中我还看到了我们关段长的身影。

我们在体育锻练结束后,“不必长跋涉”,在原地就能吃到父母们送来的乎手的饭菜,又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结束了晚自习,教学楼里的灯又都熄了,这可真的是“摸黑上学,摸黑回家”啊!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