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怀念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是具有中国特色千万家庭中一名普通代表,但是在我们全家人眼中永远是那么亲切,那么的伟岸。

五十年代末,我们国家还处在物资极度匮乏的时期,父亲出生于地地道道的普通农民家庭,是众兄弟姐妹中的老大,更是爷爷奶奶眼中的宝,吃不饱穿不暖,勉强维持度日,可以说父亲的童年是在饥寒交迫中煎熬过来的,但在爷爷奶奶的坚持下,父亲从小学读到高中毕业,相比同龄农家孩子还是很可贵的,由于时代动荡不安的社会问题,全国停学待兴,父亲参加到集体所有制的劳动大军中,实行劳动公分制,直到1978年恢复高考,家庭的困窘使父亲再也没有拿起课本继续就读,从此与大学校门失之交臂,其命运当然也与众多曾经的同学不同……,其实那时候能读到高中毕业已经很不容易了,恰好正是全国学业待兴之时,父亲在村小学任民办教师,紧接着就成家立业。

 

父亲写的一手好字,很工整很漂亮,和书本上的印刷体没有什么两样。那时经常在墙上写文化标语,父亲的字也派上用场,经举荐进入到我们村大队部找了个生计,身体单薄瘦弱的他,相比参加体力劳动村部的工作就轻松了许多,很快能写能画的父亲在村部干的有声有色,后来担任村大队的文书(相当于现在办公室主任或领导助理),经常代表村委去县上参加会议,最最为骄傲的是代表县上先进村集体与地区(庆阳地区)同志参加全省先进县村集体交流表彰大会,是坐的飞机去省城兰州的,在兰州的和平饭店举行的。

 

父亲穿着一身崭新的深蓝色中山服,(是母亲专门为父亲参会定制缝做的,结婚时都不一定有那待遇),一双锃亮的系带黑色小方头牛皮鞋,左上衣兜里始终揣着一支英雄牌钢笔,(好像是县上给先进个人奖励的),右手提着拉链式的黑皮包(办公装文件资料用),开会结束集体合影,后来看到照片才知道参加会议的近300人呢。那张巨幅照片现在还在我家客厅正中墙上悬挂着。

 

为了方便工作,家里省吃俭用的节约了一年才买了一辆崭新的永久牌二八大杠自行车,(八十年代物资极度匮乏,有钱还不一定有货),明亮的电镀膜上一尘不染,能清楚的看到你的模样,像镜子一样。那也算家里的功臣,质量特好,前横梁上坐着哥哥,父亲是驾驶员,后坐架上母亲怀抱着我,赶集上会走亲戚全靠它,风雨数十载,陪伴着我们整个童年。

父亲的脾气很好,温文尔雅,从来没有打过我们,总是在冷不丁的时候出现在我们眼前,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那时村里还没有全面通电,饮水是从很深很远的沟里挑水吃,每天天黑我们都守候在昏暗的油灯下等待着父亲回家,墙上的影子若隐若现,听到清脆的车铃声我们就知道是父亲回来了。那双冰冷而又温暖的手惹的我们咯吱哈哈笑,又像变戏法一样从中山服大口袋里掏出一把香瓜子,那简直就是人间天堂的夜晚。我们会爬在父亲的腿上吃着瓜子,听着似懂非懂的家常,拉着父亲的手,听着腕上新买的上海牌机械手表的秒针“铮铮”声,伴随着时间进入甜蜜的梦乡。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