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心中的“丑奴儿”

“丑奴儿”是一个词牌名,它还有一个名字叫“采桑子”,我更喜欢后面这个名字,总觉得“丑”、“奴”这样的字容易产生一些其它的联想。而“采桑子”就没有这样的感觉,一个“采”字,像是在陈述一个劳动的过程,有画面感,也容易心生喜悦。但我仍用了“丑奴儿”这个词作为我的题目,一来它更像一个形象,二来我初学填词,填出来的词很稚嫩,就像生的孩子很丑,是一个个“丑奴儿”。
印象中,我接触最早的“丑奴儿”是辛弃疾的《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整首词浅显易懂,层次分明,很有节奏感,一读很舒服,一读就读出了字里行间蕴含的人生哲理。那时还在学生时代,那时就曾想,如果今后要学习填词的话,就先学“采桑子”吧。
时至今日,我真的想学习填词了,第一个想到的词牌真的就是“采桑子”。不敢亵渎这份美好的传统文化,于是就给自己立个规矩,研读优秀作品和创作要求,做好笔记,每首词必须练习五首,记住了创作格式,可以摆脱工具书了,方才进入新的词牌。

司机随笔的图片
五月到来,我开始“采桑子”了,先是恭恭敬敬地把词牌的特点摘录下来。
采桑子,又名丑奴儿,属于双调,四十四个字,前后两段,各四句,三平韵。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格式准备到位,我又把以前喜欢的纳兰词翻出来品读,从那个“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深情王子的“采桑子”里,反复地体味,似乎就找到一点填词的勇气和灵感,于是,琢琢磨磨,把最近的生活也就勉勉强强装进了词里。

采桑子 立夏
老书懒卧窗台旧,坐也无聊,站也无聊,窗外春声次第逃。
晨来喜见鸢花舞,风也悄悄,帘也妖娆,一室清芬把夏邀。
立夏那天,清晨起来我撩开窗帘甚是惊喜,从山上搬回来的紫鸢花突然就开了四朵,清风抚摸着梦幻般的花瓣,像优雅的蝶儿飞舞,心情格外舒朗。这个很少被我问津的窗台,台上的书和台外的风景都激不起兴趣, 而这个清晨,因为有了紫鸢花,一切都是那么美妙,立夏,显得特别有仪式感。于是,第一首词就这样产生了。

采桑子 野营
夕阳晚照铺林里,树也翩翩,花也嫣然,小饮闲食天地间。
百虫浅唱清风和,山不孤单,人不孤单,几帐鼾声揉小弦。
五一长假,几个伙伴相约去山上露营,整个过程感觉非常好。当夕阳最后一缕金光反射进森林,那些树一下子凸显了身材似的,显得风度翩翩。林里的一些野花在晚风的吹拂中摇曳,有时像是在眨眼,有时似乎又要放浪大笑,煞是迷人。而我们一行,早早就支起简易的桌椅,在空旷的林间空地上,自由地吃着、喝着、聊着,想大吼大叫就大吼大叫,想跑起来就跑起来,想做什么都是随心的,一切是那么自由。
天色渐渐暗下来,草丛中虫儿的声音正式入场,我们在虫鸣里聊天,看星星,搭帐篷。真好,一帐挨着一帐,醒着互相看得见面容,睡着了还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当天边一弯新月明亮起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我听着此起彼伏的鼾声从不同的帐篷里串出来,仿佛是那弯弦月在演奏一样。山里的夜,让人怀念。

采桑子 萱草花
人间五月阳光暖,萱草无忧,童子无忧,绿野寻踪花下游。
双亲逝去故乡远,哭也添愁,笑也添愁,一抹橙黄惹泪流。
注:萱草又名无忧草,萱草花又名母亲花。
母亲节前后,老是想起故去两年的双亲,几次梦到。五月了,萱草应该开花了吧,这个住在我童年里的植物很是重要,它既是美丽的花,也是可口的食物。看到它就想起天真无邪的童年,想起童年就想起父亲母亲。明丽的花儿,温柔地回忆,我愿意,用这样的方式来怀念我的父母。


采桑子 巴乌畅想
一支竹管吐丝韵,月夜清光。倚水竹廊,象鼓回音入傣乡。
阿哥阿妹相约久,轻舞飞扬。影影双双,婉转心曲情话长。
今年跟着谢泽友校长和小陈老师学习吹奏巴乌、葫芦丝器乐,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艺术氛围。他们是一群有艺术修养、有艺术情怀的老师,无私奉献,已经带了十七期的学员。很是有幸加入其中,四次上课我都很用心地学习,而后用心地完成每一首曲子的吹奏。每次在吹巴乌时,头脑中总是浮现着曾经去西双版纳的情景,那清幽的夜晚,那独特的建筑,那咚咚的象脚鼓声,以及那些唱着歌跳着舞的男女老少……多么美好的经历呀,一定要记下来!

这是我第一次填词,虽然很是稚嫩,但我仍恭敬地把创作的过程记录下来。开始了就很好,至少我创作的过程是愉悦的。我没什么大的追求,喜欢生活里有一点诗意和情调,仅此而已。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