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梦田

司机随笔的图片

这张图片如果要取个名字的话,我也许会把它叫做《见证四十二院变迁的小猪佩奇》。
我是在那一堆砖头瓦砾中发现的它,一个丢失了电池后盖的小电玩。
实际上,我带着它在几个正在改建中的几个院子拍了一组,算是一个纪念。

艺术和生活之间是一种紧密的联系,有时候一个好玩的举动,就可以是一个艺术作品的引子或者素材。
图片最后方,工人师傅正在帮着我租下的院子砌围墙,再往他的后面是一片春天里的杨树林。再过几天,新的门窗就会装到门洞和窗孔里。露台高起,院子里栽两棵开白色花朵的早樱,一排小竹林,几支白色蔷薇,几株白木香花。书画上墙,书桌茶桌摆上,放一张我喜欢的碟片到书柜箱里,一个人靠在摇椅上静听,任山风穿过竹林,由阳光洒满花枝,泡一壶茶,或者温一壶酒……

我的院子名字大概是可以定下来的,就把它叫做“善圆”吧,一善的善,圆圈的圆。

图片

昨天从老家给爷爷奶奶烧纸回来,又到小院看了看。
碰巧遇上能说会道,人美手巧的青山白雪妹子,她信手给我,孔长河和冯立波一起拍下张图片,把三个正在亲手打造自己诗酒田园梦的场景记录下来。

诗人孔长河与搞发烧音箱的冯老板正在院子里预埋下水管道,他们一手土,一把泥的样子和专业搞搞这个的工人并无不同。区别只在于,人家一个小时可以搞定的事情,他们要弄上一天。而他们的媳妇,关心的只是那土会弄脏裤子,这雨会淋湿衣裳。

雨中,常常打着一把花伞走在四十二院的街巷里,袅袅娜娜。

如青山白雪描述的那样,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这些人就成了前后院的邻居,可以端着碗相互串门了。
我写字的时候,后院传来常常的琴声。孔诗人作诗的时候,一旁的冯老板正在鼓捣一张黑胶碟片。关心妹妹,正在关心着她的一件棉麻的上衣该搭一条什么样的裤子会更好看。

她短腿的柯基犬屁颠屁颠的跑来跑去,追逐着一只飞进院子里来的蝴蝶。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