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还没发育完

我还没发育完

 

“那个小个儿男生,你往后挤什么?”

商筠严厉的话像有消音器的功能,排队吵闹的声音立刻没了,大家安静下来。这时商筠早已经冲到队伍中间,将赵大军“拎”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说:“你看看你到底多高个儿?”把赵大军一直推到队伍的最前头:“全班最矮,你往后钻个什么劲儿?”

赵大军早已经臊得满脸通红。

自从上小学开始,赵大军一直坐在班里的第一排,一年一度的排座位,他总是站在第一个。他的同桌无论男生女生,有的能跟他坐一年,有的坐半年,就在新学期排座位的时候换走了。他们长得太快了,很快就长高了,把他一个人留在第一排。赵大军也不是没有长个儿,但是好像他总是比别人慢,跟不是同学的速度,又好像他总是发育较迟缓,在同学长高到1.2米时,他是1米出头,当同学长高到1.3米时,他的个子还在原地打转。不知熬了多久,他长高到1.2米了,同学们都已经过了1.5米甚至1.6米了。现在他好不容易熬到1.5米,但新学期第一天就遇到高他一头多的陈夏。就连韩亦可也比他高出十几公分。司机随笔的图片

他在羞愧什么呢?他从来都没有今天这么渴望坐到后面去。

他恨自己的父母没有好的基因吗?他们都是矮个子。以前他没有意识到矮个子如何不好,他的父母一直都不高,但在他的心里,父母的个子正合适,干庄稼活时也不比那些大个子少干多少。都是劳动,个子高矮有什么关系。

可是今天他觉得很有关系,矮个子让他感到脸红。他想跟商筠辩解,他想坐到后面,哪管是第二排的座位也可以,能不能不让自己这么难堪?

商筠冷冷的目光让他害怕,他一点儿意见都不敢提,乖乖地走进教室,在商筠指定的第一排讲台下的座位坐下来。

随后进来的是一个女生,跟他坐同桌。即使这个女生,也比赵大军高两公分。

赵大军感到又羞愧又委屈,趴在桌子上,眼圈红红的。如果不是在教室里,而是在一个僻静的角落,他一定会哭出来。

但他忍着。

同学们两个两个陆续走进来。同桌在擦桌子,算术本的纸很硬,摩擦桌面,吱嘎吱嘎地,赵大军听得更加烦躁。这种吱嘎吱嘎的声音,随着进来的同学而多起来,起此彼伏,每一声都像在锉赵大军的心。

“你不擦桌子吗?这都落了一个假期的灰了,你就衣服袖子擦了?”同桌在跟他说话,他不想说话,但还是礼貌地坐起来,袖子上果然粘上了灰。他下意识地左右手互拍衣袖,尘土散播出来,很呛人。

他同桌立刻制止他:“你到走廊去拍,这一假期的灰都进肺子里了。”

赵大军没有去走廊掸灰,但他也不再拍打衣袖了,让灰留在衣袖上也无不可,他在农村长大,每周换一次衣服,前两天是干净的,随后几天是脏的,他都习惯了。

他同桌撕了两张算术纸推过来:“你擦擦桌子吧。除了你衣袖擦掉的两块,其余的还都是灰,我这个角度看特明显。”

赵大军犹豫了一下,还是抄起算术纸擦起桌面,吱嘎吱嘎。

“你叫什么?”同桌问。

“赵大军。你呢?”

“刘琴,弹琴的琴。你初中哪个学校的?”

“大什乡中学。你呢?”

“三中。”

“你也是三中的。三中是好学校。”

“嗯,这次中考考上七中的一百三十多人呢。你们学校考上多少?”

“两个。”

“你是两个中的一个,不容易。”刘琴说到这里笑了笑。

“没什么不容易的,考上七中也白搭。我是七中录取的第300名。”

“考上七中不容易了,还管多少名?”

“我看校门口的高考大榜了,专科都列出来了,才180多人。”

“我的名次也不高,我们一同加油吧,这才刚开始呢。”赵大军看着说话的刘琴,眼睛里都是自信。他自己却叹了一口气。

其实,昨天在家里他还是信心满满,考上七中在村子里就意味着能考上大学,他是村里第一个考上七中的,那些羡慕的眼光让他得意不少。谁能想到,睡一晚上觉,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小客车,来到他奋斗了无数日夜的七中,迎接他的竟然是瞬间被碾压。

第300人,意味着他在这里虚度三年,返回村子里当农民。想到这些,他悲观起来,使劲擦着桌子,好像快把桌面的油漆都擦掉了,声音变作“嗤嗤嗤”。

“大家静一静,”商筠站在了讲台后,就是赵大军的正前方:“韩亦可、陈夏,一左一右统计校服尺码。”

韩亦可来到讲台,从商筠手里领了一份名册,恰好对着赵大军:“同学你叫什么?衣服多大码?”

赵大军没有抬头,平视着,看着韩亦可呼吸间身体的起伏,低声说:“赵大军,M码。”

他的声音很小,商筠还是听到了:“赵大军,你这么小个儿,穿得了M码吗?到时候不合身又得联系更换,就S码吧,我都觉得大。”

“商老师,我还能长个儿,我还没发育完。”赵大军反驳得急促了些,他没在这样的场合说过话,或许不知道该用多大的声音,可能他的声音失控了。总之他的声音与刚才的小声成了巨大的反差,所有人的都听到了。

“我还没发育完。”

所有人都笑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