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天堂一定很美

显克微支在《二草原》里写到从生之原往死之原之间隔着一条河,在河的远处有一个浅浅的渡口,人可以从这个渡口自由通往生存和死亡的两个区域,生存的草原由善神毗湿奴主宰,死亡的草原智神湿缚主宰,生存的草原是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但是这里的人要不停的劳苦工作,即使有睡眠、有爱也缓解不了劳苦带来的困倦。

司机随笔的图片

他们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去了对岸死之原看看,在那里没有日出也没有日落,没有昼也没有夜。只有白百合色的单调的光,融浸着全空间,这土地也并非不毛之地,凡目力所能到的地方,看见许多山谷满生美丽的大小树木;树上缠着常春藤;在岩石上垂下葡萄的枝蔓。但是岩石和树干几乎全是透明。仿佛是用密集的光所造。常春藤的叶有一种微妙清明的光辉,犹如朝霞;这很是神异、安静、清净,似乎在睡眠里做着幸福而且无间的好梦。在清明的空气中,没有一点微风,花也不动,叶也不颤。人们走向河边来,本来大声谈论着,晃了那白百合色的不动的空间,忽然静默了。过了一刻,他们低声说道:“怎样的寂静与光明呵!”他们感慨太适合安静和永久的睡眠。最困倦的人于是躺下了,面容似乎安静而幸福,然后再也不回去了。

 

生之原的大众发现去死之原的人没有一个回来,觉得对岸一定是太美好了,一个个都争先恐后去对岸。毗湿奴看到自己的草原上的人几乎走空了,守护生命的他深感失职,于是去找创造这一切的梵天,让梵天把死之原创造得不美丽,不幸福,这样人就留在生之原了。可是梵天不同意,但是他可以另创一些东西,生之原的人不能自愿去死之原,只有被规定的人才能去,为了让生之原的人被死之原的美丽蛊惑,梵天便用黑暗织了一张厚实的幕,造了两个生物:苦痛与恐怖,命令他们将这幕挂在路口。生命又充满着生之原了,因为死之国虽然仍是那样的光明而且幸福,人们都怕这入口的路。就这样生之原的人被留住了,不能随意通过渡口去死之原了。

 

原来生死之间让人不敢逾越的不是那条河而是黑暗织成的苦痛和恐惧,死亡的人再也没有回来,是因为死之原太美好太幸福,他们都不再愿意回来,而不是不能回来。

那么在天堂的父亲和公公是不是现在正幸福着,不然为啥走了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今天是父亲节,别人都能给自己的父亲送上暖心的礼物和真挚的问候,可以围绕自己的父亲享受做孩子的特权。而我一句简单的问候都送不出去。

 

我心里头藏着的是一地鸡毛的烦恼,在没有一丝安静的人世间,渴望寻求灵魂的安宁,在无可安放的情绪重复一日又一日的劳作,即使在有限的睡眠时间里也无法得到完全的轻松。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跪求天堂的父亲不要忘记,保佑妈妈身体健康,保佑正在参加中考你的孙子考试顺利,他们都是你离开我们的时候,最放不下的人!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