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立体环绕声

然而我盼了一下午,希望从万里晴空中看到一丝下雨的迹象,可惜,伞终究是白带了。放学后,我背着书包回家第一件事儿便是找天气预报算账,却发现它悄悄将下雨时间调到了晚上十一点。唉,多想速速来场雨速速降降温。

司机随笔的图片

老早就看见天气预报说要下大雨,令我很是激动。于是出门上学时我特意带上了雨伞,希望可以打着伞走回家。

 

然而我盼了一下午,希望从万里晴空中看到一丝下雨的迹象,可惜,伞终究是白带了。放学后,我背着书包回家第一件事儿便是找天气预报算账,却发现它悄悄将下雨时间调到了晚上十一点。唉,多想速速来场雨速速降降温。

 

我不再期盼,而是写起了作业。

 

写了一阵忽听得风声起来了,这是夏雨的前兆。大概又过了一两分钟的光景吧,雨就忽地一股脑儿倾泻下来。听着唰唰的水声,四周好像更安静几分,更凉爽几分。

 

夏雨向来讲究声势,不一会儿我便分不清雷声和雨声。两者混在一起仿佛是场极宏大的、彰显天地伟力的交响乐,一时间令我忘了一旁的音响还在放着《卡农》。

 

没有雨打芭蕉的浪漫,只有城市里雨珠击打雨搭“叮叮咚咚”的声响。搁笔,我将窗户打开。刹那间冲进屋内的空气仍是暑热未消,接着雨丝借风争先恐后拍打在我脸上。耳边,雨声骤然增大,像是冲过窗子把我抱在怀里,于是整个世界便全是无边无际的雨声了。

 

坐在书桌前,感受着雨声透过前后窗包夹着你,裹挟着你,拥抱着你,加上雨声中隐约的小提琴的旋律,一种方位感极强的声音如浪一般拍到我身上。隐约间,那种夜雨打竹林,夜雨打芭蕉的感觉,我有点体会到了。

 

那分明是生命与生命在交互,在律动啊。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