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话说“我要当皇帝”和“让我当皇帝”

封建、奴隶制度统治中国数千年,制造出了大量的皇帝、王侯,据统计,有1000多人在中国历史上享有皇帝、王侯的“光荣”称号。有人总结出什么“十大‘千古一帝’”、“十大窝囊皇帝”、“十大‘开疆扩土’皇帝”以及“十大‘弑父杀兄’皇帝”等等,还对各位皇帝的文功、武治、性格、爱好、寿命等逐一进行综合评价,这不光让我们增长知识,也是有所启发的。

司机随笔的图片
从对这些皇帝王侯的历史资料分析中,我却发现了一个明显的问题:那就是,所有的皇帝都属于“我要当皇帝”和“让我当皇帝”两大类型之中。也就是有积极主动和消极被动的两种。
我这样定义,自然是有根据的。首先从秦始皇那时候说起。秦国扫荡六国,建立了统一的封建王朝,他便自称“始皇帝”。他出宫巡视的时候,排场特别巨大,仪式非常隆重,自然让老百姓们瞠目结舌,诚惶诚恐!这一切,让刘邦和项羽看到了,刘邦无比羡慕的说:“大丈夫当如是也!” ;而项羽却说:“彼可取而代之”。这是《史记》明白记载的。至于其他人看到“始皇帝”的奢华的礼仪和张扬的排场之后是怎样想的,就没有什么资料可查了,我估计是羡慕嫉妒的是大有人在。因为民间俗语中就有:“皇帝轮着做,明年到我家”的说法!
毫无疑问,历朝那些“我要当皇帝”的,特别是那些开国皇帝。他们的目标明确,或是揭竿而起,聚众造反,或是篡权政变,美其名曰:禅让,无非就是为了把原来的皇帝整下去,自己来干。那个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表面上是被“黄袍加身”,其实,还是他自己要当皇上,假惺惺的谦让,那是他自导自演的闹剧,是演给世人看的。因为禅让,有一套仪式,须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谦让,那亡国的国君或者是“民意代表”,非常“坚定固执”的“恭请”这位“旷世明主”来主持大政,拯救老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否则,全国人民都活不下去了!
而那些 “让我当皇帝”的那些人,则全是开国皇帝打下江山,当他死了之后,被“组织”安排,由组织指定某一个皇子继承大统的。
那些“我要当皇帝”的皇帝们,绝大多数都干得不错,或者说是“有所作为”。而那些“让我当皇帝”的皇帝们,却是大多数都干得不咋地。明清两朝的例子很能说明这个问题。
贫下中农出身的朱元璋建立明王朝,设立了完善的中央集权制度,除了朱棣是“我要当皇帝”,抢了侄子的江山之外,他的那些“让我当皇帝”的子孙们,不上朝也不影响国家机器的运转。而这部“机器”老化之后,皇帝也玩不转了。当侵略者大敌压境,国库空虚,朝廷没有军费的时候,皇帝号召大臣们捐款,拯救他们自己的集团的时候,都指挥不灵了。不是大臣们没有钱,其实就是不想拿出来。当李自成进北京,动用酷刑,把这些人“架到‘锅腔子’上”追缴的时候,那钱,那金银珠宝可就喷涌而出了!
这绝非“善财难舍”所能解释的问题。
大清王朝的接班人制度比较完善,这是他们吸取了前王朝教训的结果。这个少数民族统治的王朝,“组织”上注意从皇脉子侄中考察人才,从中选择优秀者继承大统,而后,“组织”还要在那些“让我当皇帝”的人施政决策中加以“指导”,必要时就“垂帘听政”,这样,虽然都很平庸的他们,就干得好一些。
满族人的这些统治艺术,并不是他们从关外带来的。首先,他们继承了明朝的统治制度和文化;其次,便是他们给一些大汉族知识分子一点点“脸”儿,这些“得脸”的奴才们虽然当不上皇帝,却深谙“帝王之术”,为主子肝脑涂地的献上自己的“治国方针”,而且还被“恩准”采用了。这些“让我当皇帝”的皇帝们,就从血腥杀戮暴力镇压,制造大量文字狱开始,逐步“恩威并重”,培养出大批走狗来为中央政权服务。满族人以汉人治汉人的政治策略可谓玩得炉火纯青,终于把一个中国整成了“万马齐喑”的“东亚病夫”国家了。
总体来说,“我要当皇帝”的皇帝,要比“让我当皇帝”的皇帝干得好一些。其原因自然是这些人有着强烈的内在动力,他们为了登上皇帝宝座,或是浴血征战扫除强敌,或是费尽心思谋划算计,凭借超人的智慧策略以及十分难得的机遇,战胜千千万万的竞争对手,最后才如愿以偿的。而那些“让我当皇帝”的皇帝们没有经过创业的艰辛,在优裕的生活环境中长大,很多人是在父皇给他们“拔了钉子”,扫除潜在的政敌,走的是应付差事的“太平天子”的皇帝之路。更重要的是,这些人有好多都是志趣不在政治上,有喜欢艺术的——画画、唱戏的;有喜欢手艺的,专门在皇宫里鼓捣木匠活儿的……在那个为所欲为的位置上,纵情声色奢侈无度,没功夫,也不愿意去想“天下大事”。他们的潜台词就是,你让我干,就这玩意儿!
皇帝这活儿,说好干,也好干白痴蠢货也能干;说不好干,还真不好干,每天他们都是小心谨慎,可算得上是在刀尖上过日子!这就是说,皇帝的选拔,主要还应该是自荐和推选,靠“组织”任命是玩不转的。特别是只能在“龙种”的范围内“矬子里拔大个儿”,更是误国。
在“家天下”的社会条件下,无论谁当皇帝,都没有老百姓的好日子。正如元朝在张养浩诗词中所写:“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革命先驱鲁迅先生纵观中国历史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中国的历史是老百姓“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和“暂时坐稳了奴隶的时代”,就是说中国老百姓在历史上从来都没有能做人的时候。
一个国家需要有一个集团来保卫和管理,在我们现在的民主共和时代,清算“帝王思想”,是非常必要的。把历史上的皇帝从神坛上扯下来,依据历史事实探讨论一下皇帝的内心思想活动,或许对我们现代人有些启发。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